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23章 阿穆是谁?

第623章 阿穆是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去司法笔迹鉴定机构之前,袁朵朵先去了一趟封家。

    袁朵朵知道自己在申城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平头老百姓,如果想把雪落从警察局里保释出来,去找封立昕那样的大人物,才更合适一些。

    可惜封立昕一早就出门了,并不在封家。

    封家偌大的餐厅里,就只坐着正吃着早餐的蓝悠悠母女。

    一想到自己的好闺蜜这些年来所饱受的颠沛流离之苦,而蓝悠悠却一直鸠占鹊巢着,袁朵朵就气不打一处来。

    见安婶带了个年青的阿姨进来,封小公主顿住了吃早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萌萌的朝袁朵朵看了过来。

    “你是谁啊?是安奶奶新请的保姆吗?”

    “……”袁朵朵那叫一个气急败坏啊!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像保姆么?

    的确!袁朵朵的穿着是朴素了点儿。这些年为了攒钱买房子,都快把自己累成狗了。身上的衣物大部分也就是那种地摊货。

    难怪会被封团团看成新请的保姆。

    其实封团团也没有什么恶意。因为自从蓝悠悠生病之后,封立昕的确让安婶再多请个保姆的。

    “我是你妈的克星!”

    袁朵朵瞪了悠然坐在餐桌上吃早点的蓝悠悠一眼,嗤声冷哼道。

    “克星是什么东西啊?”

    封团团萌甜着口气又问。她的世界还是纯洁的,没有被世俗所污染到。

    真是个傻白甜的小丫头片子,袁朵朵到也不讨厌这小东西。

    袁朵朵来过封家几次,大多是为了寻找雪落的下落。而那个时候,这小妮子还只是个小卵泡呢。所以不认识袁朵朵也正常。

    “一会儿让你妈妈告诉你吧。”

    袁朵朵也懒得跟封团团解释什么‘克星’,便将这一难题丢给了装深沉的蓝悠悠。

    “妈咪妈咪,什么是克星啊?”

    小家伙果然天真得让人心疼。还真跑过去追问亲妈蓝悠悠。

    蓝悠悠冷眼扫了一下袁朵朵,却柔声跟自己的女儿说道:“就是她是坏人的意思!”

    “哦,原来你是坏人啊!”

    小家伙瞪着袁朵朵,很不友好的说道。

    原本这些日子来,袁朵朵心里就压着火,憋屈得都快发疯了;而蓝悠悠的无意挑衅,更是火上浇油。于是,袁朵朵便找了一个发泄对象。

    “蓝悠悠,你说你没名没分的,死赖在封家不走,还要不要自己的脸呢?”

    蓝悠悠的动作僵了一下,抬头冷睨了袁朵朵一眼,嗤声道:“泼妇!”

    “我再怎么泼妇,都好过你蓝悠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鸠占鹊巢,恬不知耻!”

    袁朵朵今天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来发难蓝悠悠的,但就这么话赶话的跟蓝悠悠宣战了。

    “蓝悠悠,封行朗并不爱你,懂么?

    活着的林雪落你比不了,死了五年的林雪落,你还是比不了!

    说来说去,只能说封行朗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至于这个团团,即便是封行朗的基因,肯定也是你不择手段搞到的!

    我可以肯定:即便你把自己脫光了送到正常的封行朗面前,他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你死乞白赖利用自己的女儿鸠占鹊巢,就能上位了?

    林雪落不在的五年时间里,你都没能上位;她现在回来了,你就更加别想了!

    蓝悠悠,我真同情你!”

    丢下这通杀伤力很强的话,袁朵朵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封家。顺便从安婶那里要到了封立昕的手机号码。

    “哐啷啷……”

    还没走多远,便听到别墅里传来的摔砸之声。然后就是封团团的哭哭啼啼。

    这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袁朵朵叹息一声,便加快步伐离开。

    在去笔迹鉴定机构的路上,袁朵朵给封立昕打去了电话。

    告诉封立昕:他弟媳妇林雪落已经被警察带走的事。恳求他想想办法先保释出雪落再说。

    封立昕接到袁朵朵的电话后,原本想赶回封家伺候女人吃早餐的他,径直让司机调头去了警局。

    可封立昕虽说见到了雪落,却没能保释出雪落。

    简队长也很为难:河屯的施压,让上头亚历山大;一切跟这件案子有关的人,都不能做为担保人。

    包括封立昕,也包括严邦。

    以封立昕在申城显赫的身份,好歹还能见着林雪落;可袁朵朵在做完痕迹鉴定来到警局时,连见林雪落的面儿都没能见着。

    闹腾了一会儿后,迫不得已,袁朵朵再次把封立昕给叫了过来。随封立昕一起来的,还有新请好的律师。

    事关重大,袁朵朵一定要见着林雪落。

    因为有些秘密生死攸关,袁朵朵更要亲口跟林雪落说。

    走的是法律程序:在律师的带领下,袁朵朵终于见到了被拘押的林雪落。

    “朵朵,你去找班花的老公了吗?”

    一见到袁朵朵,雪落就急声问道。

    “当然去过了。一得到结果,我这不就赶过来告诉你来了吗!”

    “那个被血污的字……究竟是什么字?”雪落突然紧张了起来。

    袁朵朵瞄了一眼一旁的律师,虽说律师应该有一定的职业操守,但袁朵朵还是不放心的贴过去和雪落耳语。

    “那是字,是‘朗’。”

    雪落着实一惊,“朗?什么朗?”

    “就是封行朗的朗!”袁朵朵肯定道。

    “见吾朗……思朝暮……见吾朗……思朝暮?”

    雪落喃喃自语了好几遍。

    封妈妈口中的这个‘朗’,应该就是她儿子封行朗的‘朗’无疑了。

    加上河屯的肖像画……封妈妈想表达的意思是不是:见到我的儿子‘朗’,从而没日没夜思念画上之人?

    “对了,这六个字,其中的‘朝暮’两个字,有改动过的痕迹。”袁朵朵又补充道。

    “被改动过?那,那知道原来写的是什么吗?”雪落急声追问。

    “那个怪才说:原来写的应该是‘阿穆’。穆桂英的‘穆’。而且还是同一个人的笔迹,应该是写好之后又修改成‘朝暮’的。”

    微顿,袁朵朵眉头直皱,“雪落,你知道‘阿穆’是谁吗?”

    雪落当然是知道的。

    穆桂英的穆,也就是邢穆的穆。

    见吾朗,思阿穆……

    一切都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