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32章 很有意思的过程

第632章 很有意思的过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是先于林雪落两天回到佩特堡的。  .

    健壮猛悍的体魄依旧,只是刚毅脸庞上的容颜有着明显的憔悴。

    总的来说,河屯并不是个英俊的男人。他有着硬朗的男人线条,很显粗粝,属于男人中的男人。

    四五天没见着他的小十五了,加之老八一直说小东西闹腾着找亲妈,河屯回佩特堡的步伐就更快了。或许是身心都老了,而且心愿就快了结了,河屯便格外的注重他的小十五。

    偶尔,河屯在盯看着小十五的时候,也会诧然:小十五跟封行朗,父子俩的模样明明都像那个女人,可河屯却对封行朗恨之入骨,而对小十五却格外的偏宠。

    又或许河屯还沉浸在自己一个醒不来的梦里:想跟那个女人白头偕老,再生下属于他跟她的孩子。

    小十五,便成了河屯那个醒不来梦境的重要角色:他跟那个女人的‘孩子’。

    并且小家伙还是河屯给一手带大的。距离他跟那个女人的‘孩子’,也就更贴近。

    而封行朗就没那么幸运了。

    封行朗的存在时刻提醒着河屯:是那个女人背叛了他,并跟封一山生下的逆子、野种!

    封行朗的存在,就是那个女人背叛他河屯的证据!

    铁证如山的证据!

    更是赤倮倮的耻辱!

    他河屯一生的耻辱!

    所以,河屯一定要让这个‘耻辱’从他生命里消失。

    河屯自欺欺人的以为:只要这个耻辱消失了,他的仇恨也就能随之烟消云散了。

    这便是河屯为什么已经成了一个不可一世的枭雄,还要自降身份赶去申城,要为难一对无父无母的兄弟俩。

    过程也没让他太过失望:封行朗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对手。

    也就让河屯的报复之路,走得相当的刺激。很有意思的过程。

    但最终,他河屯还是赢了。因为封行朗已经成为了他的阶下囚。可以任由他宰割。

    在申城,还有那么点的顾忌;但在佩特堡,这里俨然是他河屯的小天地,他要封行朗大卸八块,就绝对不会少卸或多卸。

    ******

    佩特堡里,义兄四人排排队站等着。

    小十五的优先级向来都是最高的。他排在最中间,也在最前面。

    十五的身边站在邢八;在邢老四和邢老五,则左右各站一边。河屯不在佩特堡的时候,他们的任务,大部分情况下便是保护小十五了。

    “老八,你怎么知道我在暗室里的?”

    小家伙斜眼瞄了一下比他高的邢老八,有些不爽的嘟哝着问。

    “我一直都知道。”

    邢老八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十五,在他的头顶上抚了抚,“要是没有你八哥的成全,你觉得你会有机会见到你亲爹么?”

    这小东西,不感激他邢八也就算了,竟然还对他吹鼻子瞪眼的。

    “坏蛋!”

    果不其然,小家伙并没有领情,“一定是你把我混蛋亲爹锁在庥上的。我恨你!”

    “锁你混蛋亲爹……那是义父的意思!我只负责执行义父的命令。”

    相比较于邢老四和邢老五,邢八就墙头草了许多。他擅于在小家伙面前见风使舵。当然,必须在不违背义父河屯的指意之下。

    “胆小鬼!不只知道听义父的话!”

    小家伙厌弃的哼嗤一声。

    “你不胆小你上啊!等义父一回,你就命令他把你混蛋亲爹给放了呗!看会不会适得其反:义父一怒之下把封行朗给大卸八块了……也不说定!”

    邢八一边是在恐吓小家伙,一边也是在提醒小东西在义父河屯面前就谨言慎行。

    小十五瞪了邢八一眼,便不在说话。

    对于小十五和邢老八这叽叽喳喳的一大堆中文话,他们几乎听不懂。也无需听得懂。只觉得小十五要对邢老八更亲近一些。

    小家伙紧抿着小嘴巴顿了一会儿,又问:“老八,你不会把我进去暗室的事儿……去给义父打小报告吧?”

    “放心吧,八哥我不是那样的人!在自己的职责之内,能帮助自己兄弟的,就一定会帮。”

    瞧瞧邢八这话说得,要比唱的还好听。

    小东西当然不会知道:邢八之所以会成全他,是因为亲爹封行朗的以死相逼。

    因为邢八也拿不准:封行朗究竟会不会真自杀。不过封行朗的处境的确够糟糕的。

    为了不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麻烦,邢八最终还是从了封行朗的威胁。只要拖延到义父河屯回佩特堡,那就万事大吉了。也就没他邢八什么事儿了。

    “够兄弟!”

    小家伙用小拳头示好的打在了邢八的肚子上。

    这小东西,真好骗!

    邢八美滋滋的。智商斗不过他老子,但还是可以完全碾压他儿子的啊!

    这追求……

    “对了老八,你说义父会不会真要弄死我混蛋亲爹啊?”

    小家伙的眉宇伤感的拧蹙了起来。

    “很难说……得看你混蛋亲爹自己的造化了。”

    邢八微微叹息一声。他知道:封行朗这一回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即便插上翅膀,也飞不出佩特堡。而外面的人即便有翅膀,也完全飞不进来。

    “十五……十五……”

    伴随着引擎声的紧急制动,穹形的大门外传来了河屯雄浑且急切的叫唤声。

    “义父叫你呢。”

    邢八推了小家伙一把。似乎小家伙还沉浸在亲爹封行朗会不会死的伤感之中。

    “别让义父不开心。”邢八善言提醒道。

    “义父……十五在这里!”

    小家伙一应嚷声回应着河屯,一边拍了拍自己有些耷拉的小脸,强颜欢笑的迎了出去。

    义父固然重要,可亲爹更重要。更何况亲爹此时此刻还是个当阶下囚的弱者。

    在大部分情况下,人都会同情弱者。

    “十五……想死义父了!”

    河屯将飞奔过来的小家伙高高举起,狠狠的在小脸蛋儿上连亲了几口后,随后又紧紧的勒在自己的怀里。

    那紧实的双臂箍力,都快将小家伙勒得透不过气来。

    “义父,我妈咪呢?她怎么没回来?”

    小家伙突然发现:直到家仆把加长车开去车库里,都没见自己的亲亲妈咪下车。

    “就只知道想你亲妈,难道就不想义父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