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33章 !

第633章 !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缓兵之计,亦是河屯对小家伙并不太热情的状况的不满表达。

    在河屯看来:小十五在看到他这个义父时,应该是欢呼雀跃才对。而不只是追问他的亲妈。

    “十五当然也想义父的了……只是亲亲妈咪是女生,十五必须多想她一点儿。”

    小家伙并没有因为河屯的不快,还改变亲妈林雪落在他心目中的第一重要排序。对于一个才5岁的小p孩子来说,亲妈的地位,永远无人可以替代。

    “嗯!这个理由够充分!义父就原谅你对义父的怠慢了!”

    河屯打横抱起小家伙,一个回旋,便让小家伙骑上了他的肩膀。

    这个动作,曾经是小十五最喜欢的亲昵方式。总觉得自己骑在义父河屯的肩膀上,要比其他的义兄们高人一等。可以更好的任他狐假虎威。

    可今天骑在河屯的肩膀上时,小家伙并没有任何的欣喜,只是一个劲儿的朝着身后的盘山山路眺望着。多好几天没见着自己的亲亲妈咪了,小家伙想得都快哭了。

    “义父,你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把我亲亲妈咪一个女生丢在了申城?”

    小家伙小鼻子里呼哧着抱怨之气。

    被小家伙这么一责问,河屯到是有点儿无从作答。本想跟小家伙实话实说,可又不想小十五听到真相之后跟他闹腾。

    “放心吧,你十二哥陪着你妈咪呢。”

    说来说去,河屯还是不想让5岁的小东西伤心。然后哭哭啼啼的跟他闹。

    小家伙这才意识到:邢十二果然没有跟义父河屯一起来佩特堡。跟义父一同回来的,是一个陌生人。好像从没在佩特堡里见过。

    此人是邢十。邢二将他暂时留在了河屯的身边。

    邢十看着骑在河屯肩膀上的小十五,目光很淡。并不像其它义子那样,一看到小家伙,便会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

    “看什么看?你谁啊你?我不喜欢你,懂不懂?不许再盯着我看!”

    小家伙的无名之火来得着实的无厘头。或许只是想发泄一下自己没能见到亲亲妈咪的苦涩和伤感。

    邢十的目光挪开了,但依旧站在离河屯两三米距离的地方,并没有因为小家伙不友好的厉吼而远离。

    “十五,不许没礼貌!他是你十哥。”

    河屯将肩膀上的小家伙托抱了下来兜在怀里。

    不算介绍的介绍。

    “我没有什么十哥!我只有四哥五哥,还有八哥和老十二!”

    小家伙并不是不友好。只是觉得这个人的存在,对亲爹封行朗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晚餐,小家伙吃得并不多。只是拨动着碗里的米粒,却不肯吃。

    “你不是说喜欢吃米饭的吗?义父还特地请了中国厨子给你做的中餐。”

    邢八担心小家伙的软闹腾会引起义父河屯的不快,便上前来劝说着小十五。也算是提醒。

    “没见着亲妈,跟义父生气呢?”

    河屯放下红酒杯,问。

    小家伙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其实远不止这些:还包括河屯把亲爹封行朗锁在了暗室里。

    一直到现在,小家伙都没有开口去求义父河屯。

    “要不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就让老八带你去申城找亲妈,如何?”

    河屯一副妥协的口吻,“义父对你啊,总是这么的心软。”

    可小家伙却犹豫了。

    要是自己走了,亲爹封行朗怎么办?他还被锁在暗室里呢!

    相比较于能见到亲妈,混蛋亲爹的安危,也很重要。

    “还是过几天再说吧。我也不是很想妈咪的了。”

    小家伙有些违心的说道。并开始埋头扒拉着碗里的米饭,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这小东西,真跟个小人精儿似的,灵怪着呢。

    吃过晚饭之后,小家伙便开始紧锣密鼓的缠上了义父河屯。只要缠住了义父,想必亲爹封行朗也能暂时安全了。

    一双小巴掌,要河屯的后背上拍得啪啪作响。

    精健的后背上,被累累的伤痕覆盖着。

    河屯拥有着男人的刚毅、深刻、浑厚,满满的男人味儿。

    似乎在向世人述说:他河屯能有今天,都是从枪林弹雨中争取回来的。

    “义父,这么拍,你舒服吗?”小家伙吧唧吧唧的讨好着。

    “舒服……舒服极了!我家十五越来越孝顺了。”

    河屯享受着小家伙在他后背上乱折腾的小巴掌。身体舒不舒服另说,但这心里着实是舒心的。

    “义父,这些伤疤……还疼吗?”

    小家伙用小手抠了一下一条比较深的伤疤。早已经愈合,但看起来还是挺触目惊心的。

    “不疼!这些都是男人的勋章!”

    河屯沙哑着声音,像是舒服的快睡了。

    一个小时后,在河屯的感染之下,小家伙终于累趴在了他的后背上,酣然入梦。

    邢十二小心翼翼的将小家伙从河屯的后背上抱起;在河屯坐起身后,又将小家伙送进了河屯的怀里。

    河屯俯身亲了亲小家伙红扑扑的小脸,用粗粝的大手轻轻的蹭理着小家伙的黑亮的帅气睡发。

    “十二,这几天,你回避着十五。别让他看到你,不然小东西又要卯足劲闹腾了。”

    原来邢十二是跟河屯一起回的佩特堡。

    因为有些事情,必须避开小十五去做,所以河屯便让邢十二先行隐匿在佩特堡里。

    看来,河屯对小十五的溺爱,又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

    将睡着的小东西交给邢八之后,河屯才缓缓的离开了养生房。

    ******

    低沉的开门声,惊醒了原本就睡得很浅的封行朗。

    即便不用转身来看,封行朗都知道:河屯来了。

    似乎随着河屯的到来,不大的暗室里也随之带起了一阵幽寒之风。

    那是死亡的气息!

    “后悔主动送上门来给我当阶下囚了吧?”

    河屯的声音,带着王者胜利的傲然之意,“原本我还想让游戏的跨度更长久一些的……谁想你这么的迫不及待呢!”

    封行朗缓慢的转过身来,便看到背光而立的河屯。

    他看不清河屯的脸,只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轮廓,染在光亮里,像是从地狱来的撒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