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98章 亲爹和义父?

第698章 亲爹和义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跟这个男人比脸皮厚,实在是自取其辱。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雪落便懒得再跟这个男人多说什么。却执意着一定要去培训中心上班赚钱。

    只是临行下车的时候,雪落做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鬼使神差的动作。

    她勾过封行朗的颈脖,在被自己打上一耳光的男人那侧脸颊上蜻蜓点水的啄了一口,便逃似的钻下了车,一路小跑着冲进了培训中心的大厅里。

    那模样,娇媚之中,又带上了那么点儿小撩一情。

    这是女人给自己道歉的方式?

    还真让他喜欢!

    封行朗抚着自己被女人啄了一口的脸颊,俊脸上荡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匪气又浮魅。

    看来,自己装可怜博同情,算是起到作用了。

    亲亲儿子,亲爹为了能圆你一个有亲爹有亲妈的家的梦,真是够拼的了!

    不过小女人这主动的献吻,还是挺勾人的。

    中午时,封行朗赶过来陪雪落吃好午饭之后便离开了。好像是因为白老爷子突然间病倒了。

    雪落猜测得到:白老爷子的病倒,一定跟袁朵朵肚子里那个畸形的胎儿有关。袁朵朵躲过了自己这一关,却没能逃得过白默的恶劣生活所带来了不良后果。

    雪落本能的想到了河屯。

    再如果的彪悍,也只不过是个年过花甲的老者。虽说她没有资格,也没有身份去给河屯尽孝,可儿子林诺,却是他血浓于水亲孙子啊!

    善良因子又在作祟,雪落再次觉得:自己应该带着儿子林诺去看看河屯。

    不为其它,就为河屯这五年来给了她们母子吃的、穿的、住的。即便河屯不是诺诺的亲爷爷,自己也应该带着诺诺去看看河屯不是么?

    经过一系列的情感挣扎,雪落还是决定带着儿子林诺去看看河屯。

    而且下午这个机会还不错:封行朗去了白公馆,应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自己只要在儿子放学之后带着小东西赶去幼稚园,应该就可以了。

    被妈咪接出幼稚园的林诺小朋友,各种的欢呼雀跃。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小兽,这一刻得以自由了一样。就差满地打滚了。

    看到儿子这般欢天喜地的模样,雪落也会有片刻的茫然:把儿子强行送进幼稚园里,究竟是对还是错?如果是错,可几乎所有的家长都会把自己的孩子送来学校里读书啊!

    好吧,看来是自己太过溺爱小东西了,见不得他受一点儿的委屈。到是为了小东西,她林雪落可以心甘情愿的去委曲求全。

    好在,曾经的一切都结束了!

    属于她们母子的幸福生活,就在眼前。

    人活着,就应该多多展望未来的美好,不要太过去追忆曾经的伤痛。

    “诺诺,想不想你义父啊?”雪落柔声问。

    小家伙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啊?这又点头又摇头的?”雪落抱起了情绪突然低下来的儿子。

    “妈咪,你说义父还会跑来这里欺负混蛋亲爹吗?”

    小家伙郁郁的问。

    看着儿子闷闷垂头的模样,雪落心里一疼:看来河屯和封行朗之间的相恨相残,在儿子幼小的心灵上已经烙印下了阴影。

    雪落在儿子的小脸颊上亲了一下,“你义父已经在申城了……但他再也不会伤害你亲爹了!”

    “义父来申城了?”

    小家伙澄澈的眼眸里放出光亮来,但随后又黯然了下来,“妈咪,你怎么知道义父不会伤害亲爹了的呢?”

    “因为……”雪落欲言又止。

    自己该怎么跟儿子解释这疯狂的世界,凌乱的亲情呢?

    “因为什么?”小家伙紧声追问。

    “因为你亲爹跟你义父之间的恩怨情仇已经彻底的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吗?要是让封行朗知道河屯来了申城,他会不会报仇雪恨呢?

    “结束了?怎么结束的?”小家伙不解的问。

    “其实吧……你亲爹跟你义父之间的仇恨,只是个误会!现在误会解开了,所以仇恨也就没有了!”

    希望这样的解释,能让儿子宽慰一些。不用再去担惊受怕自己的亲爹和义父又兵戎相见起来!

    亲爹和义父?

    这关系……听起来咋就那么别扭呢?

    “亲爹和义父有什么误会啊?”

    理解不了的小家伙,便打破沙锅问到底似的再问。

    “这个……说了你也不懂!”

    好吧,这个回答,简直再经典不过了。蒙得成年人,更忽悠得了小朋友。

    “等过些时候,妈咪再跟你说。”雪落招停了一辆出租车。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浅水湾。

    “妈咪,你带我来看义父的,是么?”

    “对啊!诺诺真聪明!”雪落亲了儿子一下。

    说实在的,时隔一个多月再见河屯,雪落还有那么点儿小紧张。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可小家伙却顿住了脚步。

    “万一义父又把我们关起来怎么办?”小家伙有些不安的问。

    很显然,比起在不自由的佩特堡,小家伙更喜欢现在的生活。虽说夏家也有坏人经常欺负他的亲亲妈咪,但那些人他都能自己摆平。但义父河屯……

    “不会的!你义父现在改好了!不信,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从这些天来,河屯的按兵不动,并没有对诺诺施以暴力的抢夺,也能从侧面上说:河屯真的改好了!不再对他们母子使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手段了。

    “十五?”

    一声欣喜,又染满想念的声音。

    “老十二?你也来了?”

    小家伙欢天喜地的朝邢十二飞奔了过去,一个蹦哒,便跳上了邢十二的怀中。俨然把刚刚的顾虑忘得一干二净。

    毕竟,小家伙才是个5岁的顽童,而且跟邢十二的感情很是深厚。他知道邢十二不会伤害他。

    邢十二抱着小家伙,久久的没能松开。

    看着相拥相抱在一起的儿子跟邢十二,雪落心里真可谓五味杂陈:曾经的殇楚,便不自控的跃入自己的脑海。像倒带似的,怎么也挥之不去。

    有些伤害,真的很难抹去!想遗忘那一切,的确需要时间。

    “十五,进去看看义父吧……他想你都快想疯了!”

    邢十二沙哑着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