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11章 对你看到的,可还满意?

第611章 对你看到的,可还满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就搜吧!”

    河屯自嘲式的悠叹一声,“反正像我们这种平民百姓,又怎么可能撼动高高在上的衙门威严呢?这要是不顺服……恐怕连小命都不能保啊!”

    这话说得……

    有种在倒逼老楚的意思。 ( . )

    换句话说:要是在浅水湾搜查不出有关河屯软一禁封行朗的蛛丝马迹,老楚这一回很有可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可来都来了,搜查令也出示了,老楚只能硬着头皮搜查下去。

    封行朗有恩于他,即便以权谋私,老楚也要救出活的封行朗。

    “那就多有得罪了。”

    随着老楚的话声刚落,两队特警兵分两路将别墅的客厅绕堵上了一大圈儿。

    河屯则微眯着眼眸,似乎在强装镇定;又似乎在静观其变。

    雪落从楼上急匆匆的跑了下来。几乎所有的别墅房间她都找遍了,并没有儿子林诺的身影。

    而客厅里只有河屯和邢十二,却不见邢八……小家伙应该是被邢八带藏到哪个地方去了。

    虽说雪落有七八成把握:河屯是不会伤害他的义子十五的,但雪落也不能完全安心。

    河屯本就是个阴晴不定的人。

    “地下室……那个地下室!”

    雪落甚至于不敢去直面沙发上坐得四平八稳的河屯。但事已至此,雪落只能继续‘背叛’下去。

    不但雪落知道这幢别墅里有地下室;卫康也知道。混在特警中的他已经摸索到了通向地下室的那扇隐藏式的门前。

    似乎这扇门跟四周的墙壁已经融合在了一起,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门。

    凭着记忆,雪落在原本应该有扇门的地方停了下来,并用手拍了拍,示意老楚这便是地下室的入口处。

    而河屯依旧双目微眯着,好像对四周发生的一切并不上心。一副全然不在乎的冷凝模样。

    “邢先生,这通往地下室的门……还请行个方便打开。”

    老楚‘请示’着河屯,尽量避免着有可能会被起诉的野蛮执法。

    “十二,既然他们想看那头畜牲,你就替他们把门打开吧。”河屯悠声。

    “好的义父。”

    邢十二慢步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索着类似于钥匙的物件。

    “这畜生可野蛮暴戾了,你们可要小心点儿。”

    邢十二一边好心提醒着老楚他们注意,一边漫不经心的在自己的口袋里掏了半天。

    什么装巧克力豆的盒子,擦鼻涕的纸巾和擦手的湿巾等等,几乎都是小十五会用到的日常用品。

    不得不说,邢十二在照顾小家伙的饮食起居上,除了亲妈林雪落,也就只有他邢十二了。

    口口声声的‘畜牲’,让老楚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封行朗。

    “哦,抱歉!地下室里的钥匙……被我弄丢了。”

    邢十二磨叽了半天,才这么欠揍的说道。

    不等老楚他们炸毛,邢十二又心情极好的说道:“要不你们明天来……还是自己砸门?”

    “砸门!”

    老楚不想再等下去了。似乎他隐约意识到:河屯在跟他玩缓兵之计。

    生命探测仪探测出了地下室里有生命的迹象,这更加坚定了老楚要砸门的决定。也顾不得这一切的执法,是不是被河屯给记录了下来。

    连雪落肯定:河屯和邢十二口中的‘牲口’,说的就是封行朗。

    可当地下室入口的门被砸开之后,在聚光筒的照射之下,众人却傻眼了。

    铁栅栏里,真的关着一头畜牲。一只黑色健壮的藏獒。正冲着那群特警咆哮着。

    不知道是谁触碰到了铁栅栏,咔哒一声,铁栅栏被打了开来。那只黑色的,足有一百多斤重的凶狠藏獒,立刻嘶吼着冲了出来。

    出于自卫,也出于老楚跟林雪落这个指证人的安全,特警只有将冲出铁栅栏的凶猛藏獒给击毙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这铁栅栏里……明明关的是封行朗!我见过封行朗,我儿子林诺也见过!怎么会成了一条藏獒呢?”

    雪落从惊恐万状中回过神儿来,却陷入了困惑与焦躁之中。

    老楚是相信林雪落的。因为林雪落不仅仅是封行朗的妻子,还是封行朗儿子的亲生妈妈。

    “怕是你自己想封行朗想疯了吧?然把一条狗看成了封行朗……真可悲!”

    邢十二的声音传来,满是讽刺的意味儿。

    老楚相信林雪落没有疯。也相信林雪落所看到的就是封行朗。

    可现在,封行朗成变成了一条藏獒?!而且还是被他们一枪击毙的死藏獒。

    老楚深深的吁出一口浊气,冷生命令道:“法医,找线索!”

    这个地下室,只要封行朗待过,就一定会留下线索。而且林雪落说过封行朗已经受了伤,而且还吐了血,所以应该能找到封行朗的痕迹。

    可空气里,除了火药味和藏獒的腥臭,还有一丝丝还没来得及散去的消毒药水味。

    难道自己来晚了?封行朗被河屯毁尸灭迹了?

    “怎么,在地下室里养条藏獒……也犯法啊?都提醒你们这东西有危险了,你们还要砸门硬闯不说,竟然还击毙了它?”

    邢十二的话,句句咄咄逼人,“这只藏獒,可花了我义父不少银子呢。”

    “封锁所有的进出口!给我一点一点儿的搜查过去!不要放过一处有生命迹象的地方!”

    老楚没有跟邢十二程口舌之快。他唯一希冀的:只是封行朗还能活着!

    雪落突然间意识到:在老奸巨滑的河屯面前,自己的行为实在是太可笑太可悲了。

    现在想来,河屯的那句‘只可惜,你并不愿意看到有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你一定会后悔,会痛不欲生’真正的威力所在!

    这一刻,雪落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了救那个男人,将自己的孩子再次陷入了危险之中不说,而且她现在连见到儿子林诺的机会都丧失掉了。

    雪落跑出了地下室,径直走到河屯面前。

    河屯眯开双眸,淡淡的扫了林雪落一眼,冷生生的笑了笑。

    “对你看到的……可还满意?”

    噗通一声,雪落径直跪在了河屯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