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29章 把自己逼得无路可退!

第629章 把自己逼得无路可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朵朵的体质相当的好。复制网址访问 几乎从来没有过小病小痛,或是伤风感冒之类的。

    而且即便是袁朵朵喝多了,她也不会吐出来,只会找个角落睡个昏天暗地。

    雪落是过来人,而且还是一个5岁孩子的妈咪。又本能的在脑海里浮现袁朵朵在一个多月前,曾经被白默给糟了蹋,所以这句话,便脫口而出了。

    似乎被吓到了,袁朵朵维持着匍匐的姿势好几秒后,才如临大敌似的抬起头来瞪向林雪落。

    “我警告你林雪落:你不要胡说八道!老娘还是个雏……”

    似乎用这个字来描述自己,已经不准确了。一个多月前刻骨铭心的被侵犯,让袁朵朵彻底的愕怔在了原地,久久的目光呆滞。

    担心袁朵朵会出事儿,雪落上前拍抚着她的后背,柔声细语的问道:

    “朵朵,上一次的大姨妈……是什么时候来的?”

    “大……大姨妈?好……好像……我,我不记得了……应该是春节前……”

    三分钟后,两个女人像没头苍蝇似的开始楼上楼下的乱窜起来。

    雪落还算冷静:她从药店里拿了几种不品牌的早早孕验纸和验棒。

    可袁朵朵喝了好几大口凉白开,又在洗手间里憋了好一阵子,才有了一丁点儿的尿意。

    测验的结果,让两个女人都傻眼儿了。因为袁朵朵真的怀孕了!

    “死白默!我x你祖宗十八代!老娘要跟你拼命!”

    呆滞了好一会儿的袁朵朵,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厉吼声,然后像赶赴现场似的,悲壮又暴怒的朝客厅门口冲去。

    雪落一惊,奔过来紧紧抱住了要开门出去的袁朵朵。

    “朵朵,你先冷静冷静……求你了,先冷静下来好不好?”

    雪落的气力是比不上袁朵朵的,即便是怀孕了的袁朵朵。那四肢的力气,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

    “雪落,我真的没办法冷静!我都准备要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了,要彻底的忘记过去……可,可那个杀千刀白默竟然……竟然在我肚子里留了种……”

    袁朵朵嚎啕大哭了起来。原本决定忘记过去,已经消耗了她莫大的勇气。可现在呢,肚子里竟然多出了一个藕断丝连的小东西。

    “老天呢,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啊!”袁朵朵悲愤的大叫道。

    看到袁朵朵如此痛苦不堪,雪落也挺自责的。

    当时未经世事的袁朵朵,沉浸在被白默欺凌的哀伤中无法自拔;而自己又被儿子和他亲爹封行朗的事给困扰着,也就没想到让袁朵朵吃什么事后的避一孕药。

    如果当时自己这个过来人替袁朵朵想得周全一点儿,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悲剧了。

    一个被男人强行占有后怀上的孩子。

    “朵朵,你别这样……别这样……都怪我。”

    估计是这些天压抑久了,又承受得太多,雪落紧紧的抱着袁朵朵的后腰,贴在她后背上陪着袁朵朵一起痛哭着。

    因为靠着防盗门,传出的哭声还是引来了隔壁退休独居的老阿姨。

    可在老阿姨询问的时候,袁朵朵再一次的选择了隐瞒。出于自卑,也出于自己的脸面。

    等老阿姨走后,袁朵朵跟雪落才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朵朵,你准备怎么办?需要把这个孩子……打……打掉吗?”

    雪落不忍心问出口,可还是理智的问了。毕竟袁朵朵肚子里的孩子,是被男人强后怀上的。

    袁朵朵又是无声的沉寂,良久之后,才缓声问道:“雪落,当初你怀上诺诺的时候,你有想过把它给打掉吗?”

    袁朵朵的这一反问,问得雪落一阵哑口无言。

    其实冷静下来想:她们之间的情况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当初自己怀上封行朗的孩子时,其实雪落或多或少有些甘愿的成分在里面。

    但袁朵朵现在怀上的这个孩子,是在完全不自愿的情况下,被白默侵犯才怀上的……

    可向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雪落,今晚……今晚我真的很想一个人呆一呆。我给你取了钱,你出去住宾馆好不好?”

    袁朵朵从来没有开口赶走过林雪落。她们是最最要好的闺蜜。但是此时此刻,袁朵朵真的很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她的心乱极了。

    “朵朵,你一个人……行不行啊?我就睡客厅里,不打扰你,好吗?”

    雪落不想走。她实在放不下这种状态下的袁朵朵。

    “不行!你必须走!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袁朵朵从地毯上爬起身来,从皮夹里掏出了所有的现金,一股脑塞在雪落的怀里。

    “求求你,快走吧……快走!”

    并不是真想赶走雪落,而是袁朵朵想把自己藏起来,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

    “朵朵,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别做出什么傻事儿来。”

    见袁朵朵情绪激动,雪落不走也不是,走也不是。

    “放心吧,我不会自寻短见的!我没那么愚蠢!”

    砰的一声,袁朵朵关上了防盗门,将雪落隔离在了门外。

    ******

    在防盗门外守了一个多小时后,雪落才拿着袁朵朵给的那些现金离开。

    一个女人,单身女人,遇到这样的事,的确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自己去愈合想通。

    而且袁朵朵又是那种特别要强的女人。

    雪落清楚袁朵朵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傻事,只是她肚子里孩子的去或留,只能由她自己拿主意。

    被‘赶’到大街上的雪落,内心越发的凄凉。

    想到自己的孩子,和命在旦夕的孩子父亲,雪落再一次的去拨打邢十二他们的电话。

    可依旧没能打通。这是河屯的怪癖,每去一个地方,就会让自己的义子们换上不同的通讯方式。

    雪落冷冷一笑:河屯啊河屯,你这不是在逼我,而是在把你自己逼得无路可退!

    霓虹灯下的申城,妖娆,幻迷,多姿又多彩;可对雪落来说,却是无尽的玄寒和冷漠。

    一辆商务车缓缓的停在了雪落的跟前。车门被推开之后,雪落便看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

    于是,雪落毫不犹豫的便上了这辆商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