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00章 真不把自己当坏人!

第700章 真不把自己当坏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用上了撒娇带卖萌的口吻。

    这些日子跟他混蛋亲爹混在一起,各种的会卖乖了。

    清楚的知道用这样的方式更能让大人满足他的需要。

    “好!义父跟十五拉勾!”

    河屯竟然答应了小家伙,还配合着小东西做着如此幼稚的拉勾动作。虽说动作笨拙了一些,可落在雪落的眼里,还是挺温馨的。

    雪落更希望河屯能够对这个世界表达出他更多的善意,而不是曾经满满的戾气。

    想必从今以后,河屯应该不会再为难封行朗了吧?封行朗可是他此生唯一的亲儿子。

    雪落心想:河屯之所以没被自己的所作所为惭愧而死,更多的,还是心底里掩藏的欣喜。

    若狂的欣喜!

    因为:封行朗是他跟他心爱女人的亲生儿子!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足以让他河屯引以为傲!也不枉此生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的深情。

    虽说那样的深情被扭曲化了,被魔鬼化了。

    见义父河屯以自己的方式又保证了一次,小家伙这回总算是放心了。

    “义父,你真好……十五最爱义父了!”

    小家伙卖乖的水准,显然已经是更上一层楼了。

    抱着妈咪的时候,会说最爱亲亲妈咪;跟亲爹封行朗撒欢的时候,也会被哄说最爱混蛋亲爹。

    都是最爱!

    “义父也最爱十五!”

    河屯似乎放松了不少,沧桑的脸庞上也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他怀抱着小十五,格外的温情和满足,好似怎么也抱不够似的,就想这么一直的一直的抱下去。

    温馨的这一刻,雪落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诡异的画面:要是河屯跟封行朗拥抱在一起,那将是何等惊心动魄的场景呢?

    又或者,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出现了吧!

    河屯跟小十五亲昵了一会儿,又睨了一眼静坐着的雪落,便朝小家伙说道:“十五,这回义父给你带了不少的礼物,上回你要的那个intelligent-robot,义父让人从日本给你弄到了。你跟老十二去你房间看看吧。”

    “好咧义父!”

    一提到intelligent-robot,小家伙立刻拉上邢十二的手急急火火的朝他原来的房间奔了过去。

    雪落看得出来:河屯是有话想跟她说。

    独自面对河屯,雪落还真有点儿畏惧之心;本能的,她便站起身来。或许潜意识里,她已经觉得自己会低上河屯一等。

    “别站着,坐吧。”

    河屯看向雪落的眸光,从未有过的温和。

    陌生得让雪落快认不出这还是曾经的那个狠厉角色吗?

    值得这一刻,雪落似乎才意识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对,这个比方不太对,应该是拔去利齿的雄狮,它还是雄狮!

    虽说沧桑了,虽说愧疚了,虽说追悔莫及了,但还是不改他是头雄狮的本性。

    “邢朗他……他的伤……好些了吧?”

    河屯问得有些迟疑。

    这样的开场白,让雪落稍稍一默:跟亲孙子亲昵完了,现在又开始关心亲儿子了?

    也没见他河屯关心关心她这个受害者!

    “好多了。我真以为封行朗会死呢……估计是封妈妈在天有灵,保佑了她的亲儿子!”

    雪落是故意这么说的。尤其是故意提及了封行朗的母亲。

    果然,河屯沉默了。

    良久,才吁出一口浊气,沙哑着声音自责起来:“都是我的错……是我差点儿害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我对不起阿禾,也对不起邢朗。”

    知道就好!雪落只敢暗自腹诽:你以为你白了点儿头发,所犯下的恶劣行径就能一笔勾销,就能求得受害人的原谅了?

    “雪落,我给阿朗找了些活血化瘀、强身健体的好药,你带回去让他服下吧。就说是你自己买的。”

    都叫上‘阿朗’了?

    还真不把自己当坏人!

    也不想想:你儿子愿意被你这么叫吗?

    “邢先生,我跟封行朗已经……已经离婚了!我带把药带去给他……好像不太合适吧?要不,你还是自己送去给他好了!”

    好吧,这番话也是雪落故意的。

    当初你是怎么虐待你自己的亲儿子的?现在又装假好人……虚伪不?

    雪落承认:自己有那么点儿小小的赌气,小小的不满,以及小小的怨恨。

    能不怨恨吗?这还好让林雪落生命力够顽强,要不然,自己早已经死得连灰都没得剩下了!

    “离婚了?为什么啊?是因为我吗?”

    河屯问。那上扬的浓眉,似乎也跟着一点点的在恢复凛冽之气。

    “感情不合,所以就离了!”

    雪落给了一个最大众化的理由。

    “这孩子都有了,还离什么婚呢?跟阿朗闹情绪了?”

    河屯的话,让雪落隐隐约约间嗅出了点儿‘护犊子’的意味儿。

    “是你儿子要跟我闹离婚的。”

    雪落故意这么反驳道。主动就是想试探试探河屯的口气。

    河屯默了一会儿,“雪落,你是个好女人,好妈妈,更是个好妻子……之前的一切,都是我邢穆的错,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多的包涵阿朗。”

    “……”凭什么啊?

    雪落怎么觉得:封行朗又多了个帮凶呢?

    不奇怪!这河屯是封行朗的亲爹,要是不帮封行朗这个亲儿子,反过来帮她这个外人,才奇怪呢!

    “还有啊,那天你在药店门口当着十五的面儿打了阿朗一耳光……十五得多心疼他亲爹啊。”

    “……”

    雪落默了,狠狠的默了。

    她冷不丁的意识到:自己好像里外不是人了呢!

    自己欺上瞒下的带着儿子林诺来看望河屯,生怕河屯会自责愧疚,郁郁而终;

    现在想来,以河屯的心理素质,自己完全是多虑了啊!

    而现在,自己竟然还要听上河屯的这通‘护犊子’的批评和教育。

    自己招谁惹谁了啊!怎么不出现个人来护护她林雪落呢?

    手机铃声突然咋响,打断了雪落的思绪。她从手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是封行朗打来的。

    于是,她便做了一个让河屯惊愕的举动。

    “你儿子打来的电话,你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