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92章 爱不是一种目标,而是一段旅程

第692章 爱不是一种目标,而是一段旅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似乎怔愕了一下:拿起自己匈口上的那两张百元大钞,嗤嗤的撩唇一笑。 ( . )

    “这是……你给我的服务费?我就值200块?”

    “嗯!就你这条件,差不多也就值得两百块钱了!多了完全是抬举你!”

    雪落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在不自控的发烫再发烫。

    要知道,雪落是个保守的女人,要说出这番豪放的话,还是要些脸皮的。

    封行朗在笑,笑意并不明朗。悠悠的,如深藏在巷子里的美酒。就这么似笑非笑的盯着女人俏红的小脸看着。

    “那林女士觉得本公子的服务如何?”他悠声问。

    “一般般吧!还算……过得去!”

    雪落连忙撇开目光。她着实不敢去迎上男人那邪肆的眼眸。

    似乎这才意识到:跟这个男人耍流一氓说荤话,自己只是个入门级的;而这个男人却是骨灰级的。

    完全就是自取其辱的节奏啊!

    “看来本公子并没有把林女士伺候舒坦了啊……”

    雪落只觉得男人的声音越靠越近,再然后,她看到镜子里那张放大的俊脸,以及那健硕的,一寸不缕的体魄。

    “封行朗,麻烦你先把衣物穿上吧!”

    真是个暴蕗狂啊!这恶魔男人怎么会有这样恶劣之极的不良嗜好呢?

    “哟,害羞了?又不是没看过……老婆,你可真调皮!”

    封行朗挤身过来,坐在了化妆镜前的长凳上;这姿态,刚好能环抱住雪落柔若无骨的身姿。

    “封行朗,你有完没完?快去穿衣物,然后一起去接诺诺。”

    御龙城,着实不适合是一个女人单独前往;而且又人生地不熟的雪落,只能叫上封行朗一起。

    “知道你心疼咱儿子,我已经让严邦把咱亲儿子送过来了!”

    封行朗用下巴上微微扎显的胡须,故意去蹭雪落光洁莹白的颈脖;在上面滋生起细细密密的疼。

    下巴与颈的相互依摩,格外的亲昵温馨。

    “封行朗……如果……如果我不是诺诺的妈咪,你还会跳过夏家三千金来主动追求我这个灰姑娘吗?”

    雪落侧过头来,深深的凝视着男人那张俊逸的脸庞。

    封行朗浓郁的剑眉微微上扬,用摊开的掌心轻轻抚过女人姣好的脸颊。

    “对于我来说:爱不是一种目标,而是一段旅程……我们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没有草稿,也没有如果!当然,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命中注定!”

    男人的话,轻轻的,浅浅的,但却格外的清晰。

    从灵魂深处一点点儿绽放出来,温情的包裹着雪落那泪眼婆娑的身心。

    “封行朗……我……”

    雪落很想对这个男人说:她爱了他好久好久,早到在封家第一次见面时的一见钟情。

    这样卑微的情感,一直支撑着雪落挺过一道道难关,从死亡的深渊里挣扎过来;拼尽自己的生命,也要保全她跟他的孩子。

    男人的试探和欺骗,让雪落没有信心去向往和憧憬他们之间的爱情;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留住他的孩子,因为那是她一个人的爱情结晶。

    雪落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的拥抱住男人劲实的肩膀,一边呜呜咽咽,一边轻咬着他颈脖上的皮肉,来平息自己内心的波澜情愫。

    ******

    林诺小朋友,是被严邦亲自送来酒店的。

    像严邦这号人物,酒店是又敬又畏。封行朗一直告诫严邦:做人要低调。可严邦向来充耳不闻。

    今天,他严邦嚣张狂妄过了;即便明天暴死街头,也值了!这便是严邦的行为准则。

    “妈咪……亲亲妈咪……”

    门外传来的叫唤声,让雪落瞬间欣喜,连忙起身去开门。

    “诺诺……”雪落将才十多个小时没见着面的儿子紧拥在自己的怀里。

    “严先生,谢谢你把诺诺送来。劳烦你了。”

    对于彪悍的严邦,雪落向来恭谦。她知道严邦是个极度不好惹的人物。

    邦只是随口哼应一声,目光却在总统套房里四下打量,问:“封行朗呢?”

    “他……他在洗手间呢。”雪落应声。

    严邦便径直朝洗手间走去。

    小家伙仔细的寻看着妈咪的脸颊,有些不满的直哼哼:“妈咪,你是不是已经被混蛋封行朗给亲过了啊?瞧瞧这脸上,都被亲肿了!”

    “……”雪落囧得不行,“没,没有了……你混蛋亲爹,就亲了妈咪一……一两下而已。”

    “才不信呢!严邦说你们在造小人!还说我马上就有弟弟或是妹妹了。然后你们就不爱我了!对不对?”

    小家伙似乎带上了小情绪。

    “不会的……不会的!诺诺永远都是妈咪的心肝宝贝!”

    这个严邦,怎么什么都跟一个才5岁的孩子说啊。

    “妈咪,那你肚子里现在有了小宝宝没?”

    小家伙试探的朝雪落的肚子摸去,看起来挺害怕自己好不容易才攒齐的父爱和母爱,又被别的小孩子抢了过去。

    “诺诺,即便妈咪真的生下了弟弟或是妹妹,妈咪也一样会爱你的。”

    雪落能理解儿子的这种患得患失。

    河屯的养育,不但培养了小家伙的戾气,也潜移默化的灌输了一种‘要么得到,要么只能失去’的残酷理念。他要比同龄的孩子更加害怕失去。

    “妈咪,诺诺也会一直一直的爱你!”

    小家伙抱住了雪落的颈脖,情绪看起来有些低落。

    雪落轻轻拍抚着儿子的后背,“诺诺,吃过晚饭了没有啊?”

    “吃过了……妈咪你呢?”

    这一刻,小家伙似乎格外的眷恋自己的妈咪。

    洗手间里,温暖的水流,如动人的心弦一般,一点儿一点儿流淌过封行朗健壮的体魄。

    听到身后传来的响动,封行朗警惕的回头。

    “怎么是你?懂点儿规矩成么?”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

    严邦依在门边,幽深着目光,将封行朗整个轮廓几乎都烙印其中。

    “比我想像中……小很多!”他上扬着声音,却微微低垂着眼眸。

    “再如何的大,如果它连最起码的用武之地都没有……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