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97章 我就亲了,你能怎么着?

第697章 我就亲了,你能怎么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俊逸的脸庞,先是微怔,随后便轻漾起宠爱无比的笑意。 ( . )

    “小东西……你赢了!”

    封行朗俯身过来,再次将儿子林诺托抱起来,在他象征性的小挣小扎下,将他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对这个小东西的宠爱,俨然已经深入骨髓了。

    “不要抱我!更不要亲我!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虽说,在肢体上小家伙已经沦陷;但在嘴巴上,林诺小朋友依旧不饶人的跟亲爹封行朗讲着条件。

    “亲爹抱你亲你,你还要报警?”

    封行朗故意挑衅的在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颊连亲了好几口,“我就亲了,你能怎么着?”

    父子俩再次杠上了。

    小家伙是戾气的。他连忙用自己的小脑门去顶撞亲爹封行朗的下巴和鼻梁……

    这点儿小疼对封行朗来说,完全在可以承受的范畴;他只担心小家伙的脑门儿被他的下巴撞疼。

    “好了好了,不就是道歉么?亲爹跟你妈咪道歉就是了。”

    最终,封行朗还是妥协在儿子的小厉脾气下。

    郑重其事的,封行朗抱着怀里的儿子走到雪落的跟前,微微弯了个身。

    “孩子他亲妈,孩子他亲爹给你道歉了。那天不应该对你那么凶……”

    封行朗的一声‘孩子他亲妈’,着实听得雪落心头狠实的一怔。这个称呼,怎么听怎么亲切。

    见雪落没有应答自己,封行朗又继续说道:“你懂的,我从小缺爱,所以对自己的子嗣便格外的惜爱!看着你吃那东西……一时冲动,脾气就上来了。再一次向你道歉……”

    “好了封行朗,你别说了。我也有错的……”

    雪落被男人的话说得心疼了起来。自己打也打了他,骂也骂了他,还想怎么样吗?

    想到自己昨晚当着儿子的面儿打了封行朗一耳光,雪落也挺不好受的。

    这两天,她都在自责着自己的行为。封行朗是诺诺的亲爹,教育一下孩子,也是理所当然的。

    再说了,正如儿子所说的那样:封行朗并没有真打,只是象征性的拍了一下小家伙的p股而已。是自己太过敏一感了。

    雪落想道歉,却难以启齿。似乎她的脸皮实在没有封行朗那么洒脫自若。

    “诺诺,妈咪抱吧,你亲爹还要开车呢。”

    雪落上前来想从封行朗怀里接过儿子,却被封行朗腾出来的一只劲臂将腰环了过去,一家三口便再次拥在了一起。

    一记吻袭击了过来,响亮的亲在了雪落的脸颊上……

    雪落似乎没想到男人会如此的不拘小节,冷不丁的被羞了个大红脸。

    封行朗想趁热打铁再来一口时,却被林诺小朋友用手紧紧的捂住了他亲来的嘴巴。

    “不许再亲了!再亲就是耍流一氓!还有,亲亲妈咪是我的!”

    晨曦下的画面,着实的温馨美好。

    如暖阳一般,将明媚的春晨开启。

    这一刻的雪落,就像是被王子看中并追求的灰姑娘一样,在夏家众人目光的注视下,被王子的宾利牌南瓜马车给接走了!

    ******

    将宝贝儿子送去幼稚园之后,封行朗将雪落送去了培训中心。

    “还生气呢?”

    封行朗的一只劲手探了过来,握住了雪落放在腿上的手。

    雪落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作答男人什么。

    “这两天,我一直在反思:一个女人不想给男人生孩子……一定是这个男人做得不够好!那天吼你,真的很抱歉!”

    封行朗再一次的向雪落道歉一声。

    雪落觉得自己的鼻子实在是酸楚得不行。

    她最听不得男人这么向她示软。

    “你这一个多月都输液着抗生素,还吃了那么多的药……你说这个时间点怀上的孩子能生下来吗?”

    雪落愤愤不平的继续道:“就像那个该死白默:因为他的吸一毒,朵朵的孩子畸形了,可朵朵却一直在自责,痛不欲生!你们男人就是这么的自私、自大、狂妄!自己害了自己的孩子,还非要把责任怪罪在我们女人身上!”

    雪落的这番怨怒,不仅仅是为了替袁朵朵鸣不平,也有丝丝缕缕的怨恨之意,是为了自己夭折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的夭折,难道他封行朗没有责任吗?

    还有河屯!

    还有蓝悠悠!

    雪落都不敢去深想细想,她不想让自己太过怨恨深重。她只想留住一些美好的东西在自己的记忆中,因为她是个向往美好生活的女人。

    封行朗将车停在了路边,将染着哭泣声的女人紧紧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

    似乎,他也想到了那个被夭折的孩子……那的确是他的错!

    封行朗亲吻着女人的发际,脸颊,轻嘬去了她的泪水。

    “儿子他妈,别去培训中心了好吗?当我的私人秘书吧……让我一天24小时都能看到你,抱着你,吻到你!”

    男人的声音,低低的,染着浓得化不开的温情。

    “才不想跟你扯上关系呢!我答应过我自己,要做一个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

    雪落推搡开了封行朗的怀抱,并坐直了身体。

    “你要真是个新时代女性,就不会忌讳给我封行朗当秘书了!说明你还是放不下啊!”

    封行朗又开始用自己的阴谋论,给雪落挖上一个思维的陷阱。

    雪落瞪了封行朗一眼,捣鼓了一下车门锁,“放我下车吧,我自己打车去培训中心。”

    最明智的方式,就是提前结束这个谈话。

    封行朗当然不会放女人下车,便再次制动,朝培训中心开去。

    “那天下午……你还满意吗?”

    男人突然这么爱昧一问。

    不等女人炸毛,又微叹似的悠哼一声,“我可是意犹未尽呢!今晚我们再约吧?”

    “……没空!我要去照顾朵朵。”雪落赏了男人一记冷眼。

    “朵朵不是有白老爷子照顾着吗?”

    “反正没空!更没钱找你这种牛朗了!”雪落挖苦男人一声。

    “谈钱多伤感情啊,看在儿子的份儿上,我可以免费为你服务的。而且保质保量!”

    男人这脸皮要是厚起来,能足够在上面开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