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56章 你谁啊?别动我!

第656章 你谁啊?别动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混蛋亲爹跟你说:他一个月就能把我追到手?”

    雪落贝齿咬得咯咯作响。

    “是啊!我也觉得混蛋亲爹有点儿嚣张!”

    小家伙撅了撅嘴,“妈咪,要不我们给他增加点儿难度,让他追上三个月,好不好?”

    这父子俩完全把她林雪落当成了消遣对象了?还一个月不行,就来三个月?当她林雪落什么啊!

    “我要让封行朗那个混蛋三年都追不到我!”

    雪落任性的赌气道。那模样,像极了撒泼中的顽童。却满染着这些年来的困苦和隐忍。

    有些气急的雪落怨怒的朝夏家疾走而去;小家伙连忙撒腿追了上来。

    “亲亲妈咪,三年要好久好久的……封行朗身体又不太好,他会累坏的。三个月行不行啊?”

    小家伙边撒娇边卖萌的牵住了雪落的手,一个劲儿的替亲爹封行朗求情着。

    “不行!林诺,你现在可是跟亲亲妈咪是一伙儿的!怎么可以帮着你混蛋亲爹说话呢?你这个小白眼狼!”

    虽说是训斥的话,可言语中却泛着宠爱和丝丝的甜意。

    “我当然跟亲亲妈咪是一伙的了!”小家伙连忙卖乖的说道。

    这些年来,夏家并不消停。

    先是夏正阳跟老婆闹离婚;

    然后是夏以琴在婚礼上被人扇耳光骂称为‘小三上位’;

    接着又是夏以琪意外怀一孕,自己药物流一产时大出血,闹得满城风雨;

    雪落牵着儿子的小手刚刚踏上夏家别墅的台阶,便听到舅妈温美娟破口大骂二女儿夏以琪。

    “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整天就知道跟那些不三不四的混混儿乱搞男女关系!竟然还倒贴那些小白脸?我们夏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妈,你太抬举我了!给夏家丢脸的人不是我,是你在外面乱搞二之奶的丈夫夏正阳!还有你的宝贝大女儿夏以琪!小三上位,丢脸丢到太平洋了!”

    雪落没想到:时隔五年之久,夏家母女之间的口水战并没有消停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

    雪落的步伐顿在了原地,有些犹豫不决:自己应不应该把儿子林诺带回这种环境下生活!

    正踌躇不前之际,雪落听到别墅里传来摔砸东西的声音,然后是舅舅夏正阳的厉吼。

    林诺小朋友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心理,反而很好奇的先行走进别墅里一探究竟。

    “诺诺……”

    雪落轻呼一声,急忙追了进去。一把拉住了初生牛犊不怕虎似的儿子。

    于是,林雪落母子便出现在了夏家人的视线当中。

    “吆喝,这不是封二太太吗?是什么风把你吹回夏家来偷听墙角了?”

    对于林雪落,夏家二千金夏以琪就从来没有客气过。

    “你就是那个欺负了我妈咪二十多年的小巫婆吧?”

    林诺小朋友是戾气的。尤其是在别人试图欺负他亲亲妈咪的时候。这是弓弩不在手边,不然小东西早就对夏以琪不客气了。

    “小p孩子,你谁啊?林雪落是你妈?你是林雪落的儿子?”

    夏以琪并不讨厌孩子,但却讨厌林雪落。曾经在封家受辱过,夏以琪一直耿耿于怀。

    “雪落?你回来了?”

    多年不见,在看到外甥女林雪落时,夏正阳还是满怀慈爱之意的。毕竟雪落是他亲妹妹的女儿。

    “舅,舅妈。你们……好。我,我想……我想带着诺诺在夏家住一阵子。”

    雪落说得其实挺难为情的。

    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却还无法自力更生,竟然带着儿子回舅舅家蹭吃蹭住。

    夏正阳立刻迎了上来,伸手想摸林诺小朋友的头,“雪落,这是你的孩子?”

    “你谁啊?别动我!”

    河屯养大的孩子,对陌生人都会怀有一定的敌意。小家伙条件反射的打开了夏正阳的手。

    “诺诺,不许没礼貌!快叫舅姥爷!”雪落温斥着儿子林诺。

    “舅姥爷是什么爷啊?他看起来还没我义父老呢!我不叫!”

    小家伙的任性,并非一日之寒。他瞪着夏正阳,就是不肯叫他。

    “哈哈哈哈……这小犟种,舅姥爷喜欢!”

    夏正阳重男轻女的思想,俨然已经根深蒂固了。他打心眼里喜欢犟犟的林诺小朋友。

    “雪落,你这些年带着孩子,都去哪里了啊?怎么连个电话都不打回来呢?上次听说你回封家了,我去找你时,却又说你离开了。”

    夏正阳将外甥女林雪落拥在了自己的怀里,“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舅舅怎么向你死去的亲妈交待啊!”

    除了儿子林诺,夏正阳俨然成了雪落唯一的亲人了。雪落在舅舅夏正阳的怀里忍不住的失声哽咽。

    “雪落啊,你带孩子回来住,怎么封行朗也不送送你们母子俩啊?”

    鉴于雪落封家二太太的身份,舅妈温美娟还是给面子的。

    “舅妈……我跟封行朗已经,已经离婚了。”雪落答得涩意。

    “什么?你跟封行朗离婚了?”

    惊讶的,不仅仅有舅妈温美娟,还有舅舅夏正阳,以及夏以琪。也包括一直沉默寡言坐在沙发上看好戏的夏以书。

    “雪落,离婚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跟舅舅商量商量呢?”

    “还有啊,你离婚分割了多少财产啊?可千万不能便宜了封行朗!”

    面对舅舅和舅妈的轮番盘问,雪落一直缄默着。

    “你们烦不烦呢?我妈咪跟我亲爹是假离婚!三个月之后,他们会再复婚的!”

    感觉到妈咪的伤感,小家伙替亲亲妈咪挡掉了这些喋喋不休的烦人问话。

    “什么假离婚呢?雪落啊,你被封行朗给骗了!他肯定是外面有人了!对了,就是那个叫蓝悠悠的,都鸠占鹊巢了!而且还给封行朗生下了个女儿!”

    “你到是跟我说说:你究竟分得了多少财产?”舅妈温美娟紧声追问。

    雪落深呼吸一口,“我是净身出户的!我只要了诺诺的抚养权。”

    “天啊……林雪落,你这个大傻子!竟然被封行朗一毛不拔的就给打发了!”

    舅妈温美娟呼天抢地了起来。

    夏正阳面带怒意的站起身来,“不行!我要替你们母子俩向封行朗讨回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