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91章 给!这是你的服务费!

第691章 给!这是你的服务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人大多享受的是被深爱的过程和感觉;

    而男人大多追求那一瞬间的激荡入骨的痛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霓虹灯下的申城,就像染了一层绯意的面纱,朦朦胧胧中,透着那么点儿夜的诱。

    雪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低垂。

    心灵是舒适的,可身体却没那么痛快了,像被碾了似的乏力。

    好似身体之中的气力都被这个男人给抽了个空,整个人萎萎蔫蔫的,提不起一丝精神来。

    可某个方面,却又像是得到极大的满足:如沐暖阳似的温馨恬美。

    “……诺诺!”

    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雪落脑海里呈现,爱子心切的她,一下子便坐直了起来。

    凉意袭来,雪落下意识的蜷了蜷身体,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是一丝也没有着。而且她的身侧,还睡着同样不着寸丝的男人。

    俊逸的容颜,清冽的五官,少了白日里的邪肆之意,更多了一份男人的温润之美。

    直到这一刻,雪落都没能缓过思绪:自己怎么就被这个男人给扑了的呢?

    这满身的酸意和乏力,都反馈着,这个男人的的确确的把自己给睡了。而且还睡了个踏踏实实。

    天啊林雪落,你的矜持都哪里去了啊?

    可为什么不反过来想呢:自己把这个男人给踏踏实实的睡了!

    封行朗,一个英俊又多金的男人,关键他还是自己孩子的亲爹,把睡他当成是一份调剂生活的乐事,岂不美哉?

    好吧,这么一想,雪落便放松了一些,也不那么沮丧了。

    总的来说,这个男人的那啥还行,自己睡了他,不吃亏!

    “封行朗,快醒醒……天都黑了,我们去接诺诺了。”

    雪落用手紧紧的抓住羽绒被,将胸处的春景给遮挡了个严严实实,她推搡着酣然满足入睡中的男人,急切的想要找回自己的孩子。

    相比较于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儿子林诺才是她林雪落更靠谱的依靠。

    男人慵懒的哼喃了一声,一个劲实的翻身,便将在他耳际絮叨的女人压制在了他的身之下。

    连啃带噬的,在她的脸颊上烙下了几朵俏丽的红痕。

    “封行朗,你干什么啊?”雪落羞中带燥起来。

    “放心吧,一个晚上,丢不掉的……有严邦照顾着诺诺呢。”

    男人的心,总是这么的大。

    “封行朗,你混蛋!只知道耍你的流一氓,也不管儿子了!”

    母爱的伟大,并不仅仅表现在十月怀胎的辛苦,还有日积月累的时刻关怀和爱护。

    翻不动身的雪落,发狠的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肩膀上;考虑到女人真的是心切于自家亲儿子,封行朗便顺水推舟的侧身让她逃离自己。

    浴室里,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在去接儿子之前,的确是应该洗去这身污浊。

    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封行朗并没有挤去浴室里洗个鸳鸯什么的。不然,他可真要被烙印上只知道耍流一氓的罪名了。

    真是个体力活儿,加技术活;或许是封行朗过早的行使了对林雪落占有权,隐隐作痛的身体,还是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于再来一春。

    劲实的臂膀探了过来,从庥头柜上摸索到了手机。

    开机之后,便给严邦打去了电话。

    “我亲儿子呢?”

    慵懒的声音,透着男人与男人之间能听懂的累喘声。

    “封行朗,你丫的跟女人爽着;老子却在帮你带儿子当保姆……”

    严邦有些不爽,但也无可奈何。有些事,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

    “什么态度?就你这觉悟,还想给我儿子当干爹?”

    封行朗侧身在庥上,想点上一支烟来回味刚刚的激进,却发现庥头并没烟。

    这一刻,才彰显着论有人伺候的重要性。

    “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吧:现在把我亲儿子送到酒店来!我等着呢。”

    封行朗声音懒懒着,有种说不出的魅意;磁性得像是要把严邦从手机那头吸附过来似的。

    “凭什么啊?我能捞到什么好处?”

    严邦来了兴致,更为亢奋的问。

    “你是想要金山呢,还是要银山呢?要不赏你个钵盂吧,等你什么时候露宿街头了,还好拿着它去要饭!”

    封行朗并不仅仅是在跟严邦调侃,或多或少,也带上了一种警示。他知道严邦在申城实在是树敌太多,想弄死他的人,大有人在。

    包括他身边的人。

    就比如说卫康,就是其中伺机而动的一员。

    其实最想要严邦死的,是蓝悠悠。

    蓝悠悠能做出跟封立昕结婚的行为来,严邦绝对‘功不可没’。

    所以,蓝悠悠第一个想弄死的人,就是严邦。

    他已经荣幸的排上了蓝悠悠死亡名单中的第一位!

    严邦并不上心封行朗对他的警示。他依旧以唯他独尊的方式过活着。

    或许有一天他真的暴死街头了,而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随心所欲的将封行朗给征服。

    “老子只要你!”

    “滚你个蛋!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把我亲儿子送来,不然……你懂的!”

    不等严邦作答什么,封行朗便抢先将电话给掐断了。

    刚刚出浴的雪落,有着别样的娇娆之美,格外的赏心悦目。

    只是美人的脸上却满染着怒意。

    “怎么了,拉着一张脸?还没饱?”

    封行朗邪气上扬着声音,深邃的眼眸里,蕴藏着浅浅的笑意;像是要把女人沉溺在里面一样。

    雪落恨恨的瞪了封行朗一眼,拿过自己的手包,开始努力的往自己的脸颊上拍粉底。

    只是为了遮掩脸颊上被封行朗故意啃得狼狈不堪的红印。

    还出得了门,见得了人吗?

    “别遮了,都是化学毒素,最终还都不是被我给吃了。纯天然的你,最美!”

    男人慵懒着姿态,却狼兴着目光。

    雪落只觉得自己脸上臊得慌。

    说实在的,她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封行朗给攻陷了。

    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儿羞恼和自责的意味儿。

    但下一秒,雪落却做出了一个大胆且豪放之举:

    她从皮夹子里拿出了两张粉色的人民币,潇洒的甩在了封行朗精赤的匈膛上。

    “给!这是你的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