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04章 你又打不过我……

第704章 你又打不过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关切,也是嘲讽。

    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劣根性:

    就好比,严邦把他封行朗当大爷似的伺候着,习以为常之后,便也不稀罕了;

    而丛刚却时不时的忤逆着封行朗,这会让封行朗觉得:得不到的,才是好的。驾驭不了的,才更有吸引力!征服男人,跟征服女人不同,不但刺激,而且还相当的血性!

    “是人,最终都是要化成灰的。只是早晚而已。”

    丛刚不温不火着姿态,不咸不淡着口气,让人听着着实手痒。

    “看来,你到是挺想得开的!要不我去跟严邦说说:你躲在这幢破鬼屋里当缩头乌龟?”

    封行朗故意挑衅着丛刚的忍耐力,很期待他炸毛失控的样子。

    然而,丛刚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反问一声,“那你为什么不去呢?”

    这一声,反将了封行朗一军。原本是想奚落挖苦丛刚一番,却没想被丛刚反讥上一句。

    “狗东西,要不是留着你还有点儿利用价值,你以为我不会么?”

    封行朗顽劣似的跟丛刚杠上了。即便只是耍个嘴皮子,封行朗也不想失了上风。

    这话说得,的确够让人心寒的。

    但丛刚早已经熟知了封行朗的秉性,也不跟他计较或是争辩什么。因为即便是歪理,封行朗都能将之掰正过来。

    丛刚默着,品着他的新茶。微微低垂着眼睑,看起来只是在关注手上的杯盏,可实际上,他却在感受封行朗的每一次呼吸。

    “你的呼吸急促了些,还带着杂音,就不要超心我的事了。先管好你自己吧!”

    封行朗的肋骨断裂过,还把肺部戳了个小孔;虽说恢复了七到八成的体能,但元气还是带上了大伤过后的痕迹。

    封行朗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右肺,也是肋骨断裂处之一。

    “又装华佗?”

    封行朗扬了扬英挺的眉宇,似乎困乏了。

    “没什么事儿,带着你儿子早点儿上楼去睡吧。”

    丛刚并不是不愿意跟封行朗久聊,只是让封行朗多休息似乎要比跟他耍嘴皮子强。

    “河屯又回申城了……”

    终于,封行朗开启了此行的目的。

    “怎么,你这伤还没好利索,就开始想他了?”丛刚淡淡一声。

    丛刚就是这么的不受驯服。时不时的会触及封行朗的逆鳞。

    有时候封行朗也会疑惑:眼前的这个欠扁的犯賤货,真是多次冒死救他的生死之交么?

    “你现在弄死河屯,有几成把握?”

    封行朗问。问得清肃。

    丛刚微微抬动了一眼眉宇,斜视着止光朝封行朗看了过来,本应该是淡淡一笑的,可在迎上封行朗那肃然的目光后,却又将笑容僵化在了脸上。

    什么在衡量着什么,并做着某种判断。有些复杂。

    “没把握!”于是,便从丛刚唇间轻溢出了这三个字。

    “再加上我,你就有把握了!”封行朗哼声。

    丛刚再度抬眸看向封行朗,随后又朝沙发上正酣睡的小东西瞄看了过去。

    “可我觉得加上你亲儿子或许更靠谱些!他可是河屯最宠爱的义子,用他去逼迫河屯就范,或许还有点儿把握。”

    丛刚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在一个父亲面前,去谈论用他的儿子当人质的事宜。

    “你敢打我儿子的主意,我会弄死你!”封行朗厉声。

    丛刚笑了,“你又打不过我,还怎么弄死我?”

    这话说得,封行朗不仅仅是手痒了,几乎全身都在痒。

    “狗东西,你就不能好好的跟老子说话么?”

    封行朗戾气的朝丛刚扑身了过去,想卡掐住丛刚的颈脖……竟然成功了!

    在被封行朗卡住颈脖的一瞬间,丛刚将跟前的茶桌整体的推移开去,以免封行朗的莽撞,会将茶桌上的杯杯盏盏摔砸在地……从而扰了林诺小朋友的好梦!

    但却给了封行朗一个误解:他以为自己真能打得过丛刚了!

    封行朗属于那种体型精健的男人;而丛刚相对就清瘦了一些。所以封行朗带着自身的体重朝他扑撞过来时,丛刚又忙于将茶桌推离,才会被封行朗趁机给偷袭而中。

    丛刚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带动着封行朗的身体一起滚到了边角处的盆栽边;封行朗刚要顺手捞起一旁的盆栽朝丛刚的脑门砸下去时,却没想身之下的丛刚突然一个技术含量较高的抽一身,顺带将封行朗还没稳好的身体给带倒了下去……

    下一秒,一个连贯的扑压,动作一气呵成的将封行朗的一条手臂反剪在了身后;丛刚用单膝压制着匍匐在地面上的封行朗,使得他动弹不得。

    “丛刚,你个狗东西玩真的?”

    封行朗已经是气喘吁吁起来。本就没恢复好的身体,就更加的吃沉。

    “可看起来……你封行朗也没打算跟我玩假的啊!”

    见封二爷有那么点儿恼羞成怒的意味儿,丛刚还是松开了对他的钳制。

    十分钟之后,封行朗已经很大爷的躺在了镂空庥上;而丛刚一身薄汗的在给他做着蒸疗。

    “给我盯着点儿河屯!他一有风吹草动,你就先下手为强!”

    封行朗闭眸休憩着,从菲薄的唇型中溢出的声音,满是慵懒的意味儿。

    “河屯那么凶残,这活儿我可做不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可不想那么快就被他制成干尸!”

    丛刚拿捏着封行朗身体上的各个部位,在他发出哼喃的地方,着重的敷药。

    干尸……干尸……听着怎么那么刺耳呢!

    而且更虐心!

    “如果我非要你这么去做呢?”

    封行朗睁开了双眸,厉厉的瞪着丛刚。

    “我个人觉得:这活儿吧,你还是去找严邦做比较合适!”

    丛刚说得很轻悠,可手上的动作却一丁点儿也没有含糊,力道掌控是很精准。

    “你故意的是么?”封行朗冷声问。

    “算是吧,”丛刚微微叹息一声,“那可是会丢命的活儿!”

    “你也会怕死?”封行朗嗤声冷哼。

    “我当然会怕死!”

    丛刚的手推拿过封行朗的腰际,以肯定的声音作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就变得很怕死……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