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73章 主动送上门来的玩具

第673章 主动送上门来的玩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这一声忍无可忍的轻斥,还是很管用的,封行朗立刻躺了回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见男人还算老实,雪落也不再追究。

    儿子正睡得酣甜,还时不时的吧唧上一下自己的小嘴巴,小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容。

    雪落当然不忍心扰了儿子的好梦。她知道儿子实在是太渴望这一天的到来了。

    赏了封行朗一切愠怒的冷眼之后,雪落便转过身来,晾给了封行朗一个后背。

    可雪落的一颗心却无法安静下来。总觉得男人的目光在自己的后肩上像扫描仪一样来来回回的扫过。从后肩到后颈,再到发际,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发烫着。

    会是男人目光作用的效果吗?还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雪落不敢回头去看庥外侧的封行朗。可这样睡着又实在的……燥得慌。

    就像平静心湖里被丢下了一颗小石子,一圈儿一圈儿的向外荡漾起涟漪,慢慢的,慢慢的向外扩散着,直到铺满整个湖面。

    然后……然后雪落就清晰的感觉到有几根手指触碰在了她的肩膀上,随后一只温润的掌心覆盖过来,从她的肩头缓缓挪过,抚至了她的锁骨处……

    雪落真想狠掐一下那只大手,可落下时,却只变成了轻轻的拍打。

    让人感觉:她好像并不是在拒绝男人!即便是拒绝,也更像一种欲拒还迎。

    于是,那个骨感分明的大手并没有避让开去,而是从女人的锁骨处移过,抚上雪落皓白的颈脖,然后是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青丝……很柔软!就像女人的善良一样!

    想推离那只手,可男人的那只手却跟她玩起了迂回术。

    雪落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回头来狠狠的瞪着男人……

    就在这一瞬间,封行朗不但缩回了那只手,而且还相当迅捷的抱住了早已经转朝他的亲儿子;父子俩呈现出一副父子情深的温馨画面。

    瞪了假装‘无辜’的男人一眼后,雪落再次转过身去,又朝边角里挪了挪。

    可这一回,男人探来的不是手臂了,而是一条劲实的长腿……

    没有过分的动作,只是轻轻的靠着雪落的小腿。

    只是靠着……

    ******

    严邦的心情并不明媚,甚至于有些堵。

    封行朗并没有上他的布加迪,而是追他的老婆孩子去了。

    不是老婆,是前妻!

    对于封行朗想玩女人,严邦也不是很排斥。或许在他看来,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玩之物!

    严邦受不了的,是封行朗偷偷摸摸藏着丛刚!

    而且一藏就是五年之久!

    更让严邦恼羞成怒的是:就在他的申城,就在他的眼皮子低下,他竟然没有发现活着的丛刚!

    叶时年已经被严邦审讯了半个多小时了。

    “邦哥,朗哥藏着丛老大的事儿,我真的不知情啊!”

    叶时年都快哭出来了。封行朗不在御龙城里,他担心严邦会对他乱来。

    严邦的脾气,出了名的暴戾。叶时年知道:能不招惹他,就尽量的躲避着他。

    “丛老大?这个称呼挺亲切的嘛!”

    严邦那条为封行朗断过一回的手臂,还使不上一半儿的力气,但抽个雪茄,拿个红酒杯,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玩味的盯看着叶时年,刚毅的脸庞因为心里不痛快,落在叶时年眼里,便变成了狰狞的横肉。

    “邦哥,你千万别误会,这‘丛老大’的称呼,是朗哥让叫的……”

    叶时年本想将矛盾点都转嫁到封行朗的身上,因为他知道严邦不会怎么着封行朗。但他的话还没有落声,哐啷一声厉响,严邦将手中的红酒杯狠气的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原来你早就配合着封行朗,跟丛刚狼狈为歼上了?”

    “邦哥,你息怒……丛刚跟着朗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你都是知情的啊!”

    叶时年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严邦会突然对丛刚恨之入骨。

    其实也不是突然,早在五年前,严邦就已经有了杀人灭口的动机,并实施过了恶行。

    “看来,你一定知道封行朗把丛刚藏在什么地方了……是吧?千万别告诉我,你不知情!”

    严邦朝叶时年的脆弱地儿瞄了一眼,“又或者,把你弟弟拖出来问问?”

    叶时年下意识的护了一把自己的宝贝之处,“邦哥,你就是剁碎我,我也不知情啊……”

    叶时年真的快哭了,“要是朗哥肯让我知道丛刚的下落,丛刚还怎么可能在您的眼皮子的底下一藏好几年呢?”

    这到是不争的事实。

    严邦缓缓的站起身来,狠踹了叶时年一脚;叶时年一个趔趄,退了好几大步才稳住了身体。

    “没用的东西!难怪封行朗只把你当成个废物!”

    打走了叶时年之后,严邦依旧心情不爽!

    正去健身房找人打拳宣泄一下时,却听到了封团团哼哼卿卿的啼哭声。

    严邦这才想起来:封家的小粘人还被封行朗丢在他这里呢!于是,严邦拳也懒得去打了,决定回房间去逗玩才四岁的封小团团。

    原本因天黑又泛困的封团团,在没能等到封行朗回来这里时,忍不住的伤心啼哭了起来。

    想给papa封立昕打电话,却又找不到可以打电话的手机或座机。

    封团团毕竟还小,要远不及林诺小朋友来得机灵。换了封林诺,他能把这里闹腾个底朝天。

    严邦的突然闯进,让原本啼啼哭哭的封团团给吓止住了哭声。

    她怯生生的看了严邦一眼,便踮着脚朝他的身后张望:却没看到她期盼中的封行朗。

    “严叔叔,我pa……我叔叔呢?”

    严邦厉斥过她:不许再叫封行朗papa!所以小可爱只能万分委屈的叫封行朗‘叔叔’。

    “他去找他自己亲生的孩子去了!所以就丢下你不想管啰!”

    严邦故意说得这么挑衅又伤感。

    “不许哭!敢哭就把你从窗口丢下楼!”

    封团团眼晴里的泪水越积越多,却又不敢在严邦面前哭出来……只能委屈的直抽泣。

    “邦哥,蓝悠悠来了。说是找她的女儿封团团!”手下推门而进。

    呵,这不是主动送上门来的玩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