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30章 该是雪落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第630章 该是雪落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雪落看到了丛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一个舍命相救封行朗的人。

    “你在找我?”

    丛刚问。声音淡清清的,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脫俗清净之气。

    并没有因为别人的着急如火燎而改变自己的行事方式,依旧一片不惊不怖不畏之气。

    “嗯!”雪落急急的点头,像是遇上了唯一能够解救封行朗且帮助自己摆脱困境的神祗。

    “丛刚先生,麻烦您把我送去佩特堡吧!再晚了,封行朗恐怕会撑不住的……”

    丛刚侧过头来,淡淡的看了一眼急切的林雪落。

    “我正好也在找你。”

    在商务车后排处的一个折叠式小吧台上,平放着一张地图。

    “这是佩特堡的地图。还是十年前的。你应该熟悉那里,比较一下现在的佩特堡,看看是否有过特别的改动。”

    雪落真是找对人了。原来丛刚已经打算去佩特堡救人了。连地图都准备好了。

    雪落探过头去看了几眼:密密麻麻的标记,以及佩特堡复杂的地形,雪落根本就从无看起。

    只是两三眼,她便从地图上抬起头来。

    “不用这么麻烦的。只要您把我送去佩特堡,我就有办法救封行朗了。”

    女人的话,让丛刚微微轻眯起了眉宇:自己都无法打保票,能平安无事的将封行朗从佩特堡里救出来,这个女人能行?

    “你有什么办法?”

    丛刚问,轻扬了一下剑眉,“你是决定给河屯下跪呢,还是跟他哭诉求饶呢?”

    一个柔弱的女人,想来应该不会用武力去解决。下跪和求饶,便是丛刚能想到的。

    雪落抿了抿自己的唇,欲言又止。

    事关封妈妈的清白,封行朗的名誉,还有河屯的面子,等等等,容不得她林雪落跟他人多说什么。

    再则,虽说那些主观上的臆想,雪落还是有**成把握的,但终究还只是纸上谈兵的推测。

    “反正我有办法救封行朗!而且这个办法,要比你强行潜入佩特堡救人来得容易。也更安全!”

    雪落还是选择没肯告诉丛刚。

    看着女人笃定的模样,丛刚深邃的眼眸浅浅的眯了眯。

    “如果你没有六成的把握……我必须好好考虑:带上你,会不会是一个累赘。”

    丛刚的声音很平稳。让人有种十分笃然的感觉,就像是靠在了一座永远不会倒塌的磐山后,给人以足够的安全感。

    雪落心间一喜,“丛刚,您真的有办法把我带去佩特堡吗?”

    听丛刚的口气,他自己应该是有这个能力去佩特堡的。只是还在考虑要不要带上她这个累赘。

    “有是有,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足够让我能带上你一起去佩特堡的理由。”

    要不是迫在眉睫,丛刚也不会亲自出马。

    早在两天前,丛刚已经让卫康带着‘封行朗被河屯押运至佩特堡’的消息去找严邦了。

    可严邦想尽了办法:出境被拦,偷渡被截;而他现在还被困在衙门里,无法活动。就更别说去佩特堡救封行朗了。

    不得不说,严邦为了封行朗,还真够拼的。一条胳膊不算,连命他都想搭进去。

    雪落犹豫不决的盯看着丛刚的侧脸。她在衡量:告诉丛刚的利和弊,究竟孰轻孰重。

    “你早说一分钟,或许封行朗就会少挨上60秒的打。”

    丛刚的这句话,着实说到林雪落的心尖儿上去了。她实在是太担心封行朗的安危了。

    雪落真的好害怕自己去晚一步,惨剧已经发生了……

    “其实我也只是推测:封行朗很有可能是河屯的……亲……亲生儿子。”

    雪落憋了好几秒,才将这个有可能救上封行朗一命的秘密告诉了丛刚。

    在外人看来,丛刚依旧是一副: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的淡定模样。但他微微蜷起的指关节,或多或少还是表达出了他内心的波澜。

    “说说你的依据。”

    因为丛刚知道:林雪落是个实诚的女人。她不会仅仅是捕风捉影,而是有了一定的依据。

    虽然说来话长,但雪落还是简明扼要的将一系列的因果关系从前到后的陈述给丛刚听了。

    其实雪落也想找个冷静且睿智的局外人,帮她分析一下。因为她也没有十成的把握。

    “这个理由很充分,足够救出封行朗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时间!”

    丛刚平声静气的说道。在他看来:已经拥有了十成的把握了。

    ******

    这是一架运送体育器材的直达航空飞机。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体育赛事在和平年代以及和平的国度里,它都拥有着较高的优先级。

    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要比预期的还要快上一两个小时。

    一路上,丛刚都陪在林雪落的身边,跟她一起藏身在体育器材的货物箱里。

    飞机刚刚抵达普雷斯顿,就有货车来接应。

    货车行驶了二十分钟后,丛刚又带着林雪落换上了一辆越野车。飞速前往去佩特堡的路上。

    这一步步细致精心的安排,衔接得简直天衣无缝。雪落着实佩服丛刚的心思之缜密。

    “记住了:在跟河屯说出这个秘密的时候,尽量避开封行朗在场。”

    在快到河屯领地的时候,丛刚突然开口叮嘱着林雪落。

    雪落明白丛刚的意思,也明白丛刚有用意。

    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三番两次的虐得半死不活,对于一个儿子来说,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悲催的呢。

    于是,雪落便点了点头。即便丛刚不提醒,她也会尽量避开封行朗的。

    “还有,等河屯验证完事实真相之后,你就要求带着封行朗离开佩特堡。不要留给他们父子相认的机会。”

    雪落怔了一下,弱声问:“如果河屯不肯呢?”

    “河屯一定会答应的。应该是你林雪落扬眉吐气的时候了!我会让人接应你们。”

    雪落再次点头。她也不敢想像:河屯跟封行朗的父子相认,将会是何等惊心动魄的场面。

    在佩特堡盘山山路入口处,丛刚丢下了林雪落。

    林雪落刚朝山路飞奔几步,却又顿步停下。

    “如果他们不肯放我进佩特堡,我该怎么办呢?”

    这是至关重要的最后一步。

    “自己想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