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02章 一团血肉

第702章 一团血肉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 他当然想留下雪落母子,可想到了什么,又无法开口说出来。

    “难不成……你还想留我跟诺诺吃晚饭啊?你儿子不满申城的找他儿子才怪呢!”

    雪落嘟囔一声。

    最终,河屯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他选择了迁就封行朗。

    “对了邢先生,诺诺的户口,我想转到我的名下。”雪落试探的询问一声。

    “转到你的名下?”

    河屯微显一怔,“留在我这个当爷爷的名下不是挺好的吗!”

    挺好?河屯先生,只是你自己觉得挺好吧?

    “这也是封行朗的意思!他,他同意将林诺的抚养权给我了。”

    雪落决定拿出封行朗来压制河屯,力争着儿子的抚养权。

    河屯微蹙了一下浓眉,“这怎么行?诺诺可是我们邢家的孩子。从今以后,他大名叫邢诺,小名叫诺诺,或是十五。”

    “诺诺也是我林雪落的孩子!”

    说实话,这一刻的雪落,莫名的涌上了一股怒意。她千辛万苦生下的孩子,怎么就不能是她林雪落的了?改名字不说,还非不把儿子的户口转到她这个亲妈的名下?

    “怎么还急上了?我又没说十五不是你的孩子。你永远都是十五的亲妈!”

    河屯觉得雪落突然的发燥争执,似乎有些不可理喻。

    “妈咪,诺诺可不可以把这个intelligent-robot带回家啊?”

    林诺小朋友怀抱着一个机器人跑了出来,撒娇卖萌的想将义父河屯送给他的这个玩具带回去。

    “不可以!”

    雪落一口回绝。稍带上了赌气的口吻。

    “没什么啊?诺诺喜欢这个robot!”小家伙心情不美好了起来。

    “那你准备怎么跟你亲爹解释这个机器人是从哪里来的?”雪落问。

    “就说是义父给的呗……”

    说完之后,小家伙似乎也觉得不太适合,便又重说道:“就说是亲亲妈咪给我买的呗!”

    “你亲妈我一个月才四千不到的工资,能买得起这上万美元的智商机器人吗?”

    其实这番话,雪落是故意争执给河屯听的。

    她提醒着河屯:你跟你儿子封行朗之间,还有很深的一条沟壑难以跨越。

    “十五,intelligent-robot就先留在义父这里吧。你什么时候想玩,就来义父这里不就行了。”

    再一次的,河屯选择了迁让。回避着儿子封行朗有可能会露显的抵触和锋芒。

    想了想之后,小家伙还是不舍的将intelligent-robot留了下来。

    河屯抱着林诺小朋友一直送到了浅水湾的大门口。

    雪落都坐上了邢八的商务车,可河屯还是眷爱着怀里的小东西不肯松手。

    “想义父了,就来看义父,懂么?老十二会去接你的。”

    “知道了义父。”

    “别跟你亲爹耍横,要做个听话的乖孩子,懂么?”

    “懂的义父……”

    “暂时不要跟你亲爹提起……来看过义父,懂么?”

    “懂的。”

    “你亲爹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你少缠着他抱,懂么?”

    “懂的,懂的!义父,你不要再吧唧吧唧了,天都快黑了……”

    小家伙终于不耐烦了起来。

    商务车里的雪落,是既好气又好笑。

    自家儿子,又多了一个疼爱他的人。

    越野车里,小家伙感叹一声,“妈咪,义父好像真的变好了耶!”

    雪落却默了。

    是啊,河屯的确是变好了!是不是这样,就能被原谅了?

    她林雪落所受的灾难和委屈,又有谁来买单呢?

    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恶梦似的。庆幸的是,这场恶梦已经过去了,自己也醒了过来。

    “诺诺,要是你亲爹问你下午去了哪儿……你怎么说?”

    “就说亲儿子在幼稚园里乖乖上学的呗。”

    瞧着小家伙那娴熟的口吻,平日里肯定没少用。虽说雪落并不认同儿子说谎,可这一回是真没办法。要是被封行朗知道了,一定又会出什么幺蛾子了。

    雪落突然间意思到:她们母子其实并没能真正的拥有到自由!只不过关押她们母子俩的牢笼空间更大了一些。她依旧活在封行朗和河屯的阴影之中。

    就比如说:想跟河屯抢儿子林诺的抚养权,实在是难于上青天了。

    但事在人为……

    雪落没回夏家,而是带着儿子林诺来了袁朵朵这里。

    早在三个小时前。

    急促的门铃声传来,袁朵朵以为是赶来给她做营养餐的雪落,便直接开了门。

    “你……你来干什么?”

    让她震惊的是:来人竟然是白默。

    白默的一张俊脸压抑得有些阴寒,堆积着满满的戾气,好像在下一秒便等待爆发。

    他的目光,从袁朵朵那张干净的脸庞直接跳转在了她的肚子上……

    袁朵朵本能的用开衫遮了遮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

    “袁朵朵,你还真它妈的不要脸呢!我已经给了你一千万了,你还想死缠烂打?”

    不等袁朵朵开口,白默不堪入耳的话连珠炮似的袭击过来:

    “你想钱想疯了吧?竟然想用孩子来满足你对金钱的贪婪?而且还是个畸形!跟你一样,是个残疾……”

    “啪!”

    一记耳光打在了白默的脸上,袁朵朵的手颤抖得都快不是她自己的了。

    “滚……滚!”

    袁朵朵发出歇斯底里的厉吼。

    “賤女人,你在我身上坑不到好处了,就去找我家老爷子坑?他都快九十岁了,你用一个畸形的胎儿去刺激他,你它妈的还是人吗?”

    “想要钱是么?说吧,你要多少!我用钱把你个賤人给活埋了,好不好?”

    “滚……滚!”

    袁朵朵伸过来想再扇耳光的手,被白默给抓住了,一个怒意的推搡,袁朵朵被白默甩在了身后的防盗门上,门把手正好抵上了她的腹处……

    殷红的鲜血从袁朵朵米色的睡裤里溢出,她疼得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袁朵朵被送进了医院,推上了手术台……

    一个小时后,袁朵朵捧着从自己身体中刮出来的血肉之团送到了白默的面前。

    “你的东西……我免费还给你!”

    看着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白默整个人陷入了一阵毛骨悚然的玄寒之中。他踉踉跄跄的后退着,回避着那团血肉的逼近。

    “疯子……你这个疯子!”

    白默跑了,夺路狂奔。

    一阵剧烈的恶心感涌了上来,他蹲在医院走廊的角落里吐了个撕心裂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