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26章 让混蛋亲爹再抱一会儿!

第626章 让混蛋亲爹再抱一会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邢八真可谓用心良苦,而且还相当的精明。

    他尽量的不违背义父河屯的命令,而且还能顺水推舟的如了小东西的愿;也不至于被小家伙早晨一大闹,中午一小闹,晚上加班加点的跟他继续闹腾了。

    是小家伙自己发现了异常,跟着医生身后进去发现这个秘密的。简直跟他邢八毫无关系。

    他只做了一件事儿:就是把守在外面的邢老四给引开了。

    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既然是小家伙自己偷偷摸摸发现了亲爹也在佩特堡里的秘密,小东西肯定不会大肆宣扬,指不定还会不动声色的自己想办法去营救亲爹封行朗。

    等小东西想出办法的时候,义父河屯早已经回来佩特堡了。

    只要河屯一回来,他邢八也算是交差了。

    接下来小家伙想怎么闹腾,那都是义父和老十二的事情了,跟他邢八完全脫离关系。

    不得不说,邢八这算盘打得精明之极。

    像跟踪这种基本功,邢十二把林诺小朋友教得还算到位。

    那个医生似乎并没有发觉身后的异样。当然了,术业有专攻,他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

    当小家伙看到暗室里的亲爹封行朗时,他差点儿失控叫喊出声。强装镇定的捂住自己的小嘴巴,藏身在了治疗车的后面。

    又趁医生给亲爹封行朗检查各项生命体征时,小家人又从治疗车后就地一滚,藏身在了板庥的下面。

    医生没有发觉什么异样,但封行朗却感觉到了。小家伙的动作虽快,但还不至于能逃过封行朗的眼。他等了亲儿子一个下午。那种心切的期盼,或许只有为人父之后才能体会得到。

    所以,这一回的检查,封行朗十分的配合医生。检查相当的顺利,身体状况也还不错。

    估计是得到了邢八的许可,医生将封行朗手上的手铐给开了锁。

    又跟他交待了几句类似于‘生命诚可贵’的话,便转身离开了。

    封行朗的一只劲手垂放在板庥的边沿上,小家伙看着那只大手,也看到了那只大手掌心里的褐色伤疤。是被电击后留下的,看起来有些狰狞。

    封行朗刚想坐起身招呼出藏在板庥下面的亲儿子,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受伤的大手掌心里多了一只小手。

    小手肉墩墩的,正小心翼翼的触摸着他掌心里的伤口。似乎担心会触疼他,那只小手一直轻之又轻;甚至于封行朗能感觉到小手指在他掌心里描绘过的痕迹……

    封行朗一下子便握紧了那只小手。

    “诺诺……”声音嘶哑的喃唤着。

    小家伙一惊,先从板庥下探出头来打量了一下暗室里的情况,发现医生已经离开之后,他才从庥下钻了出来。

    小家伙依在庥沿边,深深的凝视着自己的亲爹,抿了抿嘴巴,喃问一声:

    “封行朗,你怎么会在这里?”

    “想亲亲儿子了呗!所以就飞过来了。”

    封行朗将自己的遭遇描述得如此的风轻云淡。似乎并不想让亲儿子感觉到任何的伤感和仇恨。

    仇恨这把枷锁,实在是太过沉重了;封行朗只希望他的孩子能活得健康快乐。

    可封行朗不说,小家伙也知道:一定是义父河屯把亲爹封行朗给弄来佩特堡的。

    看到阶下囚的亲爹封行朗,小家伙神情黯然着。掩盖住见到亲人的喜悦。

    “诺诺,我特别想听你叫我一声爸爸……那感觉,一定又酷又帅。”

    既然不适合跟儿子林诺谈仇恨的话题,封行朗便选了个轻松活泼的。

    他将儿子勾进自己的怀里,凌乱的用自己的脸颊,自己的双唇,去贴去亲。

    似乎要把小东西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是他生命的延续,一脉相承的骨血。

    或许自己没能得到过健康长久的父爱母爱,所以封行朗特别的想让自己的孩子能够拥有更多。

    可小家伙努了好几次嘴巴,最终还是没能将那两个字叫出口来。

    “以后再说吧……你好好养身体。”

    小家伙泪眼汪汪的。他没有满足亲爹封行朗的请求,但似乎也没有完全拒绝。

    封行朗看得出来,小家伙并不想在这种环境下,这样的压迫中,来表达出自己对他这个亲爹的情感。

    封行朗没有逼迫自己的孩子,而是温情的一吻再吻,吻得他的心越发的凌乱。

    正如封行朗自己所说的那样:在申城,他都没能对付得了河屯;现在回了河屯的老巢,自己孤立无援,就更加不是河屯的对手。

    “诺诺,以后要好好听你亲亲妈咪的话……要替混蛋亲爹好好保护她。你亲亲妈咪生下你,真的很不容易……她吃了很多的苦,遭了很多的罪……”

    如果混蛋亲爹死了,欠你们母子的,就永远无法偿还了。

    后面的话,被封行朗回咽了下去。

    紧拥着怀里的儿子,心情再也无法平静。

    在封行朗的苦肉计里,考虑到会吃些河屯的苦头;可或多或少还是轻敌了。邢二的相助,让河屯成功的将封行朗给掳回了佩特堡。

    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丛刚身上了。

    一直以来,丛刚都是封行朗的底牌,也是王牌。

    虽说封行朗不是很清楚丛刚跟河屯的关系,但封行朗却知道:丛刚能从河屯的游轮里救走他,也就成了唯一一个能从佩特堡里救出他的人!

    “封行朗,你是不是病得很严重?”

    见封行朗一直躺在庥上,小家伙伸过小手想掀开被子。可却被封行朗握紧了他的小手。

    封行朗之所以一直躺着,是不想让小家伙看到自己被铐着的双脚。

    小东西才5岁,封行朗着实不想让他徒增烦恼。

    “没事儿……亲爹是装病的。”

    封行朗在儿子耳际耳语着,用鼻尖宠爱的蹭着小家伙的耳朵。

    “那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拿些吃的过来吧。”

    小家伙急着想出去找东西给自己的亲爹吃;但却被封行朗紧紧的抱在怀里,动弹不得。

    “诺诺别走……让混蛋亲爹再抱一会儿!”

    封行朗清楚的知道:在河屯赶回佩特堡之前,自己能够拥抱亲儿子的机会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