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18章 真是个暴君!

第618章 真是个暴君!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浅水湾已经被衙门的特警给维护了起来。

    这些特警是上头派下来专门保护河屯的。

    当时的雪落并不知道老楚已经被“双一规”了起来。

    涉嫌以权谋私,官和商勾结。

    为了救出封行朗,老楚的确是越界了。至于他有没有跟封行朗勾结,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

    别墅的门外,停在三辆防暴车。

    河屯披着一件黑色的皮风衣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一左一右,有两个近身保镖。

    右边的那个雪落是认识的,是邢十二。

    而左边的那个却眼生得很。雪落从来没有见过。难不成又是河屯的某个义子?

    见河屯要离开,雪落立刻冲上前去,却被特警给拦了下来。已经不是林雪落想见河屯就能见到河屯的了。

    “你们放我过去吧……我是河屯,不,我是邢穆先生的……的朋友。”

    雪落还真有些别扭,自己该用什么身份去和河屯套近乎。

    儿子林诺是河屯法律上的义子,而自己却是河屯十五义子的亲生妈妈……

    这关系,的确别扭得利害。

    “邢先生的朋友?”

    特警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雪落几眼,“你叫什么?”

    “我叫林雪落。”

    当时的雪落并没有戒备之心,再加上在她的印象里:警察叔叔都应该是除暴安良的好人。

    “林雪落?”

    那个特警微眯起眼眸,在另一个特警耳边耳语一声后,便朝一辆执勤车走去。

    十几秒后,便有一个领队模样的人从执勤车里钻了出来,直奔林雪落而来。

    隐隐约约间,雪落似乎嗅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息;她想冲进浅水湾,去阻拦河屯的防暴车时,却被那个特警队长给堵住了。

    “林雪落是吗?你被拘留了。请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吧。”

    “拘留?”

    雪落狠实的一怔,本能的抱着紫檀木盒往后退着,“你们凭什么要拘留我?”

    “你报假警!请随我们去警局协助调查!”

    “我没有报假警!我没有!”

    雪落急声起来。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恶劣到这种程度:不但没有救出封行朗,自己也被扼杀了见儿子林诺的权力。现在更有可能还会面临牢狱之灾。

    “林雪落女士,请随我们走一趟吧。”

    尤其还当着不远处快要上车的河屯,特警就更要秉公执法了。以平息河屯的怨怒。

    “不,不!我不能跟你们走!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办呢!”

    眼睁睁的看着河屯已经坐进了防暴车里,脫不开身的雪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林雪落女士,请配合我们执法。”

    防暴车启动了,三辆车鱼贯而行,朝浅水湾的出口驶来。刚刚雪落就看清河屯坐上的是中间那防暴车。

    “邢先生……邢先生……我有话要跟您说……邢先生……”

    雪落对着防暴车高声嚷喊着。可三辆防暴车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挣扎开的林雪落想冲上防暴车的防撞钢梁时,却又被特警给拖拉开来,给三辆防暴车让路。

    “邢先生……你等一等……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

    雪落喊者嗓子都哑了。

    情急之下,机智的雪落立刻举起了手里的紫檀木盒,朝第二辆防暴车奋力的挥动着,希望河屯能够看到这个紫檀木盒。

    雪落总觉得这个紫檀木盒跟河屯手上的那个不完整的紫檀手串应该有一定的联系。原本这个紫檀木盒就是个首饰盒。

    所以雪落觉得,河屯应该认识封妈妈的这个遗物。很有可能还是河屯送给封妈妈的也说不定。

    只可惜,三辆防暴车还是一前一中一后的离开了。

    雪落想去追上河屯的防暴车,可又被这帮特警给缠住了。

    眼睁睁看着这最后的机会就这么丢掉了,雪落难过得真想哭。

    “林雪落女士,请配合我们去警局把报假警的问题解释清楚吧。”

    “我没有报假警……我没有!你们抓错人了!”

    雪落难受极了。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当初自己又何苦要去冒这个险呢?

    自己真被封行朗的苦肉计给迷惑了?

    “请相信法律的公正严明!”

    在雪落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那三辆防暴车突然间又调头开回了浅水湾。而且其中一辆径直开到了林雪落的身边。

    下车的是邢十二。便可以判断出:同车的应该坐的是河屯。

    邢十二为首的特警沟通了几句后,林雪落便被邢十二带上了防暴车。

    雪落刚一上车,防暴车便再次开动。

    防暴车里,河屯依旧坐得四平八稳。他淡淡的扫了林雪落一眼,然后将目光定格在了林雪落手里的紫檀木盒上。

    雪落也发现了河屯盯视紫檀木盒的目光。应该是这个紫檀木盒让河屯将防暴车调头的。

    无法站直,又觉得坐在河屯的对面跟他说话压力太大;于是,雪落便蹲跪在了河屯的面前。

    反正也没少在河屯面前跪过。儿子和丈夫都在河屯手上控制着呢,雪落也高姿态不起来。

    “这个紫檀木盒……从哪里来的?”

    河屯先行开口问道。打破了雪落不知从何说起的紧张和尴尬。

    “这是封行朗母亲留给封行朗唯一的遗物。”

    河屯问,由她来答,雪落似乎慢慢进了状态。

    “留给她儿子的遗物?还唯一?哼哼……”

    河屯干巴巴的冷笑了一声。就像利器游刮在骨头之间的声音。

    “吧嗒”一声。

    河屯突然间像一头失控的猛獸一样,将雪落手里的紫檀木盒一巴掌打砸在了车箱地面上。

    河屯手掌抽过来的劲风之大,把雪落鬓角的发丝都吹动了起来。

    紫檀木盒砸在了地上,立刻破裂开来,底和盖随之分离。

    雪落被河屯突如其来的戾气给震吓住了。

    “賤人!竟然还有脸留着它?”

    河屯低嘶着。听起来像蛇吐出信子的声音。

    真是个暴君!

    雪落突然觉得:封妈妈离开这个残暴的男人,是对的!

    可赌气是救不了封行朗,也要不回儿子林诺的;雪落连忙爬过去,将从紫檀木盒里砸出来的画纸捡拾了起来。

    “邢先生,你看……封妈妈一直深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