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38章 我不喜欢被人打扰!

第638章 我不喜欢被人打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咪……妈咪……”

    等在佩特堡的大门处的林诺小朋友,在看到妈咪正搀扶着混蛋亲爹封行朗走过来时,便飞奔上前来,帮着妈咪一起搀扶住满身伤痕的亲爹。

    这是雪落强烈要求下的所得。

    雪落怒了,也累了。

    “诺诺……”

    封行朗的手臂低垂着,已经使不出多余的力气;只是努力的想将自己的亲儿子兜在自己的怀里。

    “诺诺,混蛋亲爹还活着,高兴吗?”

    封行朗诙谐的问,问得沙哑。或许他不想让这样的父子重逢变得悲壮凄惨。

    “高兴!”

    小家伙紧紧的抱住亲爹封行朗的腰,将小脸埋在亲爹的腹处。

    “走,咱们回家!”

    封行朗并没有去询问,也没有去质疑:为什么他的离开,河屯没有阻拦。

    从挪出祭祀室的那一刻,他都没有回头过。只是一直一直的往前走。

    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天空变成了浅蓝色,很浅很浅的。

    水天相连的地平线上,由淡青变为淡黄色,渐渐又由淡黄变为绯红、深红、金红,转眼间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慢慢儿扩大了它的范围,加强了它的光亮。紧接着金光四射,跃出一轮朝阳!

    封行朗一家三口沐浴在晨曦里,相互搀扶着,朝佩特堡的大门外走去。

    在看到接应的卫康之后,雪落才如释重负。

    在临行上车的那一刻,林诺小朋友突然转过身来,对着佩特堡里的人挥了挥自己的小手。

    自始至终,封行朗都没有回过头。

    丛刚一直没有出面露脸。

    当卫康将奄奄一息的封行朗交到丛刚手里时,封行朗本能的想伸手去抽上丛刚一耳光,可却乏力的变成了贴抚。

    “狗东西……你怎么才来?”气若游丝的责问。

    “你这不是还没死么?”

    丛刚冷幽默一声。并将封行朗平放在了改装后的气垫上。

    等妈咪雪落先上了车后,小家伙才肯被卫康抱了上来。

    清洗干净的手,在封行朗的身上抚游着,以检查具体的伤情。

    “疼就哼一声。”那是丛刚的手。

    “呃……”丛刚的手刚触及封行朗的一处伤口,他便疼得一声闷哼。

    小家伙连忙冲上前来用自己的一双小手紧紧握住了丛刚那只弄疼他亲爹封行朗的手。

    “你是谁啊?为什么要弄疼他?”小家伙很不友好的问。

    “心疼你亲爹了?”

    丛刚笑了笑。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小家伙,可小家伙却是第一次见到他。

    “我是你亲爹可以将他自己的生命托付给我的人。”

    这样的解释,足够说明他跟封行朗之前的关系铁到什么程度。

    不但封行朗信任丛刚,就连林雪落对丛刚也是十二分的信任。她知道:封行朗到了丛刚手里,就等同于平安无事了。

    林雪落脸上的泪痕似乎还没有完全干涸。随着越野车的开动,她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看她跟儿子林诺居住了五年之久的佩特堡。

    这一切的一切,岂止一个‘心酸’能形容概括的!

    “丛刚……照顾好她们母子……我……我真撑不住了……想睡会儿。”

    透支了他所有的体力,也透支着他的生命,封行朗真的很想沉沉的睡去。

    “你敢睡,我就把你老婆孩子丢下车!”

    丛刚的一只手护在封行朗心脏处。

    “賤……賤人!”

    “你这都快断气了,还有兴致骂我呢?”

    丛刚的手,时不时的在封行朗的颈动脉处轻拍一下,不知道是在防止他睡着,还是预防他断气。

    而丛刚的目光,大部分时间却落在林诺小朋友的身上。因为林诺小朋友也一直看着他。

    “担心你亲爹会死吗?”丛刚问。面带着笑意。

    小家伙紧抿着小嘴巴,似乎觉得这个叔叔真的好奇怪,跟老十二他们都不一样。

    “放心吧,有我在,你亲爹死不掉的!”丛刚安慰着欲言又止的小家伙。

    “你这么利害……为什么不早点儿出手啊?”

    小家伙问得轻浅,似乎还不太确定丛刚好不好相处。但直觉告诉小家伙:丛刚应该是个很利害的人物。

    “害怕打不过你义父呗!”丛刚回答得幽默。

    “胆小鬼!”小家伙嘟哝一声。

    “那你究竟向着你义父呢,还是向着你亲爹呢?”丛刚又问。

    小家伙扁了扁小嘴巴,没吭声。

    看着丛刚娴熟的将抗生素扎进了亲爹封行朗的身体里,又挂上了维系生命的营养液,小家伙似乎这才相信:丛刚真的是亲爹封行朗可以将生命托付的人。

    接上药效的封行朗,呼吸变得平稳。沉沉的枕在丛刚的一条劲腿上睡去。

    “你真的打不过我义父吗?”

    小家伙似乎有些不甘心,便又问上一声。

    “怎么,你希望我把你义父打败?”丛刚不答反问。

    小家伙又默了。越发觉得丛刚高深莫测,好像能看出他的小心思似的。

    被关在儿童房里的小家伙,并不清楚过去的这十几个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义父就大发慈悲的放了自己的亲爹封行朗,而且还一并放了他跟亲亲妈咪。

    小家伙心想:要是有一个能打败义父的高手保护亲爹封行朗,那就再好不过了!

    ******

    直到踏上申城的这一刻,雪落的内心还是无法平静。

    来机场接应的房车,此时此刻就停在封家的小区门口。

    “封行朗伤得不轻。就他目前的状况来看,至少要昏迷48小时。是你带走他,还是让我带走?丛刚问。随后又冷声补充上一句:“我不喜欢被人打扰!”

    看着怀里睡着的儿子林诺,林雪落苦涩一笑,“我有儿子诺诺就够了。”

    不等丛刚下逐客令,雪落自己便主动的抱着儿子林诺下了房车。

    目送去林雪落母子进去了小区之前,房车才驶离。

    可雪落却停下了脚步。

    她知道:封家不属于他们母子。

    还知道:自己已经跟封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从自己将封行朗交给卫康的那一刻开始,她这个白痴女人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她又怎么会再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往封家那个火坑里跳呢?

    好在,他们母子俩现在终于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