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62章 蓝悠悠是你心爱过的女人?

第662章 蓝悠悠是你心爱过的女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回眸瞪了严邦一眼,抿了一口红酒来平息自己有可能已经波澜起伏的心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邦,你有过心爱的人吗?”封行朗问。

    “有啊!你不就是么?”严邦半调侃的回应。

    “我只是你大爷!你只用孝顺我就行了!”封行朗再次赏了严邦一记冷眼。

    严邦将一块蘸酱后的三文鱼塞进了封行朗的嘴里。

    “蓝悠悠……是你心爱过的女人?”严邦随口问上一声。

    封行朗默了一会儿,“她现在只是我大哥心爱的女人!”

    “你们兄弟俩感情还真够铁的啊!这弟弟睡过的女人,大哥接着睡……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严邦纯属调侃,并没有任何恶意。只在听在封行朗的耳际,却着实刺耳。

    封行朗想揍上严邦一拳头,可却力不从心得利害。

    心绪凌乱得很,封行朗再次回到了庥边,静静的看着睡得酣然封团团。

    小可爱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有着白皙剔透的皮肤,长长的睫毛,像洋娃娃似的惹人疼爱。

    “别看了!再看她也成不了你封行朗的女儿!”

    严邦摊开大掌,在封行朗的后背上一抚而过,“是不是在后悔当初没用自己的小科蚪?”

    “邦,你怎么不要个孩子?”

    默了一会儿,封行朗突然饶有兴趣的问,“至少将来也能有个人给你养老送终!”

    “要孩子干什么?我最烦小p孩子了!老家伙生了我,也没见我替他养老送终啊!”

    严邦的生活态度,实在让人不敢苟同。

    “难不成你还真想暴死街头?”封行朗微蹙着眉宇。

    “不是还有你么?你会替我收尸的!”

    严邦替封行朗理了一下滑落在肩下的睡袍。

    “你树敌那么多,他万一你死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还怎么替你收尸啊?”

    封行朗对严邦处处以暴制暴的行事作风并不认同。劝也劝过了,但严邦向来我行我素。以命搏命,在刀刃上嗨习惯了。

    “没谁有那么大的胆儿!如果真有,我一定会先下手为强的!”严邦不以为然道。

    “那丛刚呢?”封行朗冷声问。

    严邦刚毅的俊脸瞬间冷凝。

    封行朗扬动了一下眉宇,不紧不慢说:

    “我可以跟你打保票:如果丛刚有心想弄死你,你严邦一定逃不掉!”

    “是吗?那就让他试试吧!我严邦接招就是!”严邦狠厉。

    “行了!你它妈的就不能跟低调一点儿么?得饶人处且饶人!你非要对丛刚赶尽杀绝么?”

    封行朗怒了,“你一而再的派人追杀他,你以为我不知情?”

    严邦嗤声冷哼,“看来,你挺中意他的!”一字一顿,满是杀气腾腾。

    “放过丛刚,就等于放你严邦自己一条生路,懂么?”封行朗清冷着声音。

    “你封行朗越是不想他死,他就越得死!在我严邦的地盘上,我就不信他丛刚能上天入地!”

    严邦额头上的青筋都随之暴起。

    “你就当他是我封行朗养的一条狗,还不行吗?你想弄死了,好歹也顾及一下我这个主人的面子,成么?我的严大刽子手!”

    封行朗不知道严邦对丛刚的愠怒从何而起。

    当然了,严邦想在申城弄掉个把人,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一句‘看他不顺眼’就足够了!

    “我会重新帮你找一条狗的!”

    严邦冷哼一声,一口气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便转身离开。

    封行朗微微幽叹一声:因为他觉得严邦这是在自掘坟墓!

    丛刚要远比他严邦想像中的难对付!这一点儿是毋庸置疑的!

    ******

    夏家。

    “为什么我跟我亲亲妈咪要睡阁楼里啊?又欺负我亲亲妈咪是不是?”

    夏家因为有了林诺小朋友的存在,而变得活跃起来。这种活跃并不是说吵吵闹闹,而是一种说不出的趣味感。

    在佩特堡,他就是小爷,是河屯最最宠爱的义子。我行我素,一人之下,众义子之上。

    “因为我大女儿和大女婿今晚要回家住!小东西,你就乖乖的睡阁楼吧!”

    女儿夏以琴的回娘家,让温美娟今天的心情看起来还算不错。

    “雪落啊,你看好你的宝贝儿子,别让他到处乱窜乱蹦的。还有啊,今晚家里有贵客,你让你儿子说话客气点儿,别跟个没家教的野孩子一样!”

    温美娟叮嘱着雪落。

    “知道了舅妈。等诺诺一会儿吃饱了,我就带他上楼去。”

    雪落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他们母子俩今晚的晚饭。

    在佩特堡,只有他林诺吃剩下后给别人吃的份儿;哪有像今晚这样连餐桌都不让他上的?

    “老巫婆,你骂谁是野孩子呢?我有亲爹和亲妈的!”

    小家伙一听温美娟说他是‘没家教的野孩子’,他就来气。

    或许小家伙确实没家教了那么一丁点儿,但至少他不是野孩子啊!

    “呵!你亲爹都不要你了,你不是野孩子是什么?”

    温美娟还真跟才5岁的林诺小朋友吵上瘾了。

    “我亲爹没有不要我!等他的伤一养好了,他就会来接我跟亲亲妈咪离开这个鬼地方的!”

    小家伙戾气的咆哮了起来。冲上前去就用自己的小脑袋和肩膀去顶撞温美娟的老腰。

    “诶哟!”

    温美娟一个措手不及,被小家伙的撞了个趔趄,狼狈不堪的摔倒在了地毯上。

    “诺诺!不许对舅姥姥没礼貌!快道歉!”

    雪落急了,也怒了。将晚饭放在茶几上,就来捞住儿子林诺,在他的小p股上来了一巴掌。

    “我就不道歉!是她先对我没礼貌的!”

    小家伙犟犟的嚷嚷道。

    “妈……妈……你没事儿吧?”

    刚一踏进家门,就看到亲妈温美娟摔倒在了地毯上;夏以琴连忙上前来搀扶。

    “小兔崽子,你找死!”

    恼羞成怒的温美娟捞起鸡毛掸子就朝林诺小朋友抽过来……

    可鸡毛掸子没抽在小家伙的身上,却抽在了女婿沈连城的手背上,顿时肿起了一条红痕。

    而林诺小朋友则被他稳稳的兜在臂弯里。

    “妈,小孩子淘气,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吧。”

    温和的声音,如暖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