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01章 好吧……我在相亲!

第701章 好吧……我在相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配合上动作,雪落将作响中的手机送到了河屯的面前。

    河屯刚毅脸庞上的肌肉不淡定的跳动着,嘴角狠实的抽蠕了一下,微微吁叹出一口浊气后,才缓声应了一句:

    “还是你接吧!”

    雪落就知道河屯是不会接这个电话的!

    至少现在还不会!至于将来会不会接,那就另当别论了!

    雪落是故意的。

    她只是想提醒河屯:别这么着急护短你亲儿子。封行朗能不能原谅你,又会不会接受你,未知系数实在是太大了!

    还有就是:河屯怎么知道自己在药店门口打了封行朗一记耳光呢?

    难道说,他派人跟踪她?

    其实真是雪落自己想多了。即便真是跟踪,他跟踪的也是他自己的亲儿子!

    只是雪落想不通:她打封行朗,河屯看见了;那封行朗打诺诺,河屯难道选择了视而不见?还有封行朗对她当街大吼大凶的,他也没看到?

    雪落本想善意的按个免提,也好让河屯听听他儿子的声音。想必河屯这么护犊子,内心深处应该很想跟自己的儿子亲近一些的吧!

    但雪落却没有这么做。

    因为她拿不准封行朗会不会在电话跟她荤话连篇。要是被河屯听到了,那得多不好意思啊!

    “哪儿呢?”

    手机那头传来男人慵懒的声音,带着丝丝的疲乏。

    雪落本能的一慌:如果说在舞蹈培训中心,应该有背景音乐的。即便在走廊过道里,又或者在休息室里,都能听到的。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如此的安静。

    “封先生,我在哪儿要向你汇报吗?”

    一时答不出,又没想好下文的雪落,便机智的反问上封行朗一声。

    一声‘封先生’,着实让河屯听得浓眉一皱。

    看得出来,他并不喜欢别人称呼他邢穆的儿子‘封’姓!

    “呵,才几个小时没跟小姑娘你恩爱缠情,连‘封先生’这么见外的称呼都叫上了?”

    男人的声音浮魅得都快不堪入耳了。庆幸啊,雪落深知封行朗的坯料,没把手机用上免提。

    要不然,可就糗大了!

    “封行朗,别贫了。一会儿我去幼稚园接诺诺,然后再去看看朵朵……”

    这个下午,雪落的确是要这样安排的。

    只是多了一个内容:偷偷摸摸的带上儿子来浅水湾看望河屯。

    哪会想到,河屯似乎看起来并不感激她,还把她给教训了一通:说什么当街、又当着诺诺的面儿打了封行朗不好……

    “嗯,我正要跟你说接诺诺的事儿呢。白老爷子还在昏迷中,白默那小子又不知道鬼混到哪里去了,我一时走不开……已经让司机去培训中心接你了。还是你这个亲妈去亲自接下咱们家的亲亲儿子,才更显得温馨和睦。”

    “不用司机来接我了……我已经在路上了。”雪落急声说。

    “这么早?这才几点呢?”男人疑惑一声。

    “哦,我得先去超市,准备给朵朵买点儿水果和排骨……朵朵说她特想吃椒盐排骨来着。”

    这谎说得,简直是张口就来。

    “你在哪家超市?我让司机去等你。有个车,也方便呢。”

    “没事儿,我打车就行……”

    “林雪落,你究竟在哪儿?”

    手机那头传来了封行朗渐渐冷凉下来的声音。

    “……”雪落着实一怔,下意识的朝河屯看了一眼。

    要是让封行朗知道自己偷偷摸摸的带着儿子来看河屯,封行朗保证会立刻开车冲过来。

    什么样的借口,才能让这个男人相信自己呢?

    “好吧……我在相亲!”

    总的来说,雪落还算机智。她知道这个借口,封行朗百分之八十能相信了。

    “相亲?你还敢去相亲?”男人的声音开始生厉。

    “我这不是盛情难却嘛!你也知道的,那群大叔大妈太热情了……”

    好吧,既然是撒谎,那就必须撒全套。一个谎言,要用无数的谎言来维系。

    “我再问你一遍:你人在哪里!”男人的声音越发的低厉。

    “我在哪里,你管得着吗!封行朗,你什么态度?不跟你说了,挂了!”

    雪落很好的演绎了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苦楚。

    强行掐断电话之后,雪落歉意的看向河屯。刚要开口,却没想河屯先开口了。

    “你跟阿朗就不能好好说话么?非要这么大吼大叫的?”

    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都是在批评她林雪落啊!

    “邢先生,你的意思是在怪我没好好跟封行朗说:我正带着诺诺在你这里?”

    真是够了!还有人比她林雪落更憋屈的么?

    “现在还不是时候……总有那么一天,我会跟阿朗相认的。他不姓封,他姓邢,早晚都得认祖归宗的!”

    河屯肃然着声音说道。

    看得出来,在河屯的自责、愧疚、悔不当初之下,还蕴藏了某种精神上极度倨傲的东西。

    这个让他引以为傲的东西就是:封行朗是他的儿子!

    是他河屯跟心爱女人所共同的爱情结晶。

    他能不骄傲,能不自赏,能不护犊子吗?

    雪落很想打击一下河屯:你说让封行朗认祖归宗,他就会认祖归宗了?你也不想想你亲儿子是怎么样的一个狂妄又傲慢的男人!你hold得住他么?

    好吧,自己还是不要多事的好!让他河屯自己去碰上一鼻子灰,岂不更有说服力?

    “雪落啊,阿朗曾经为了保你周全,他自己却吃了那么多的苦头……你要好好的跟他相亲相爱,别动不动就跟他闹情绪。知道了么?”

    这一刻,河屯俨然以封行朗亲爹的姿态自居上了。训斥起雪落这个前儿媳妇时,还真畅快淋漓。

    雪落本能的想顶嘴,但却欲言又止了。

    于是,她换了一种方式。

    一种低姿态的示弱方式。

    “邢先生,我也想跟行朗好好相爱啊……可是……可是他并不爱我,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爱他自己的儿子。”

    看他河屯是什么个反应。

    “那你就多多的让十五跟阿朗在一起。他们父子俩分别了五年多,感情当然要深厚些。你也要好好的培养你跟阿朗之间的感情。要尽量的温柔,投其所好……”

    河屯的话,雪落已经听不下去了。

    雪落算是明白了:他河屯的孙子是宝,他河屯的儿子也是宝,就她林雪落是根草!

    “那个邢先生……我要带诺诺回幼稚园去了。你儿子正找着我们呢。”

    好不容易耐心的听河屯教训完,雪落连忙接过话来。

    “这就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