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43章 不叫你亲爹,是怕你骄傲!

第643章 不叫你亲爹,是怕你骄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补偿?

    补偿什么?

    她们母子俩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还是被禁锢了的自由?

    “大哥,我想你误会了。 我也以为自己会对封行朗爱得刻骨铭心……可五年时间过去了,我真的发现自己已经不爱封行朗了。淡漠了,也没感觉了!”

    雪落的话,听起来像是发自肺腑的深邃;

    以至于袁朵朵都有一种疑惑:难道林雪落真的不爱封行朗,另寻到新爱了?

    “雪落,你别这么说。你那么关心行朗,为了他几乎拼尽了自己的生命……”

    “大哥,”雪落打断了封立昕的话,“我为封行朗奔波,只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诺诺失去爸爸。”

    “雪落,我知道你怨恨行朗;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既然是错,那我们就一起来纠正这个错误吧!”

    一个小时后,雪落拿着十万块所预支的儿子林诺的抚养费走出了封家。

    袁朵朵跟在她的身后,若有所思着。

    “雪落,你真的不爱封行朗了?”

    连袁朵朵都开始疑惑了。因为雪落说出那句‘不爱’时,格外的平静。平静得让人不得不以为她说的都是真的。

    “给你两万。先把银行欠下的两个月房贷还上吧。”

    雪落似乎并不想重复的作答那个无聊之极的问题。她将两叠钱交到了袁朵朵的手上。

    “给我钱干什么啊?这可是你儿子的抚养费,你寒碜我是不是?”

    袁朵朵又塞回了雪落的手包里。

    “朵朵,你就示回软,让我这个寄生虫帮你一回吧。你现在刚怀孕,头三个月要小心谨慎再谨慎,压根儿不可能去跳什么钢管之舞的!你就别跟我犟了!”

    雪落似乎也明白:袁朵朵执意要生下肚子里被强怀上的孩子,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善良,对生命的尊重和爱心,还有关键的一点,就是孩子的亲爹白默,是信上的那个孔雀男!

    这一回,雪落并没有矫情,而是识时务的放下自己的清傲,去封家预支了十万块钱的抚养费。

    这十万块钱对于封家来说,压根就是小菜一碟;而对于袁朵朵和她们母子来说,却是救苦救难的钱。能帮上自己的好闺蜜一把,雪落当然义不容辞。

    再说了,一直以来,都是袁朵朵在帮助她。

    “等我有钱了……就还你!”

    袁朵朵抚了抚自己依旧平坦的腹处,最终还是接受下了那两万块钱。

    她不能让银行没收了她的房子,那是她跟孩子唯一的港湾了。

    ******

    滚走了的丛刚又滚了回来。手里多了一碗药膳。

    封行朗侧眸瞪了丛刚一眼,冷声挖苦,“哟,你还自带‘滚回’的功能呢!”

    这话说得,简直能让人吐上一口血。

    只是丛刚并没有被封行朗的话给气着,而是坐在了封行朗的身侧,开始搅动并冷凉手里的药膳。

    “把这玩意儿拿走!不然我会扣你脸上!”

    封行朗知道这碗药膳是为他准备的。这下面蒸得已经够难受的了,要再吃这东西,他宁可饿死。

    “你不但扣不到我脸上,而且还必须吃掉!因为胳膊拧不过大腿!不信你试试!”

    “狗东西,你动我一下试试!”

    丛刚的话,气得封行朗一阵血气逆行。

    僵持之际,丛刚接到卫康打来的电话。哼应了两声后,便挂了。

    “接到我老婆孩子了?”封行朗欣然的问。

    “只接到了一个!别一个说累,不想来!”

    丛刚一边说,一边将盛着药膳的勺子喂到了封行朗的嘴边,“猜猜是哪个?”

    封行朗一个挥手,便将药膳连同勺子一声拍砸在了地面上。

    “怎么只接了一个?卫康是怎么办事儿的?把电话给我!”

    丛刚赏了封行朗一记冷眼,不急不缓的将勺子捡起。

    “如果你不肯乖乖的把这碗药膳吃了,你连接来的那一个也别想看到!”

    微顿,丛刚又风轻云淡的补充上一句:“你什么时候吃完,什么时候见人!就这么着!”

    四目对视,透着一股清幽的诡魅之意!

    “要不,我把你送去御龙城,让严邦伺候你?”

    在缭绕的蒸汽下,丛刚刚毅的俊脸上再次密集上了薄薄的汗水。

    十分钟后,丛刚将最后一勺子药膳喂进了封行朗的嘴巴里。

    封行朗冷着一张俊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连一记白眼都懒得丢给一旁伺候着喂药的丛刚。

    随后,一块入口即化的清甜东西被送进他封行朗的口中。封行朗不爱吃甜食,可却第一次感受到了甜食的带给人身心上的愉悦。

    这才懒散的瞄了丛刚一眼,“去给我拿条裤子穿上。”

    “怎么,害羞了?”

    丛刚朝封行朗的腰际扫了一眼。那里覆盖着一条宽大的毛巾。

    “一来,我比你大;二来,我比你生猛,我用得着害羞吗?”封行朗嗤声。

    其实丛刚是知道原因的。在亲儿子面前,亲爹总要维护点自己光芒万丈的威严形象。

    丛刚拿来了一件宽松的,质地十分柔软的裤子;在掀开毛巾时,丛刚以藐视的目光一扫而过。

    “确实很生猛……跟条毛虫似的!”

    “……”

    “封行朗……封行朗……”

    小家伙已经被别墅外那酷毙了的外形给惊愕到了,再看到里面的花花草草时,那强烈的视觉冲击,着实让小家伙惊艳!

    担心小家伙受不得药物的熏蒸,封行朗已经被丛刚从蒸房里挪了出来。

    “臭小子,还不肯叫亲爹呢?”

    侧身兜住了飞扑而来的亲儿子,封行朗觉得自己这浑身的伤疼也减轻了。

    “不叫你亲爹,是怕你骄傲!到时候你又要抛妻弃子了!”

    小家伙像只小猎狗似的在亲爹封行朗的身上嗅了又嗅,应该是闻到了他身上浓浓的中草药味儿。

    一句抛妻弃子,说得封行朗一阵黯然神伤,无言以对。

    封行朗凌乱的在儿子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紧紧的抚贴着小东西。

    “你妈咪怎么没来?跟我玩矫情呢?”

    小家伙欢快的神情瞬间一默,扁了遍小嘴巴,蔫蔫的。

    “你不要指望亲亲妈咪来看你了!因为妈咪说了……她已经不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