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13章 用封妈妈的画去打动河屯

第613章 用封妈妈的画去打动河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觉告诉雪落:封行朗应该没有死。

    河屯当初掳走自己和儿子林诺时,所出于的目的,就是让林诺长大后跟封行朗这个亲爹父子相残。她们母子一直都是河屯用来对付封行朗的筹码。

    而现在,河屯的目的显然没有达到。因为他的义子十五不但没有跟自己的亲爹相杀,反而还搞出了一副父子情深的画面来!

    河屯当然要生气!

    而将封行朗给直接弄死,或是毁尸灭迹了,那就解不了河屯的心头之恨了!

    所以说,封行朗应该还活着。因为河屯不想让他死得那么痛快。

    难道封行朗被河屯连同儿子林诺一起送去了佩特堡?

    很有这个可能!

    雪落又想到了儿子口中描述的那个长得像他的‘大姐姐’。

    或许是耳濡目染多了妈咪雪落经常偷偷摸摸去画亲爹封行朗的画像,所以小家伙对他人相貌的认知能力还是很强的。

    如果那个蜡像人真的是封行朗的母亲,便着实证明了:河屯对封行朗母亲的浓情厚爱了。

    雪落忍不住的联想到了封立昕当初交给自己保管的紫檀木盒。那里面有一副画了一半的人物肖像。现在联系起来,雪落越发觉得那个人物肖像像极了河屯。

    那曾经被自己认为是‘败笔’深线条眼尾……

    应该是河屯无疑了。

    这又是蜡像,又是画像的,河屯跟封行朗的母亲当初上演了怎么样的一段倾世情缘?

    可后来……封妈妈怎么就当了封一山的地下情一妇呢?

    难道说,封一山像他儿子封行朗一样,属于那种特别让女人一见倾心的坏男人?

    可问题是:河屯要比封一山更坏更凶狠呢……

    或许河屯当初跟封行朗的母亲谈恋爱时,属于那种暖男也说不定!

    雪落的脑子真够乱的。心被拧得七坑八洞的,让她连呼吸都觉得生疼压抑。

    漫无目的在喧嚣的车水马龙中走着,没了儿子林诺,一时间也没有了方向。

    雪落知道河屯做得出让好们母子分离的残忍之事来,但她还是相信:河屯不会伤害儿子林诺的。

    想到把儿子带回佩特堡的很有可能是邢老八,雪落到也安心一些。好歹当初自己也顺水推舟的救了邢八一条命。想来他应该不会太过为难儿子林诺的。

    让雪落担心的是:万一儿子林诺无休无止的去为难邢八怎么办?

    能够想像得到的。小家伙见不着自己,一定会大闹特闹。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一颗心,又跟着凌乱了起来。

    浅水湾现在一片乱糟糟的,雪落已经回不去了。关键是儿子林诺已经不在那里了。所以浅水湾对雪落来说,便失去了要回去的意义。

    自己还能去哪里呢?

    好吧,每当雪落无所依靠,漂泊不定的时候,她总会想起福利院,想起池院长,想起袁朵朵。

    对了,都一个多月了,朵朵回家了没有?

    一个激灵,雪落突然联想到:那个紫檀木盒,不是还在袁朵朵那里吗?

    有了目标,至少等待也会变得不那么煎熬了。

    雪落风风火火的赶去了袁朵朵那里。

    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从小区的道闸挡杆下喵身进去了里面。

    雪落不想扰民,也不想扰了有可能已经回来了的袁朵朵,在过道里徘徊了几分钟后,雪落还是按响了门铃。七八声都没人作答,袁朵朵应该是还没有回来。

    想到了自己在临走之前塞进隔壁阿姨家牛奶盒里的钥匙,雪落有些犯难了。才凌晨三四点,吵醒老阿姨休息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在袁朵朵家门外的脚踏垫上坐了下来,想等到天亮再去敲隔壁老阿姨的门;刚坐下还好,等坐了两三分钟后,冰冷地砖上的寒气直逼过来,虽说已经冬末初春,可雪落还是冻得有些瑟瑟发抖。

    衡量了一下,雪落还是带着万分的歉意敲开了隔壁老阿姨家的门。

    老阿姨并没有责备歉意满满的雪落。她告诉雪落:袁朵朵还没有回来。只有几个舞蹈培训中心的同事来找过她。

    打开袁朵朵的小家,雪落依稀记得,还是原来自己大扫除后离开时的样子。袁朵朵的确是没回来过。

    雪落的心狠实的生疼着。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一个个离开了自己……

    雪落真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切悲情之事,应该去责怪谁。

    默默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思维跳跃了一下之后,过了困意的雪落反正也无法入睡,她便开始尝试着在袁朵朵的小屋里寻找起那个紫檀木盒。

    她来袁朵朵这里寻找过几次。不是被其它的事岔开了,就是袁朵朵想不起来那紫檀木盒究竟被她放到哪里去了。

    袁朵朵的小屋并不大,实用面积才三四十个平方,想找出一个并不是很小的紫檀木盒,应该不难。

    于是,雪落开始在袁朵朵的小屋里地毯式的寻找紫檀木盒。

    雪落是相信袁朵朵的。她说帮她收起了那个木盒,就一定是收起来了。就是被搁置在哪里,这么多年了,她也记不清楚了。

    可雪落花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能找到紫檀木盒。别说紫檀木的盒子了,就连个木质的盒子都没找到。除了鞋盒子,就是一些装糖果和巧克力的铁盒子。

    喝了大半杯热水之后,雪落便开始去推测:以袁朵朵那放坦不羁,却又认真负责的态度和个性,她有可能将自己宿舍里铺盖卷到哪里去呢?

    听袁朵朵提起过,她在买这套小公寓前,好像搬家过好几次……

    而在现在的小公寓里,完全已经看不到当初上大学时留下的物件,以及任何的蛛丝马迹。

    如果自己是袁朵朵,在搬家一两次之后,一定会找个不动地儿,去存储那些并不是平日所用,但又弃之不舍的东西。

    于是,雪落便想到了福利院。

    那里的确是个保存弃之不舍物件的好地方。

    已经是凌晨四五点了。着实困乏的雪落没有着急赶去福利院,而是决定先休息片刻。

    顺便想想:自己该怎么去利用封妈妈的那幅肖像画,去打动河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