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99章 拔去利齿的雄狮

第699章 拔去利齿的雄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义父……义父……十五回来了……快接驾!”

    小家伙撒腿就朝别墅里一路飞奔而进,像只壮实的小猎豹一样。 ( . )

    这一刻的小家伙是欢快的,河屯显然成了他生命中必不可少的其中一人。

    “十五……”

    别墅的客厅里,传来一声低沉且雄浑的应答声。

    那是河屯的声音。

    小家伙飞冲过来,实实的朝河屯健硕的体魄撞跃了上来;被河屯双臂稳稳的捞抱住,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河屯原本就宠爱着小家伙。

    而现在,他们之间又多了一层更为亲密的关系,就更让河屯宠溺小东西了。

    再次的将小东西拥入自己的怀里,想必河屯此时此刻的心,一定无法平静吧。

    雪落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河屯紧抱着儿子林诺的画面。

    原本一颗忐忑不能安的心,在看到河屯之后,却莫名的笼罩上了一层微微的殇意。

    一晚白头,只在小说电影里才会看到。

    可雪落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河屯那双鬓的白发。没有一晚白头那么夸张,却实实在在的呈现出:这一个多月来,河屯度过了怎么样的内心煎熬!

    尤其是他紧紧抱住小家伙的动作,满满的思念,满满的宠爱,压抑着无法完全宣泄出来的情感。

    河屯憔悴了!

    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足有十多岁!

    除了双鬓的白发,还有河屯眼尾的那条疤痕,尤为的深邃,尤为的清晰。

    这一刻的河屯,本能的让雪落是心生怜悯。

    雪落觉得眼前的河屯就像是被拔掉了利齿的雄狮。或许依旧身高体庞,但却没有了昔日的凶狠戾气。更像个慈眉善目的老人。

    从封妈妈和封行朗的角度出发:河屯所受的这些煎熬,远远无法抵消封妈妈母子所遭遇的磨难。

    尤其是封行朗!河屯的亲生儿子封行朗!竟然被河屯这个亲生父亲一而再的折磨得九死一生。

    还怎样继续他们之间的父子之情呢?

    雪落想:估计封行朗这辈子都无法原谅河屯这个亲生父亲吧!

    河屯也看到了雪落。

    “雪落,谢谢你带十五来看我……坐吧。”

    河屯的声音依旧雄浑,但却少了戾气,多了一丝温和之意。

    冷不丁的听到河屯说出这番‘客套’的话,雪落还真有些不适应。

    曾经的河屯,是那么的霸道狂妄,目中无人,唯他独尊。说改好就改好了?

    这没了利齿的雄狮,看起来也不错。

    一时间,雪落真不知道如何开口跟河屯打招呼,只是点了下头,算是应答了他。

    既然河屯开口让她坐了,雪落便大大方方的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这一刻的身临其境,让雪落倍感别扭:以前在河屯身边时,她都是战战兢兢的。向来只有河屯坐着,而她只有站在犄角旮旯里的份儿。

    没想到她林雪落也有咸鱼翻身的时候……

    这感觉,还是苦涩了点儿!

    “义父,你的头发怎么白了啊?”

    小家伙摸着河屯鬓角的头发,诧异的询问。

    “义父老了。”

    河屯深深的凝视着小家伙这张酷似封行朗,也相像那个女人的脸,心头涌上的,不仅仅是愧疚,还有深深的自责。

    “义父不老……十五不许义父老!”

    对于突然间苍老的义父河屯,小家伙似乎伤感了起来。他还不太能够接受自然界生老病死的规律。

    小家伙的这一说,狠实的把河屯的眼框都泛红了起来。

    “小东西……你这是要心疼死义父了!”

    河屯再次拥紧了小家伙,用自己的脸颊去蹭昵小家伙肉嘟嘟的脸颊,满满的都是浓情厚爱。

    这‘义父’,叫得到是挺顺口的,其实听起来也还算耳顺。

    但却不能仔细的去联想,去推敲。

    林诺小朋友叫河屯义父,叫封行朗亲爹……这父子俩,不就平辈儿了么?

    想想也真够滑稽的!

    这河屯竟然选了他的亲孙子当义子?这伦给乱的,也没谁了!

    在河屯怀里拱了一会儿,也算是撒了个娇,小家伙便从河屯的肩窝里抬起头来,用一双小手抱住河屯最近沧桑了很多的脸,俯身过去,响响的亲了一口。

    “义父,十五求你个事……好不好?”小家伙喃喃的问。

    “好!你说,义父听着。”河屯抚着小家伙的后背,眸子里温情一片。

    或许之前的眸光里只有宠爱和宠溺,而现在,却多了一种叫亲情的,且浓于水的粘稠东西。

    “你能不能不再去为难封行朗了啊?你就可怜可怜他,放他一条生路呗!”

    小家伙要求河屯的事,竟然是为了替亲爹封行朗求情。

    儿子替他混蛋亲爹求情的话,听得雪落是一阵泪眼婆娑。想到封行朗两次鲜血淋漓的画面,雪落的心便被狠实的揪疼了。似乎连呼吸都染上了疼。

    而河屯……恐怕不只是眼框红润吧?他的心,应该已经在滴血了!

    “十五……”

    河屯的声音沙哑得几乎只剩下了口型,“义父答应你: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为难你父亲封行朗了!永远都不会了!”

    “真的吗?”小家伙澄澈的眼眸里闪闪发亮起来,“义父你真会放过封行朗了吗?”

    “之前都是义父的错……义父不会再犯这个错了!”

    河屯将脸埋在小家伙的身前,想必是在平静自己被扎疼的内心。

    “义父,你不要难过了……我妈咪说过了: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

    小家伙抱住河屯的颈脖,乖巧的拍抚着河屯的后背。

    雪落看着是既欣慰,又心酸。

    河屯还让儿子林诺称呼他为‘义父’,想必一时半会是不准备跟小家伙坦白他们之间的爷孙关系了。

    想来也是:如果小家伙知道了,封行朗就一定会知道。

    先不说小家伙是不是能理解并解释河屯身份从‘义父’到‘爷爷’的转变,就说封行朗如果知道河屯是他的亲爹……

    雪落真不敢去想!她觉得封行朗一定会疯掉的。

    小家伙似乎还不太相信义父河屯的保证,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让义父河屯再保证一次。

    “义父,你跟我拉勾:保证以后不会再伤害我混蛋亲爹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