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22章 ‘坏女人’的思维模式

第622章 ‘坏女人’的思维模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有可能:你婆婆是想让封一山当绿王八不说,还让封一山喜当爹了!”

    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 袁朵朵的每一句分析,似乎都是那么的一针见血。

    因为她是将封行朗的母亲归类进‘坏女人’的思维模式中的。

    所以才会有如此犀利带血的剖析。

    雪落瞪大着惊愕的眼眸直直的盯看着袁朵朵。

    袁朵朵被雪落如此犀利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怵。

    “别,别生气啊!我就这么随口一说,又没说你婆婆水兴杨花、不守妇道!说不定你婆婆也有她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呢!我都瞎说的,瞎说的。”

    袁朵朵以为雪落瞪她,是因为她乱嚼舌根了。毕竟封妈妈是雪落的婆婆,这么赤倮倮的说别人的婆婆,也挺不礼貌的。

    而雪落着实被袁朵朵的大胆推测给惊愕到了。

    袁朵朵的这一推测,其实并不无道理。至少能够解释得通:为什么封妈妈会特意将河屯的这幅肖像画做为唯一遗物留给封行朗了!

    封行朗有可能是河屯的亲生儿子?

    雪落想都不敢想!

    这受上孕的时间什么的,能对得上吗?封妈妈都已经不在来,又能问谁去呢!

    当然了,这也只是袁朵朵一时兴起的信口开河。

    当初她们两人还痴迷于贝克汉姆,还说过等攒足了钱,就去英国把他给睡了,然后生个帅到人神共愤的小贝克汉姆呢!

    不过人家维多利亚已经替她们两个代劳了!

    一下子生了仨儿子不说,还给帅贝生了个萌甜到宇宙无敌的小七公主。

    只是信口开河的推测还不行,还必须有证据。

    雪落拿起来那幅肖像画最下面的一部分落款送至袁朵朵的面前。

    “朵朵,你快帮我看看:这个被血污遮盖的字,究竟是什么字?”

    袁朵朵拿过落款部分,仔细的看了半天,“见吾什么,思朝暮?”

    “见吾爱,思朝暮?不对啊……都见着了,还思什么思?难不成是说,见到这幅画,思念朝朝暮暮?”袁朵朵边猜测,边推敲着。

    两个人,又是拿放大镜,又是找手电筒,忙乎了老半天,也没能识别出这个被血亏遮挡的字究是什么。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我们班的班花,嫁了一个司法部痕迹鉴定中心的男人,去年我还随过份子钱呢!那人可利害,像这种被血痕污染的字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真的吗?那太好了!”

    雪落有些喜出望外,“朵朵,那你赶紧的给班花打电话啊。请她老公帮个忙。”

    “我的姑奶奶,这都凌晨三点了,你让我打电话找人家老公帮忙?这合适吗?再说了,这不还得把这个落款送过去才能鉴定吗!我都累得快死了,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袁朵朵真的很累。身心俱疲。

    终于躺回自己的小庥上了,一切似乎回归到了原来的轨迹。

    只是少了那层象征女人清白的东西。

    雪落也累得够呛。但一想到事情还有一线生机,她又满怀希望起来。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封行朗被河屯弄死。不为其它,就为他是自己儿子的亲生父亲。

    两个女人商量好了:明天一早,一个去司法部鉴定中心找班花的老公帮忙;一个回封家补办一些身份证件。

    雪落知道,自己晚上一天,封行朗就会多上24小时的生命危险;即便不死,又会被河屯折腾得蜕成皮不可。

    现在看来,即便封行朗去给河屯当阶下囚是出于某种煽情的苦肉计,但他却实实在在的挨了河屯的苦头。男人流出的每一滴血,应该有忏悔的成分在里面吧。

    雪落醒来的时候,身边的袁朵朵已经起庥了。

    睡眼朦胧之际,雪落好像听袁朵朵说下楼买早点,顺道去小区门口的atm机给雪落取点儿钱用。

    迷迷糊糊的,又听袁朵朵挖苦她:堂堂一个总裁夫人,竟然落魄到要靠她一个小市民救济的地步。

    雪落知道袁朵朵向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人真的很善良,坚韧得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连续的几声门铃声传进洗手间里,雪落极速的刷好牙,擦了一下湿哒哒的手就赶过来开门。

    “来了,来了!朵朵,你怎么出门怎么不把钥匙给带上啊?”

    雪落以为是买好早点回来的袁朵朵,所以毫无戒备的她,也没看一下猫眼,便直接把防盗门给打了开来。

    刚一打开,雪落就傻眼儿了:外面竟然站着三个制服的警察。

    “你是林雪落吧?这是《刑事拘留通知书》,请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吧。”

    不说不说,这警察叔叔真够敬业的。才早餐六点多,他们竟然加班加点赶来这里拘留她林雪落。

    “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有报假警!封行朗失踪明明就是事实。他好歹也是申城的新贵富豪,你们这么维护河屯,就不怕申城的优秀金融企业家心寒吗?”

    “抱歉林女士,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雪落的愤愤不平,并没有能解自己的燃眉之困。她还是被警察从袁朵朵的小屋给带离了。

    小区花圃里,刚刚取完现金的袁朵朵正准备抄近路回来时,刚好看到林雪落被两个警察塞进了警车里。

    “喂,你们要干什么?”

    袁朵朵便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将警车拦了下来。她昨晚就听雪落说起过:她成了申城的‘通缉犯’来着。

    “朵朵,你不要管我!记得去鉴定中心,我等你的消息呢!”

    雪落清楚的知道:她跟袁朵朵这申城都是人轻言微的普通老百姓,是反抗不了的。

    袁朵朵还是气不过的责问道:“警察叔叔,你们长眼睛了没有?你们该抓的人应该是河屯。林雪落是无辜的。”

    “林雪落是不是无辜的,法律会还她一个公道!”

    胳膊拧不过大腿,蚍蜉撼不了大树;袁朵朵终究还是救不了林雪落的。

    袁朵朵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刚买好的豆浆和油条塞了一份给警车里的林雪落。

    “雪落,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先把你给保释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