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60章 极致的爱,无尽的恨

第660章 极致的爱,无尽的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很不适应的羞了个大红脸,本能的推开了想抱住自己的封团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诺诺哥哥,团团这么可爱,你不喜欢团团吗?”

    封小公主似乎有点儿小委屈。或许在她才四岁的人生阅历里,大家都会宠她疼她到不行。

    “你一个女生,怎么可以乱亲别的男生呢。”

    小家伙似乎想教育太过不矜持的封团团。

    “你是我哥哥,不是外人啊”封团团再次上前来抱住了林诺小朋友。

    “好了,别抱了!我不是你哥哥!你亲爹是封立昕,我亲爹是封行朗,我们不是一个爸爸生的,也不是一个妈妈生的!”

    林诺小朋友并不讨厌封团团,但是却不太喜欢她霸占着自己的混蛋亲爹封行朗。

    “封行朗也是我papa啊!我有两个papa!”封小公主并不认可林诺小朋友的话。

    “跟你说不清楚!”

    林诺似乎也懒得跟比他还小的封团团磨叽。

    “团团,你诺诺哥哥说得对:我不是你亲爸爸,封立昕才是你的亲爸爸!而我,是诺诺的亲爸爸。”

    封行朗俯身过来,半蹲在地面上;当着儿子林诺的面儿,跟才四岁的封团团讲着她有可能还听不懂的事实真相。

    封团团眨巴了几下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小委屈的问道:

    “papa,你为什么不当团团的papa了呢?是不是因为你要给诺诺哥哥当papa?”

    小可爱以为:封行朗是因为要给诺诺哥哥当爸爸,所以才不愿做她的爸爸。

    才四岁的小可爱,对什么血缘关系并不懂。只会觉得封行朗不爱她了,或是更爱诺诺哥哥了。

    “团团,你只要知道:你是蓝悠悠跟封立昕的亲生女儿。我只是你的叔叔。”

    似乎挺难跟一个才四岁的孩子去解释血缘关系上的事实真相的。

    “papa是不想给团团当papa了,而是要给诺诺哥哥当papa了,是不是?”

    小可爱依旧停留在她自己的理解层面上。

    “对!从今以后,你只能叫封立昕papa!叫我叔叔,或是叔爸。”

    封行朗并没有继续解释。因为小可爱还小,任由他怎么解释她也理解不了。所以,封行朗便用小可爱能理解的方式肯定道。

    封团团眨巴了几个泪眼,泪水便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刷刷直掉。

    “团团不难过!叔爸依旧会爱着团团的!”

    封行朗抱起了哭哭啼啼的团团,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

    林诺小朋友只是静静的聆听并注视着。虽说他也不想亲爹弄哭小团团,但小家伙还是觉得这回亲爹很帅很魅力。

    就像亲爹自己说的那样:亲爹的魅力,无与伦比!

    “团团不哭了,诺诺哥哥也喜欢你的!你还可以叫我亲爹叔爸的。”

    小家伙不拘小节的大方道。

    这一说,着实让封行朗心头一暖,“臭小子,你终于肯承认我是你亲爹了?来,再叫一声听听!”

    “美得你!在你重新追到我妈咪之前,我是不会叫你亲爹的了!”

    小家伙小傲娇的说道。

    “嗯,为了你能迟早叫我声亲爹,我也会加把劲追你亲亲妈咪的!相信亲爹!”

    封行朗弯身过来,想将儿子林诺一起抱进怀里,“咳咳……”估计是用力过猛,封行朗重咳了两声;严邦立刻将他怀里的封团团给接了过去。

    ******

    自从林雪落母子回到申城之后,蓝悠悠这段时间总会心神不宁。

    准确的说,在封行朗将她送给邢三,以交换回他自己的儿子林诺时,蓝悠悠的一颗心就已经四分五裂了。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蓝悠悠将过去重新捡拾起来,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倒带着。

    要不是因为女儿团团,蓝悠悠觉得自己应该跟封行朗一起下地狱去了!

    极致的爱,无尽的恨,蓝悠悠的天平已经迷失了它本应该坚守的方向。

    封立昕酝酿了整个白天,在晚上八点的时候,才赶回了封家。

    蓝悠悠坐在客厅里,正在画板上勾勒着一款珠宝的草图。她设计珠宝首饰,不为事业,也不为金钱,只是自己的一种喜好。

    或许在她看来,只有珠宝才能永恒。要比脆弱的爱情坚实多了!

    封立昕站在客厅里,静静的看着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

    这么多年了,如此柏拉图式的爱情对一个男人来说,肯定是累心的。

    蓝悠悠抬起头来,只在封立昕的身后扫了一眼,“团团呢?她早上不是跟你一起出门的吗?”

    “我把团团送去了行朗那里。今晚不会封家住了。”

    封立昕跟蓝悠悠说了实话。

    ‘吧嗒’一声,蓝悠悠将手里的画板拍在了跟前的茶几上。

    “封立昕,团团可是我蓝悠悠的女儿,你凭什么做我的主?”蓝悠悠瞬间便怒了。

    封立昕缓身在蓝悠悠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静静的看着蓝悠悠。

    微顿片刻,他才提息开口道:“悠悠,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我不想听什么故事!你赶紧的去把团团给我接回来!”蓝悠悠冷声。

    “从前,有个弟弟,他很顽劣,他敌视每一个试图亲近他的人……”

    封立昕并没有因为蓝悠悠的拒绝而闭口,而是平静的继续着他的故事。

    “其实没人知道,这个弟弟其实本性并不坏!他义气,他坚韧,他像刺猬一样扎疼着一切想靠近他的人或物……他不需要哥哥施舍给他的可怜和同情!但他却能替哥哥打架,打得头破血流……”

    蓝悠悠慢慢的安静了下来,静静的聆听着这个故事。

    “再后来,这个弟弟为了让生无可恋的哥哥对这个世界有所留恋,他便想到了一个邪恶的主意,要给哥哥重新寻找一个精神支柱……”

    封立昕微微停顿,伸手扯了扯颈脖上的领带,似乎想让自己的气息更加的流畅。

    “于是,弟弟让哥哥中断了三个月的治疗,从哥哥身体之中取出了小科蚪,注入进了哥哥心爱的女人的身子之中……十个月之后,那个女人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成了兄弟两人当时共同的精神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