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28章 袁朵朵怀孕了

第628章 袁朵朵怀孕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雪落虽然被保释出来了,却又面临上新的问题。

    她被警方限制出境了!

    案件执结之前,雪落都不能出境。

    雪落真的快急疯掉了。好不容易从看守所里被保释了出来,却又被卡在了出境的路上。

    再想到四五天没见着面儿的儿子林诺,雪落的一颗心又揪得疼上加疼。

    雪落间断性的拨打着邢八和邢十二的电话,却一个都没能打通。邢八应该在佩特堡,用的是卫星电话,雪落打不通是正常的。可邢十二的电话,雪落也愣是没能打通……

    “既然正规渠道不行,那就只能用歪门邪道了。”

    这是蓝悠悠的提议。在营救封行朗的事件上,蓝悠悠还是那么的尽心尽力。

    看着依旧冷艳的蓝悠悠,雪落憎恨她,也同情她。

    这个女人是真真切切爱着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的。可那个男人却做出了将她送到别的男人身之下,以换回自己亲生儿子的残忍事情来……

    关键在于,蓝悠悠还‘不记前嫌’似的在极力出谋划策的营救封行朗。

    雪落忍不住犯賤的去想:要是封行朗将自己送给别的男人,她一定不会原谅他!

    好吧,自己又好了伤疤忘了疼!

    当初自己被封行朗当成诱饵去抛给河屯时,自己又是何等的苦不堪言,痛彻心扉呢!

    自己的苦楚还来不及回味呢,竟然还有心思去同情别人?

    “歪门邪道?悠悠,你什么意思?”封立昕紧声问道。

    “偷一渡!”蓝悠悠冷声道。

    “不行!那样太危险了!”封立昕否定了蓝悠悠的提议。

    雪落也不太认可蓝悠悠的提议。并不是说她害怕危险,而是偷一渡所要的时间,她实在等不起。

    该怎么办呢?

    “我再找严邦去商量商量吧。”封立昕拿上了外衣准备离开封家。

    “papa,团团也要去。”

    或许是小可爱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个papa,所以便格外的缠着剩下的封立昕大papa。

    “团团乖乖在家陪着妈咪,好不好?”

    封立昕总是这么的和风细雨,好脾气好耐心。绝对的暖男丈夫和父亲。

    封团团回头看了看还在‘生病’中的妈咪蓝悠悠,只得乖乖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跑回了蓝悠悠身边,紧紧的牵住了妈咪的手。

    这个小小的温馨动作,让雪落心酸不已。

    她的孩子现在过得好吗?有没有想她这个妈咪想到哭呢?

    “封立昕,你们兄弟两能有点儿骨气好么?只要一出事,每次都舔着脸去找严邦,你们就不能自救吗?”

    蓝悠悠憎恨林雪落,却更加憎恨严邦。在她看来,严邦就是个变态,而且还是加强版的。

    封立昕没有搭理狂躁中的蓝悠悠,抿紧着唇角,便先行离开了。

    雪落看得出:封立昕虽说深爱着蓝悠悠,可他却过得不幸福。即便蓝悠悠已经给他生了个女儿。

    那是一种压抑得让人快窒息的感觉!

    突然间,雪落脑海里闪过一个恶念:如果蓝悠悠离开了封家,离开了封立昕,她觉得对封立昕来说,才是一种彻底的解脫。他可以带着女儿封团团,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真正幸福,真正爱情!

    像封立昕这样优秀的男人,应该有个好女人去珍爱他。哪个女人真心跟他白头偕老,一定会很幸福。

    淡淡的扫了蓝悠悠一眼,雪落便转身离开。

    “林雪落,你曾经被封行朗那般伤害过,真没想到你还能如此拼命的去帮他?”

    身后,传来蓝悠悠带酸又带刺的话。

    雪落淡淡一笑,“你不也一样吗?封行朗都无情的将你送给别的男人了,你不是也既往不咎了么?”

    蓝悠悠额角的青筋瞬间暴起,隐忍着怒意,“那是因为他是我女儿的亲生父亲!”

    雪落只是冷生生的笑了笑,并没有去揭穿这个可怜的女人。

    因为雪落知道:那是蓝悠悠最后一根心弦。如果断了,她非死即疯!

    ******

    走出封家的雪落,再一次想到的人,还是丛刚。

    其实刚刚在封家,她就已经决定去找丛刚了。

    雪落还是觉得:丛刚能单枪匹马的将封行朗从河屯游轮里救出来,就应该能从佩特堡里再一次救出封行朗。

    其实这一回要比上一次在游轮上容易多了。

    因为雪落只需要丛刚想办法将自己送去佩特堡,就可以了。

    所以,雪落决定再一次去找丛刚。

    可雪落是找不到丛刚的。她只能先去找叶时年。

    叶时年不在gk风投,听秘书说他跟封立昕一起去了御龙城。

    卫康看到了来找叶时年的林雪落。也知道林雪落来找叶时年,是为了找boss丛刚。可boss说过了:他们必须按兵不动。直到邢二带着邢十和邢十一离开申城。

    卫康有些不理解:boss连河屯都不怕,为什么会忌讳邢二呢?

    后来卫康才知道:河屯其人,包括他膝下所有的义子在内,只有邢二能把boss丛刚给认出来。

    这便是丛刚为什么会回避邢二的原因。

    没能找到叶时年的林雪落,只能先去袁朵朵那里。

    正值饭点,袁朵朵知道雪落会来,特意下厨烧了好几道小菜。

    不大的餐桌上还摆放了一瓶红葡萄酒。

    这是要干一杯的意思么?

    雪落真的饿了,却没什么胃口。

    袁朵朵却自斟自饮了起来。

    “雪落,来,我们干一杯。这第一杯,祝愿你家封痞子能够平安无事,早日回到你们母子身边!”

    “这第二杯,祝福我重获新生:我要忘了过去……重新过回我房奴的小市民生活!”

    雪落紧紧的握住了袁朵朵的手,“朵朵,你能这么想,我真的替你高兴……真的!”

    忘记过去重新过回原来的生活,的确需要莫大的勇气。

    “高兴啥啊高兴?原来就是个大龄剩女,现在连那层东西都没了,就更加嫁不出去了。”

    袁朵朵的眼眸里,染上了晶亮的液体。那是努力抑制着,不肯流下来的泪水。

    可老天就是这么的爱捉弄人!

    袁朵朵都已经鼓足勇气想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了,可一阵突如其来的恶心感,打破了她所有的预想。

    袁朵朵趴的洗手间里的盥洗台上,吐得个昏天暗地。

    “它奶奶个熊!十足的奸商!老娘不就贪便宜买了一瓶打折的红酒么?用得着如此惩罚老娘吗?”

    袁朵朵一边吐,还一边骂骂咧咧。

    “朵朵,你应该是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