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44章 有亲爹出马,保证你妈爱我到不行!

第644章 有亲爹出马,保证你妈爱我到不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你亲妈说什么?”

    封行朗浓郁的剑眉不满的上扬。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亲亲妈咪说:她已经——不——爱——你——了!”

    为了表示强烈的强调,小家伙一字一顿的在亲爹封行朗的耳际,用吼的方式重复了一遍。

    随后,小家伙又同情式的补充一声:“封行朗,你要完蛋了!”

    “切……切!”

    封行朗不以为然的冷切两声,“你妈咪这叫欲擒故纵,懂么?”

    “不懂!”小家伙直言不讳,“反正妈咪要是不爱你了,我也不能爱你的!”

    “放心吧,等亲爹我一康复,就立刻出马;会把你妈咪治得服服贴贴。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身之下说她爱我,完全停不下来!”

    在封行朗看来,女人说出‘不爱他’,完全就是欲擒故纵的矫情表现。

    那个白痴女人为他付出了多少,封行朗又岂会看不到呢。他当然也知道女人受委屈了,哄哄就完事儿的。

    “你就吹牛吧!”

    虽然觉得混蛋亲爹在吹牛皮,但小家伙还是很爱听。觉得亲爹还是很的魅力的。

    “有亲爹一出马,保证你妈咪爱我到不行!”

    封行朗依旧一副邪肆的模样。对林雪落,他是势在必得。

    “但愿如此吧!”

    小家伙当然也希望亲亲妈咪能够重新爱上混蛋亲爹。那样他就可以一起拥有有亲爹和亲妈了。

    多么美好的事情!那是小家伙一直希冀中的完整之家。

    父子俩滚在一起亲昵着;小家伙第一次肆无忌惮的享受着亲爹封行朗的父爱:可以把他的头发揉成鸟窝状;可以在他脸颊上吧唧出一排排牙印。

    “诺诺,你亲爹还受着内伤呢!”

    隐忍了半个多小时后,丛刚才温清的开口,“你这么折腾他,虽说死不了,但他会很疼。也会延长你亲爹的康复时间!”

    听丛刚这么一说,小家伙立刻乖乖的从亲爹封行朗的身上爬了下来。

    “丛刚,你干什么呢?老子是死是活,管你个毛线事儿?你是在妒忌我有亲儿子疼么?”

    封行朗蛮横起来,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

    而丛刚正好就不是一般人,所以也有受得了。

    “是!我妒忌!妒忌得想把你丢进佩特堡,让河屯去制干尸!”

    丛刚的话则更加欠揍。

    以封行朗的暴脾气……

    然而,这一回封行朗却没有暴戾而起,而是深深的凝视着丛刚那张不咸不淡的脸。

    良久才淡声一句,“丛刚,你够了!”

    “晚上想吃点儿什么?”

    丛刚立刻换了个话题。因为他读到封行朗眼眸深处的凄厉之意。那是无法触及的疼点。

    长臂一勾,封行朗再次将怔怔看着他们对峙的儿子诺诺兜在怀里。

    “告诉亲爹:亲亲儿子今晚想吃什么?”

    小家伙偏了偏小嘴巴,怔怔的回头去看丛刚。似乎惊骇于丛刚刚刚的话:让义父去制干尸?是什么意思?义父又要为难混蛋亲爹了吗?

    “诺诺,你用不着怕他!他就是个纸老虎!”

    封行朗以为儿子的静默,是因为惧怕凌厉的丛刚。

    “丛刚,快过来让我儿子揪一下耳朵!”

    为了能让儿子宽心,封行朗竟然向丛刚提出了这般无厘头的要求。

    丛刚默声扫了他们父子一眼,便转身去了厨房。

    “瞧见没有:一个只会洗衣做饭的男人,最怂了!所以,你完全不用害怕他的。”

    在封行朗看来,贬低丛刚,只是为了让丛刚看起来更有亲和力。

    小家伙默了一会儿,才面容严肃的问:“封行朗,我义父还要把你做成干尸吗?”

    干尸,一个听起来就让人感觉到惊悚的词。

    封行朗的神情也跟着一起冷凝了下来,他轻轻抚触着儿子的小脸,柔声道:

    “放心吧,亲爹不会再给任何人伤害我们一家三口的机会!”

    小家伙微微点了点头,朝着厨房方向瞄了一眼。

    “封行朗,你可不可以对那个丛刚叔叔好一点儿?”

    “为什么?”封行朗饶有兴趣的问。

    “因为我觉得他很厉害!他能打败义父保护你!”小家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封行朗先是微怔,随后便温情的笑了,“你才多大点儿的东西,竟然就知道收买人心呢?!”

    这点儿,还真随了他封行朗!

    “不过你到是说说:凭什么你会觉得丛刚能打败你义父?”

    虽说觉得只是儿子的童言无忌,但封行朗到是感了兴趣。

    在申城,严邦的地盘上,他的人都围攻不了河屯,一个丛刚就可以打败河屯了?

    再加一个卫康?

    或许,还有其它许多个卫康……只是他封行朗不知道罢了?

    封行朗的眼眸冷意了起来,越发觉得这个丛刚并非他想像中的那么单纯。

    自己竟然会认为丛刚是单纯的?

    难道他封行朗也会看走眼?

    “我觉得我在小黑屋里见过他……”小家伙陷入了冥思苦想中。

    “小黑屋?什么时候?他也被你义父锁住的么?”封行朗紧声问。

    小家伙摇了摇头,“是你被义父锁在小黑屋的时候。”

    “在佩特堡里?”

    “不是。是在海边的那个小黑屋里……不过我还不能肯定见到的人是不是他。”

    小家伙决定不去想这个伤脑筋的事了。

    可封行朗却着实一怔:丛刚竟然去过浅水湾的别墅?而且还进去过地下室?

    有这么诡异么?他怎么没感觉到?

    一盘精美的意式黑椒牛柳烩面送至林诺小朋友的面前,小家伙立刻口水直流。

    “封行朗呢?他没有吗?”

    小家伙吧唧了一口美味之极的烩面后,才发现:牛柳烩面只有两份儿,他跟丛刚人手一盘子。

    “你亲爹是内伤,吃不了这么重口味的东西!”丛刚淡声。

    “吃了顶多伤身;但不吃却会伤心!会死人的!赶紧的把你手里的那盘给我!”

    半侧在沙发庥上的封行朗想起身来夺,可刚一使劲儿,断裂的肋骨处疼得他一声闷哼。

    小家伙立刻放下叉子来扶住亲爹封行朗。

    又是一碗药膳送至沙发边的茶几上。

    “诺诺,你亲爹就交给你伺候了!他只能吃这个!”

    “要是你亲爹实在馋得利害,你可以喂他几根面条。多喂多伤,你自己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