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86章 封行朗,你有家吗?

第686章 封行朗,你有家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了林雪落这个主心骨,父子俩似乎变得有些茫然且郁郁寡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乖儿子,今晚咱父子俩去哪里睡觉觉呢?”

    封行朗,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竟然在询问自己才5岁的儿子。

    其实雪落之所以执意着要跟封行朗离婚,除了想重拾自己的自尊之外,也是想逼迫着封行朗认清他自己生活状态,学会如何去做一个有责任心且有担当,能给老婆和孩子以安全感的男人。

    总的来说,除了之前的仇恨附体之外,封行朗的日子还是过得相当‘洒脫’的,跟居家男人压根儿就沾不上边。

    远的虚的不说,就说说封行朗好歹也是个有家室的男人了,可连自己的一个常规的居住之所都没有。

    更别说给老婆和孩子一个安稳的家了!

    而他自己呢,在大哥封立昕受伤之际还能按时的回封家,现在完全处于一种飘忽不定的混乱生活状态。

    不是在gk集团的休息室将就一晚,要么就是去严邦的御龙城,白默的夜莊,又或者去丛刚的鬼屋……完全就是一种鬼混的姿态!

    而现在雪落跟他离婚了,他便缠上了雪落母子,强行挤去了夏正阳家!

    这总总的总总,也就不奇怪雪落为什么会执意跟他离婚的了。

    三十多岁的成年男人了,并不是说几句他就能改过的;还要靠他自己去觉悟。

    “封行朗,你有家吗?”

    儿子林诺突然的这一问,着实把封行朗给问愣住了。

    “我当然有家了!封家就是亲爹的家啊!”

    “不对!封家只是大伯和小团团的家!”

    小家伙叹气了一声,“连大朵朵都有一个巴掌大的小家,可你却没有!封行朗,你真是个loser!”

    林诺小朋友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似乎困了也累了。

    “亲爹有家啊!在启北山城,亲爹给你跟妈咪买了一幢大别墅,早就装修好了,你跟你妈咪之前还住过的那个。”

    在启北山城,封行朗的名下的确有一幢别墅的。之前还软禁过雪落母子。

    “一个连你都不天天去住的别墅,能算家吗?”

    小家伙心目中的家,并不是什么大house、豪华别墅,而是一个有亲爹有亲妈的固定居住地。跟房子的大小无关。

    “要不,我们今晚住过去吧?”封行朗提议。

    “还有其它地方住吗?”

    小家伙似乎不太乐意,毕竟那里曾是限制过他和亲亲妈咪自由的伤心之地。

    “有……”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有这么几个地方可供亲儿子选择:大伯家;严邦的御龙城;丛刚的鬼屋;亲爹的休息室;还有你舅姥爷家……你可以五选一呢。”

    大伯家,还有一个装病的坏巫婆,小家伙当然不想去。

    今晚父子俩去封家赴宴,并不尴尬;因为整个晚餐之际,蓝悠悠都说身体不舒服,赖在楼上没肯下来。用餐的,只有封家两兄弟,以及各自的孩子。

    封行朗本想直面蓝悠悠,想看看或听听她究竟的意图。可却连她的面儿都没能见着。这到是让封行朗有些意外。

    至于亲爹的休息室,一听就不是个能正常睡觉的地方;

    舅姥爷家嘛……亲亲妈咪又不在,去了会觉得挺尴尬。

    就只能在严邦的御龙城,和丛刚的鬼屋之间选择了。

    “还是去严邦的御龙城吧。”

    最终,小家伙给出了自己的选择。

    “呵,看来,你是喜欢严邦多于丛刚呢。”封行朗随口一说。

    “才不是呢!我更喜欢那个酷酷的丛刚!”小家伙撇嘴反驳。

    “那你为什么还选择去严邦的御龙城呢?”

    封行朗不解的问。

    “因为严邦的御龙城里有人伺候啊!你又这么懒,还这么弱,没人伺候怎么行!再说了,我也要人伺候的!”

    小家伙的理由,着实逗乐了开车中的亲爹封行朗。

    还别说,这个‘要人伺候’,还真随了他封行朗。天生就是个被人伺候的大爷命。

    “哈哈,亲爹也是这么想的!咱爷俩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

    严邦真没想到这么晚了,封行朗还会赶来他的御龙城。

    不但来了个封二大爷,而且还来了个封小爷。

    “严邦,有好吃的没,我都饿了。”

    冲进来的封林诺,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立刻对严邦直呼其名,并发号施令起来。

    其实小家伙并不是很喜欢严邦,因为之前的严邦总显得那么的戾气不友善。

    但小家伙又是聪明的:他发现严邦很听亲爹封行朗的话。

    于是,他便改变策略,加入了亲爹封行朗使唤严邦的行列。

    “有有有,当然有!快说你爱吃什么,我现在就让厨子去做。”

    严邦用单手托抱起了小家伙,可小家伙只是在他怀里过了个趟,便又挣扎了下来,过了睡意的小东西,开始满屋子的撒欢。

    封行朗显然就没有儿子诺诺那样好的体力了,已经倒在了一旁的沙发庥上,开始闭目休憩。

    一条绒毯覆盖在了他的身上,严邦将他脚上的皮鞋脫了,并将他挪动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

    “严邦,你怎么像我亲爹的奴隶一样啊?”

    小家伙的认知是简单的:一个人伺候另一个人,那么这个伺候别人的人,就差不多等同于家仆。

    可严邦显然不是家仆,所以小家伙便想到了‘奴隶’一词。

    被小家伙这么一说,严邦到是怔了一下:瞄了一眼睡得四平八稳的封行朗,由衷的叹息一声。

    自己可不就是封行朗的奴隶么?

    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已经在潜意识里成了封行朗的奴隶!

    在从火海里救出他的时候?

    又或者更早?

    还别说,‘奴隶’这个词,还真是对他严邦最真实、最真切的写照。

    严邦越发觉得自己真像个奴隶了!

    见严邦默着沉思什么,小家伙以为严邦难为情了,便继续说道:

    “严邦,你不用不好意思。我亲爹这么酷,你当他奴隶也不丢人。”

    “……”好吧,这下严邦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诺诺,你给我当干儿子,好不好?”

    严邦想到了这个更好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