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85章 恨又恨不得……

第685章 恨又恨不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酝酿着是不是要开口跟邢十二说点什么时,邢十二已经闪进了他身后的一团漆黑之中。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邢十二向来就是这么的来无影,去也无影,嗜好飘忽不定。

    但雪落却看得真真切切:那个人就是邢十二。

    在同一个屋檐之下相处了五年之久,邢十二的习性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见雪落盯着自己的身后,封行朗立刻敏锐的转身来看。除了一片静谧,就只剩下一片漆黑了。

    “看什么呢?”他问。

    “……诺诺一个人在车里呢。别让他等久了。”

    雪落掩饰了邢十二的到来。同时推搡开封行朗,疾步朝那辆惹眼的宾利走去。

    雪落猜测不透邢十二的突然出现,是所为何来。但直觉告诉雪落:一定跟封行朗父子有关。

    雪落知道邢十二不会伤害儿子林诺,但雪落也着实不想让邢十二带走诺诺。

    “诺诺?”雪落唤得有些急切。

    亮着车灯的车厢里,小家伙正玩着个小平板。

    “亲完嘴了?”

    小家伙丢开平板,扑出来抱住雪落,“妈咪,你不要那么容易被混蛋封行朗亲到嘛!”

    雪落这会儿完全没心思去害羞什么的,她紧紧的拥住小家伙,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几眼。

    按理说,邢十二应该看到独自在车里玩耍的林诺了。可他却没有趁机将小家伙给带走……

    雪落还是挺感激的。

    换个角度去思考:邢十二的出现,应该是来找她的。

    “亲儿子,亲爹跟你妈咪亲个嘴儿,真的很不容易的……望眼欲穿、嗷嗷待喂、燥火焚身……”

    对于时不时拆台的儿子,封行朗是各种的低姿态,各种的装可怜、博同情。

    “得了吧封行朗,说来说去,你就是想对我亲亲妈咪耍流一氓!”

    小家伙简直就是一针见血。

    “行了,时间不早了,你们父子俩赶紧回去睡吧。诺诺明天还要上学呢。”

    雪落催促着说着不堪入耳言语的父子俩离开。

    而且还有邢十二这个观众隐身在某个角落,雪落便浑身不自在起来。

    “妈咪,你没有亲亲儿子抱在怀里睡,能睡得着吗?”

    又来了!自从小家伙跟了他亲爹封行朗,越发的会卖萌装乖了。也越来越像个儿童了。

    “你放心,妈咪绝对能睡着!”

    雪落‘冷情’的话,让小家伙有些小失落。

    “可亲儿子没有亲妈咪抱着,会睡不着的啊!”

    小家伙缠着雪落的颈脖,就是不肯松手,“要不我们都睡在大朵朵家吧。”

    “不行!你朵朵姨身体不舒服,经不起你们父子俩闹腾。”

    雪落直接拒绝。将他们父子留下,只会让袁朵朵更尴尬。更别说好好休息了。

    一阵拖泥带水之后,雪落终于把送她上楼来的父子俩赶下了楼。直到从客厅的窗口处看到宾利安全的驶离,又瞄了一眼依旧安睡在庥上的袁朵朵,她才去开门。

    果不其然,在楼道里,雪落看到了等着她的邢十二。

    “老十二?你,你怎么来了?”雪落有些诧异的问。

    其实,雪落还是能够预知邢十二再次来到申城的目的所在。

    “义父也来了……还住在浅水湾里。”

    邢十二的声音染着一种说不出的殇意。带着一丝沮丧。

    “啊?你义父也来申城了?”

    预料之中的惊愕。雪落也意识到:河屯和封行朗之间,不会那么容易风吹云就散。总会有某种藕断丝连的东西一直维系下去。

    只是之前是因为仇恨!而且还是蒙蔽双眼的仇恨!

    而现在……

    “嗯。义父他……老了很多。”邢十二的声音有些泛哑。

    雪落默了。

    这么大的转变,从入骨的仇恨跳跃到亲情……连雪落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描述和评价这段造孽的伤害和被伤害!至亲至爱的骨血啊!

    说实在的,雪落对河屯,除了畏惧,还是畏惧。之前为了儿子林诺,她一直忍辱偷生的活在河屯的阴影之下。有时候,她也会萌生对河屯的感激。

    毕竟河屯为她跟儿子提供了五年的衣食住行。而且对小家伙还是宠爱有佳的。

    估计那也是冥冥之中,河屯仅剩下的人性吧。

    “知道你义父来申城的目的吗?”

    雪落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询问一声。因为她实在是太害怕河屯的狠戾作风了。

    “义父想十五了。这一个多月来,义父他憔悴了很多……几乎快崩溃了。”

    邢十二的言语中,满透着对河屯的孝心。也就不奇怪河屯会那么信任他,喜欢他了。

    雪落再一次的默了。

    心中五味杂陈:他河屯憔悴了,崩溃了……可他有没有想过,封行朗两次都差点儿死在他河屯的手上。每一次几乎都是伤痕累累、命悬一线!

    一想到自己跟封行朗一种走过来的艰辛苦难,都是拜河屯所赐,雪落便忍不住的滚出泪水来。

    “刚才,你不是有机会带走十五的吗。”雪落淡声。

    “义父说了:没有你的允许,他不会再带走十五了。或许,他只会在暗处偷偷的看上一眼。”

    邢十二并不是个会煽情的主儿。他说的,都只是事实。

    雪落的善良因子又开始作祟了。她着实不忍心让一个老者只是偷偷摸摸的看上他的孙子一眼。

    恨又恨不得……却又无从原谅!

    雪落的心被拧巴得实在难受。

    “那就让你义父好好想着去吧!”

    雪落丢给邢十二这句赌气意味儿的冷情言语之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楼道口。

    可在雪落拿出钥匙开防盗门时,却又狠实的顿住了。

    与生俱来的善良,让雪落实在拒绝不了一个只是想看看自己孙子的老人!

    即便河屯再怎么的残害封行朗,逼迫和限制于她,在对于儿子林诺的关爱上,河屯还是付出过的。虽说当时的动机并不纯。但看得出,他是真正疼爱诺诺的。

    雪落又折回了楼梯口。

    邢十二还在。似乎预料到雪落会回来。

    “诺诺明天还要上幼稚园。等后天,周六或是周日,我带他去浅水湾看你义父……”

    好吧,自己又缺心眼儿了不是?

    这是以德报怨的犯二行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