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65章 果然够混蛋的!

第665章 果然够混蛋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对亲亲妈咪的询问,小家伙不等沈连城开口,立刻抢声回答:

    “我在幼稚园里滑滑梯时不小心摔跤了,想到亲亲妈咪还在上班,混蛋亲爹又身体不好,于是我就给沈连城打电话了。 ”

    这个理由虽说牵强了一点儿,但总体上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在车上,小家伙就已经跟沈连城达成了统一的口径:欺上瞒下!继续用谎言去维系谎言。

    要是让雪落知道儿子这几天根本就没在幼稚园里上学,小家伙的小p股可就真要开花了!

    而沈连城只是笑了笑,默许了小家伙的善意谎言。

    “妈咪在上班,那沈叔叔就不用上班了?沈叔叔的工作可比妈咪的重要多了,懂不懂?”

    雪落温声训斥着‘懂事’的儿子,随后又朝着沈连城万分歉意的说:“抱歉了沈先生,诺诺太调皮了,实在是耽误你工作了!真的很抱歉!”

    “怎么会呢!其实偶尔出来散散心,工作效率只会更高的!我挺喜欢诺诺的,他那犟犟的小倔脾气,着实讨人喜欢呢!”

    沈连城一边说,一边已经探手过来,宠爱的林诺小朋友那帅气的小脸上捏了捏。

    一般情况下,小家伙是绝不允许有人碰他的,尤其是自己这张帅气的小脸;但他似乎跟沈连城挺聊得来,竟然默许了沈连城对他的触碰。

    小家伙是不介意,可却有人很不乐意了!

    一个身影朝沈连城袭来,身上还夹杂着中草药的气味儿。

    二话不说,封行朗照准了沈连城的脸颊不是一记勾拳。

    虽说封行朗依旧病怏,但打在沈连城脸颊上的这一记勾拳,却是威猛得很。

    沈连城的头都被打偏了过去,嘴角里浅溢出一丝血迹;应该说封行朗这一拳打得还真不轻。

    “你它妈谁啊?敢碰我儿子!”

    封行朗的戾气来得突然,小家伙似乎也被怔愕住了。

    因为很简单:他不但对亲亲妈咪撒了谎,而且今天还对混蛋亲爹撒谎了!

    看起来混蛋封行朗跟这个沈连城好像有仇似的。见面就大打出手了。

    看来只能明哲保身,静观其变吧!

    “你就是诺诺的混蛋亲爹吧?呵呵,果然够混蛋的!”

    可没想到,沈连城竟然也是个斯文的好斗分子;他抚了一下溢血的唇角,冷声哼笑道。

    这样的蔑视和挖苦,着实让封行朗怒意横生,他一记勾拳再次朝沈连城招呼过来……

    然而,却被严邦从身后给抱住了腰际。使得封行朗那记打出去的拳没能触碰到沈连城的脸。

    “封行朗,你发什么疯呢?沈先生是特地把诺诺送回来的。”

    在林雪落看来,沈连城只是做了一个大好事儿。所以她便很不理解封行朗的怒意何来。

    “雪落,你先抱着诺诺进去吧!这种暴戾的场面,别让孩子看到!”

    温声似水劝说雪落的,竟然是沈连城。这关爱的语调,俨然比正想施暴的亲爹还亲啊。

    “妈咪,他们男人之间的战争,还是让他们男人自己解决。我们先进去吧。”

    小家伙立刻顺着沈连城的意思催促道。他着实害怕自己的撒谎又撒谎被现场拆穿,便想办法先支开更好糊弄的亲亲妈咪。

    雪落着实厌恶这种暴戾的场面,因为她实在是深受其害。

    于是,她怨怒的瞪了封行朗一眼,便抱着儿子林诺先行进去了培训中心。

    留下了更为戾气的封行朗!

    这白痴女人眼里还有他吗?

    “沈连城,老子警告你:离我老婆孩子远点儿!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封行朗满满的凌厉气焰,他实在受不得有男人对他的老婆孩子如此的亲近。

    他想狠揍沈连城一顿,但却被严邦束缚住了双臂和腰际。

    “林雪落只是你的前妻!”

    沈连城悠声一句。似乎并不畏惧封行朗的厉气。

    “即便是我封行朗用过的垃圾,你都没资格去碰!”

    封行朗挣扎开严邦的束缚,冲上前来想再揍沈连城时,却又被严邦再次的紧紧兜抱住。

    “你这话真应该让你前妻听到!说明她跟你离婚是离对了!”

    沈连城再次挑衅一句。

    也恰恰验证了雪落的那句话:这有钱的男人,都会夹带一些变异的因子!

    “沈连城,你个狗东西找死是么?赶紧给老子滚蛋!再不走,老子就对你来个双打!”

    满嘴粗言厉语的,是严邦。他在以他自己的方式对沈连城下驱赶令。

    严邦在申城贵胄之中的知名度还是极高的。似乎沈连城也不想去惹像严邦这样的狠角色,便识时务的钻进自己的奥迪车里离开。

    “你它妈的脑子进水了?你老勒着我干什么?”

    再次被严邦束缚住腰身的封行朗,着实的恼火。

    “你这身体还没好结实,还不是担心你吃亏挨打嘛!”

    严邦悠然一声,他挺享受紧抱着封行朗的那种充实的感觉。

    “怕我挨打,你也应该抱着那个混蛋让我好好打他啊!”

    这才是正常的逻辑。

    “你个二傻子!”封行朗愤怒难平的又谩骂了严邦一句。

    可严邦为什么只抱住了封行朗,而让沈连城成功的逃脫了呢?

    为什么呢?

    或许只是严邦心里清楚。

    “你滚走吧!我要进去找我老婆孩子了!”

    封行朗朝着奥迪驶离的方向扫了一眼后,便转身朝培训中心走去。

    其实这一刻的封行朗,每走一步,身体里都会反馈疼痛。

    断了的肋骨,出血的内脏,都在叫嚣着它们的伤情和痛楚。

    看着步伐踉跄的封行朗,严邦还是忍不住上前来搀扶了他一把。

    他跟丛刚不一样,他对封行朗热血,可丛刚却能对封行朗理智。

    “你真把我当你大爷呢?不关心我会死么?”

    封行朗回头来赏了严邦一记冷眼,“要不是嫌你长得丑,年龄大,收你当干儿子也不错。”

    随意的调侃,只是想冲淡躯体上的疼痛感。

    给沈连城的那记勾拳,想必是让封行朗二次受伤了。

    门外,封行朗甩开了严邦的搀扶。

    “能让我有尊严的自己走进去找老婆和孩子吗?”

    严邦默了一秒,“行!那我在楼下车里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