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16章 见吾爱,思朝暮?

第616章 见吾爱,思朝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心愿小屋,是池院长一手建起来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原本这里应该是池院长的宿舍,可池院长却将这不到一百平米房间腾出来做心愿小屋。

    被福利院收养的孩子,有一部分或多或少都会有心理上的一些自卑阴影,或是苦闷涩意。

    他们不愿意去跟别人沟通,只是自己将自己的小小心思憋在自己的心里。

    在一个有轻度自闭症的孩子跳楼自杀后,池院长便建了这个心愿小屋。

    小屋里很简陋,一排排叠放在大概只有儿童书包大小的简易铁箱子。每一个铁箱子上面,都加着一把锁。

    池院长会把这些铁箱子交给那些有心思,却不想跟别人沟通的孩子。她让那些孩子将自己的心愿写在纸上,然后锁在铁箱子里。

    池院长还告诉这些孩子:亲人会在天堂里保佑他们,也看得见他们。而且还会给他们回信。

    刚开始,这些孩子是不信的。但自从有孩子收到亲人在天堂里的回信之后,他们都信了。

    其实雪落知道:那一份份亲人从天堂里发来的回信,都是池院长和阚阿姨写的。

    这个世界上,果然有像池院长这样大爱无疆的人。

    阚阿姨找来了雪落的钥匙,让雪落自己打开自己的铁箱子。

    当雪落看到铁箱子里那一封封信时,泪水便止不住的掉落下来。

    阚阿姨拍了拍雪落的后背,却什么安慰的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走开了。

    阚阿姨是哑巴,她说不了话。她的人生,在无声中缓缓流逝着。可带给那些孩子的,却是快乐的,有声有色的。

    信封有些泛黄了。雪落从里面将信纸抽了出来。

    上面,是自己稚嫩的笔迹。

    【……昨天晚上,王妈做了我最爱吃的东坡肉;我真的很想吃,就迫不及待的用筷子去夹……可夏以琪也看中了那块肉,没抢得过我,她就用筷子狠狠的打了一下我的手背……肉在了地上,却被舅妈又夹回了我碗里,还说一定要吃掉,不许浪费。

    我哭了,倔强的没肯吃肉,也没有吃晚饭。当时我就在想: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嫁一个有钱有势的白马王子,让我的白马王子带着我回来夏家,气死舅妈和她的三个女儿……】

    那时候自己也就十岁,竟然就想要嫁一个有钱有势的白马王子?

    看到自己幼稚赌气的话,雪落含着泪笑了。笑得心涩。

    下面是回信。后来雪落才知道,那是阚阿姨的笔迹。

    【我的孩子,你受委屈了。我很心疼。肉掉在地上,不卫生了,你不吃是对的。我祝愿你能早日找到真心爱你的白马王子!但用你的白马王子去气死你舅妈和她的三个女儿,那就不必了!你可以让你的白马王子做一顿美味的东坡肉,让你吃个够!】

    看到阚阿姨的这段回信,雪落已经是泪如雨下。

    她跑过去抱住正整理着那些铁盒子的阚阿姨,久久的泣不成声。

    过了好一会儿,雪落才平静下自己哀伤的心绪。

    阚阿姨又给雪落找到了袁朵朵铁盒子上的钥匙。

    正如雪落所预料的那样:那个紫檀木盒,果然被袁朵朵放在她的心愿箱里。

    真是个聪明的丫头。她知道这些主愿箱阚阿姨会替她们一直看守着。那是她们的回忆。

    雪落拿出那个紫檀木盒,缓缓的将它打开。时隔五年之久,那张肖像画竟然还保存得好好的。

    雪落刚要把袁朵朵的铁箱子重新锁上,却发现拿木盒时带出了一封信。

    捡拾起来时,雪落被信封上画的人物吸引了。

    那是一个男人的头像。雪落一时间还看不出袁朵朵所画的男人是谁。

    但在这个男人头像的后面,却插着一根根的孔雀尾巴。

    寓意这个男人是孔雀男?

    雪落无心冒犯袁朵朵这个好闺蜜,但她实在是太好奇了。忍不住还是将里面的信纸给拿了出来。

    【想被我睡,美得你的!】

    【想睡老娘?美得你的!】

    而且被袁朵朵重复写了好几遍。

    下面应该是阚阿姨的回信【我家朵朵恋爱了?太好了!好好去爱吧,我的孩子!】

    雪落怎么觉得上面那句话相当耳熟呢?

    可雪落又实在想不起来:那个孔雀男是谁!因为袁朵朵这画功,实在是一般般了!

    雪落将信纸叠放整齐,重新放回了袁朵朵的心愿箱子里,然后再替她锁好。

    ******

    雪落没有第一时间拿着这个紫檀木盒去找河屯。

    她深知:河屯并不是那种很突然感化的人。可以说,河屯是个彻头彻尾的偏执狂。

    因为一个女人曾经背叛了他,他却要将女人情人的一家赶尽杀绝?

    连女人亲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天呢!这河屯究竟是个何等残暴的男人啊!

    他爱上的女人,也就一定要一辈子不离不弃的爱着他?这什么王法啊!

    就不能好聚好散吗?

    雪落再次将封妈妈留下的那副肖像画小心翼翼的打了开来。

    画纸上,用绘图铅笔勾勒着一个男人的侧面轮廓线。没有画完,只画到了鼻梁部分。而下巴就只是简单的勾了一笔。

    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这个男人的一只眼睛,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在其眼尾处,还有一道看起来还挺清晰的皱纹!

    雪落再次看清了:这一道皱纹,跟河屯眼尾处的那条伤疤是完全吻合的。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河屯眼尾处的那条伤痕,是越来越明显了。

    也越来越沧桑了!

    【我听见爱情……

    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伟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经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自己相信的爱情又在哪里呢?

    重新再读一遍这首诗,雪落还是感慨良多的。

    叹息一声后,雪落将目光再次锁定在最下面的落款上:

    【见吾?,思朝暮】

    见吾爱,思朝暮?

    不对啊!都见着了还用得着思朝暮吗?

    任由雪落怎么瞪眼再眯眼,都看不清楚那个被血污覆盖住的字。

    “封妈妈啊,您竟然写的什么啊?如果您心疼您的儿子,就点化点化我吧!我真的看不懂!”

    雪落忍不住的自言自语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