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10章 直白,彪悍!

第610章 直白,彪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今以后,老子再也不管封行朗的死活了!他爱怎么死就怎么死,老子不管了!”

    严邦暴戾的嘶声厉吼道。复制网址访问 好像是在发泄怨怒似的震斥着众人的耳膜。

    “邦哥,您可千万不能不管朗哥啊!您可是申城的老大,要是您都不管朗哥,就没人能救朗哥了!总不能去指望封家那个一阵风都能吹倒的封立昕吧?”

    叶时年游说别人的嘴皮子功夫并不是盖的。先是把严邦的马p拍上,然后再苦口婆心。

    “邦哥,您都帮了朗哥那么多次,也不差多帮朗哥这一回啊。朗哥要是真被河屯给弄死了,您在申城岂不是……岂不是要成孤家寡人了?那得多寂寞啊!”

    有时候,真的是成也叶时年,败也叶时年。

    叶时年为了封行朗这个主子,可真是操碎了心。他对封行朗的一颗红心,还是天地可鉴的。

    “你还要我怎么去救?老子为了他,差点儿连命都搭上了,也不指望他能回报什么了……至少他封行朗也要爱惜点儿他自己的命吧?”

    “对对对,邦哥您说得极是。”

    见严邦开始发起了牢騷,叶时年便觉得有戏了。

    “朗哥的命显然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这不还应该有邦哥您的血汗在里面吗?!”

    叶时年的话,听得严邦还是很舒服的。

    “老子为他流血流汗,不图回报……好歹他也尊重点别人的劳动成果吧?现在到好,他又把自己的命送去给河屯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

    严邦越来越来气,“这普天之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吗?”

    “邦哥,这不是因为还有朗哥的亲骨肉么?父爱泛滥呗。”

    叶时年又替封行朗说了一句软话。

    严邦狠气的蹙了蹙眉宇,却也说不出责备的话来。

    “那小崽子已经被河屯驯化喂熟了,估计他封行朗把自己的心给挖出来,也感化不了的!”严邦冷哼。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朗哥真心是心疼自己的子嗣……”

    叶时年继续着他锲而不舍的游说,“瞧那小崽子,长得还真像朗哥。”

    “有个孩子也好。”

    严邦意味深长一句后,便从偌大的沙发庥上跃身而起。虽说手臂的活动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但劲腿上的力道却不减。

    ******

    有了林雪落出面去指证河屯的犯罪行为,老楚也能出师有名了。

    毕竟林雪落是河屯义子十五的亲生妈妈,又跟河屯在同一屋檐下住了那么多年,加上林雪落的底子十分的干净清白,所以由她指证河屯,老楚他们还是有那么点儿底气。

    还有就是简大队有着三天前封行朗来警察局报案的事实,加上沿路还有封行朗留下的去浅水湾的踪迹;换句话说,就是三天前有封行朗进浅水湾的监控,却没有他出浅水湾的监控……

    为了打草惊蛇,老楚让人将浅水湾包围了个严实。以防河屯将封行朗转移走。

    这到不是最关键的。

    其实老楚最担心的,就是河屯会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而杀人灭口,然后再毁尸灭迹。

    可听林雪落报案时的口气,封行朗应该已经身受重伤了。所以浅水湾里不可能连一丁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

    雪落是跟着老楚兄弟俩一起进来浅水湾的。

    河屯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正悠然的喝着他的蓝山咖啡。

    河屯的身边只站着邢十二,却没有邢八的踪影。

    “林雪落,你还真够有胆子的。只可惜,你并不愿意看到有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你一定会后悔,会痛不欲生。”

    河屯也不避讳老楚他们的存在。从容并淡定的跟林雪落说完他想说的话。

    那口吻,不是威胁,胜似威胁;不是恐吓,胜似恐吓。

    雪落是惧怕河屯的。因为她有软肋被河屯拿捏在手掌心里。

    一股强烈的不详预感袭来,雪落打了个冷颤。

    “诺诺……诺诺……”

    林雪落一边嚷叫着儿子的名字,一边开始寻找。关心封行朗的安危,更心牵于有可能被河屯迁怒的儿子林诺。

    老楚走近了几步,依旧恭谦。

    “邢先生,我们知道封行朗做事向来冒冒失失,如果扰了您的清修,我们一定严惩不贷。但动用私刑……也不可取。”

    老楚并没有让特警蜂涌而进。先礼后兵,回头上面怪罪下来,也好有个说辞。

    “说得好!我欣赏你们能够不包庇,不袒护。好好挫挫封行朗的戾气,和嚣张气焰!”

    河屯顺着老楚的意思说道。

    “一定的,一定的!但还望邢先生能行个方便,由我们将嫌疑犯封行朗给带走。”

    老楚没说半句斥责河屯的话。他的最终目的是救出封行朗,而不是跟河屯程口舌之快。

    “行方便?行什么方便?呵,”

    河屯冷笑一声,“你该不会是觉得我动用私刑软一禁了封行朗吧?”

    说得这么直白,这么彪悍,甚至于都懒得再跟老楚兜圈子。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最嚣张狂妄的人,就是他河屯!

    河屯这一说,老楚反而没有了继续拐弯抹角的必要。

    是河屯在一味的掩饰自己的罪行?

    还是他早已经胸有成竹?

    “据你十五义子亲生母亲林雪落的指证:你在三天前将封行朗软禁在了地下室里。并残忍虐待!而且我们也掌握了三天前晚上八点左右,封行朗有进来浅水湾的行车监控。却没有他出浅水湾的记录……加上你义子十五的母亲林雪落给警方提供了她儿子林诺其实是她跟封行朗的亲生儿子。所以,你还是具备作案动机的。”

    老楚拿不准河屯究竟是在强装镇定,还是自掘坟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封行朗的命,一定得救!而且还事不宜迟!

    河屯神情悠然的扫了一眼老楚,不动声色的喝上一口咖啡。

    “姓楚的,你一个人主观意银有意义吗?我会让律师控告你诽谤的!”

    邢十二接过了老楚的话,狠厉道。

    “这是搜查令!”

    在短时间内要弄到浅水湾的搜查令,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老楚劳苦功高,严邦也是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