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83章 不!我晚上约了人!

第683章 不!我晚上约了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立昕走后,雪落便开始魂不守舍。

    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自己跟蓝悠悠之间的恩怨情仇,再一次的拉开帷幕。

    而这一回,她似乎回避不了。

    因为封立昕娶了蓝悠悠,岂不是要等同于她得一辈子要跟蓝悠悠纠缠不清了?

    或许唯一能解决的方法,就是带着儿子离开封行朗,离开申城。

    可一想到还憧憬并陶醉在有亲爹封行朗父爱呵护中的儿子林诺,雪落的心被生生的揪疼起来。

    带走儿子林诺,岂不是意味着要再次剥夺他享受父爱的权利?

    雪落说什么也做不到将儿子林诺留给封行朗的!她宁可自己艰难的一个人抚养她自己的孩子!

    退一万步说,如果将儿子留给封行朗,也就意味着儿子要去面对蓝悠悠这个伯母……

    想想雪落心底就渗得慌。而且还带上了莫名的恐惧。

    被亲爹封行朗接回的林诺小朋友,各种小傲娇小得瑟。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有亲爹疼、亲妈爱似的,一路欢快的叫着爷爷奶奶、大姐姐大哥哥,朝着妈妈工作的练舞房直奔而来。

    雪落并不在练舞房里。

    在顶楼的天台上,小家伙找到了自己的亲亲妈咪。

    “妈咪,你亲亲儿子今天有很乖哦,还被老师表扬了呢。”

    小家伙一下子扑了过去,缠着雪落各种卖萌撒娇。

    雪落拥抱着缠在她腰际的儿子,柔之又柔的抚着他的帅气短发。

    封行朗感受到了女人今天似乎憋着什么心思,上前来轻轻的拥过她们母子在怀。

    “怎么了,才半天没陪着你,就如此伤感的想亲夫了?”

    “……”雪落默着,没有搭理封行朗的调侃。

    良久,才微微轻吁出一口憋闷的浊气。

    “封行朗,你哥今天早上已经跟蓝悠悠领了结婚证……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蓝悠悠就是你嫂子了。”

    雪落抬起头来,静静的看着男人那张日渐饱一满劲实起来的脸庞。

    “都已经领好结婚证了?”

    封行朗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看来,她比我想像中的动作还快!”

    “你哥让你跟诺诺一起回封家吃个团圆饭。还说你嫂子不喜欢大张旗鼓,他们并不准备办婚礼。”

    雪落将封立昕告之她的话,如数的转告了封行朗。

    “委屈了?”男人问。

    “我有什么好委屈的。”

    雪落眺望着远处,“晚上去的时候,把诺诺带好。要是他受到伤害……我会跟你拼命的。”

    只是一句叮嘱,可雪落却说得泪光萌动。因为她跟她的孩子经历过太多的危险,几乎是九死一生。她不想再让她的孩子冒险。

    “诺诺才不要去那个坏巫婆家呢!诺诺要陪着亲亲妈咪!”

    小家伙对蓝悠悠是有成见的。因为蓝悠悠当着他的面儿欺负过他的亲亲妈咪。一切欺负他妈咪的人,都是他林诺的敌人。

    “诺诺,不许胡说!蓝悠悠现在可是你伯母了。”

    “切!我才不会认她当什么伯母呢!心肠坏透了的女人,我早晚都要灭掉她的!”

    小家伙不以为然的戾气说道。

    “林诺,你是不是又想将‘与人为善’罚抄一百遍?”雪落冷声厉问。

    看着因某种恐慌而瑟瑟的女人,封行朗再次将雪落和孩子拥在了自己的怀里。

    “还对老公这么不信任呢?”封行朗在雪落耳际喃喃。

    “是前夫!”

    “前夫也是夫啊!”

    封行朗拉长着尾音,“晚上一起去吧。”

    “不!我晚上约了人!”

    “谁?”

    “袁朵朵,去看电影。”

    ******

    雪落赶去袁朵朵的小屋时,袁朵朵正蜷在沙发上如同惊弓之鸟。

    在看到雪落之后,她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的飞扑过来,抱住雪落失声痛哭。

    “雪落……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有可能会跟我一样……雪落,我该怎么办呢?”

    袁朵朵因为哭泣,整个人瑟瑟发抖着。无限的恐慌笼罩着她,袁朵朵快要支撑不住了。

    “朵朵,不着急,不害怕,告诉我,究竟发了什么事儿?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了?”

    雪落稳住了袁朵朵的情绪,柔声的询问。

    “我,我今天去做了唐氏筛查,医生说我是高危,建议我做羊水穿刺,无创dna……”

    “唐氏筛查?单子呢?我看看。”

    雪落从袁朵朵手里接过单子时,很明显的感觉到她在止不住的哆嗦。1/50,的确是高危。

    “雪落,你说我的孩子会不会跟我一样,生下来脚就不好?”

    袁朵朵整个人像六神无主了一样。她患有轻度的小儿麻痹症,是在池院长的帮助下经过三次手术才矫正过来的。所以袁朵朵特别担心自己的孩子也会跟她一样。

    “不会的,不会的!朵朵,你不要吓自己了。”

    雪落抱住袁朵朵时,都能感觉到她的噤若寒蝉。

    “雪落……我不能生下它让别人嘲笑……我想死……我想带着我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

    突然,袁朵朵凄凄的说出这番让雪落听着惊悚不已的话。

    “不!我不许你这么做!只是说高风险,又没有说孩子一定就不健康!医生不是已经说了,可以进一步做无创的dna了吗?”

    一听袁朵朵说想死,雪落的心便疼到不行。

    她知道袁朵朵开朗活泼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脆弱又自卑的心。

    “雪落……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的孩子会不健康……雪落,我真的不想活了……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我值得留恋的?”

    “还有我啊!”

    雪落抱住了失声痛哭袁朵朵,“我不许你胡思乱想!你敢做傻事,即便追到阴曹地府,我也要把你追回来!”

    “雪落……我真的好害怕……”

    袁朵朵紧紧的抱住雪落,嚎啕大哭起来。

    好不容易把情绪过分激动的袁朵朵哄睡之后,雪落几乎累瘫在了床边。

    封行朗打来的电话,她一个都没接。

    只是将手机调成静音,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手机的屏幕亮了又暗了,再亮再暗……

    就像这琢磨不透的人生!

    雪落寸步不离的守着袁朵朵,直到防盗门外传来的门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