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94章 趁虚而入的男人

第694章 趁虚而入的男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臭小子,我可是你老子!找打啊你!”

    暴怒中的封行朗,失去了该有的理智,他一把拽过跟他嗷嗷直叫顶嘴中的儿子林诺,在他的小p股上就来了一巴掌。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一巴掌,看着凶狠,可在落在小家伙p股上的那一瞬间,却收敛起了大部分的力道。

    所以打下去时,动作是狠气的,落下去却是轻的。

    小家伙没有哭。他向来就不太喜欢哭鼻子,似乎这一刻,他有些被打懵了。

    怎么说呢,那是一种复杂的感觉,让小家伙不得不重新去认识:这样的混蛋封行朗,还是自己梦寐以求中的亲爹吗?

    但是,就是这一巴掌,把雪落的一颗当妈妈的心打得七零八落。

    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戾气,让封行朗凶神恶煞的打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还是从一开始,封行朗那般的宠爱诺诺,都只是装出来的?

    “啪!”

    一记耳光,响亮的抽在了封行朗的俊脸上。

    雪落几乎是卯足了劲儿,咬牙切齿般抽了男人这一巴掌的。

    因为这个男人打了她的孩子!

    “封行朗,你去死吧!”

    雪落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抱起被打的儿子林诺,头也不回的朝公交站台走去。

    封行朗怔愕在原地,看着逃离自己的母子二人,脑海里一瞬间的恍惚起来……

    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痛打了自己的孩子?

    为什么要打自己的孩子呢?

    只因为自己的孩子维护了他的亲亲妈咪?

    严邦也愣住了。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实在是不可思议。

    封行朗打了他视如生命的亲儿子;而林雪落一个看起来柔弱之极的女人,却打了封行朗一耳光?

    严邦并不知道这一家三口打来打去的原因,但他清楚: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内部矛盾。

    看来还是那句话:这男人跟女人之间的感情,显然是靠不住的。女人充其量只是男人繁衍后代的工具罢了!

    其实封行朗被林雪落打了一耳光,严邦并不是唯一的观众……

    除了大街上的路人甲乙丙丁,还有隐匿在黑色奔驰车里的某个大人物。

    知道自己下车去安慰那个刺头,无疑是自讨没趣,甚至于是自取其辱,但严邦还是傻傻的那么去做了。他不能看着他的封二爷就这么呆滞的站在药店门前。

    “哟,被女人打了?来,让我看看,这脸毁容了没有?”

    严邦只是想调侃一下气氛,让封行朗不会觉得那么尴尬。

    可他的情商实在是太low了,这样的说辞,无疑于变相的挑衅。

    “给我滚!”

    封行朗从齿间冷溢出三个满染着戾气的字眼来。

    ******

    公交车上,雪落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她想努力的控制,但泪水还是忍不住的滚落了下来。只能用紧紧拥抱住怀里儿子的方式来减轻这样的苦涩和伤楚。

    怀里的小家伙用小脑门儿顶了顶雪落的下巴,“亲亲妈咪,不要难过了……其实混蛋封行朗并没有真的打我……那一巴掌很轻很轻的,亲亲儿子一点儿都不疼,跟挠痒痒一样。”

    小家伙安慰着伤感中的妈咪雪落。

    儿子懂事的话,却让雪落的眼泪越掉越多。

    这五年来,除去怀在肚子里的时候,即便儿子林诺再如何的顽劣,雪落都没舍得真打过小家伙。雪落一直觉得儿子没有亲爹在身边,她这个当妈的要更加的爱护自己的孩子。

    她也知道儿子不懂礼貌,满身的戾气和小毛病,但雪落还是无法接受那个男人痛打自己的孩子!

    她觉得男人打她的孩子,要比打她自己还要疼,还要难过。

    “诺诺,对不起!不要什么亲爹了,妈咪跟你相依为命好不好?”

    雪落止不住的掉着眼泪。小家伙从怀在她肚子里的那刻起,就饱受着颠沛流离之苦。

    连在蓝悠悠面前,自己这个正牌的妻子怀上自己丈夫的孩子都要遮遮掩掩。

    心里苦也就算了,可肉之体上也跟着吃了更多的苦头。

    九死一生才生下的孩子,现在却被孩子的父亲说打就打?雪落实在接受不了!

    小家伙点了点头,用肉嘟嘟的小手抹去了滚落在妈咪脸颊上的泪水,“妈咪不哭了,亲亲儿子都心疼了!混蛋封行朗也没有很坏了……他打得一点儿都不疼……真的不疼!他只是想吓唬我一下下的。”

    即便挨了打,小家伙依旧维护着亲爹封行朗的好形象。

    “但他不应该凶妈咪的……”

    小家伙又是一声叹息:他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妈咪生病了吃个药,混蛋封行朗怎么就发火了呢?

    ******

    沈连城并没有趁虚而入。只是碰巧成全了他趁虚而入的事实。

    雪落母子刚到夏家居住的小区,等候在那里的沈连城便迎了上来。

    “沈先生?您怎么没进去啊?”雪落诧异的问。

    “受了你的鼓励,我已经跟夏以琴离婚了。这是离婚证。”

    沈连城的话,很直白。直白得让雪落听上去莫名其妙的。

    “什……什么?你,你真的跟以琴姐离婚了?为,为什么啊?”

    对了,还有那句‘受了她的鼓励’!她怎么就鼓励他了呢?

    “你的事儿,我都知道了……很让我感动!也让我……悸动!”

    沈连城的话,越发的玄乎,却相当的真挚。

    “沈先生,饭可以随便吃,但话你可不能乱说呢!首先,我怎么就鼓励了你呢?还有,我的事跟你有关系吗?千万别告诉我:你跟以琴姐的离婚,跟我有关系!”

    雪落听不懂沈连城在说些什么。但对于像沈连城这种抛妻的男人,雪落本能的抵触。

    沈连城深深的凝视着林雪落浅染泪痕的小脸,在唇角勾起一抹绅士的笑意:

    “林女士,如果你想摆脫封行朗对你们母子的纠缠……我现在是你的最好人选!你我都单身,同是自由人!”

    雪落总算是听明白了个所以然。不清楚沈连城的动机,却清楚了沈连城的目的。

    “林雪落,你美的不仅仅是外表,还有一颗坚韧的内心!后者才是灰姑娘更要具备的!所以,我想……跟你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