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07章 养了一条狗当儿子

第607章 养了一条狗当儿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以小家伙的拗犟,能动手的,就绝对不吆喝。复制网址访问

    见邢八越是束缚着自己不让走,小家伙就越是担心进去地下室里的妈咪会出事儿。

    于是,他奋力的用自己的脑门去砸邢八的鹰钩鼻;不等他反应过来,小家伙又一嘴巴咬在了邢八的嘴唇上,顿时染上了两排牙印,鲜红兮兮的。

    “臭小子,你来真的啊……”

    逼不得已,邢八只能将怀里的小家伙放回了地面上。其实邢八更想用摔的。

    得以自由的小家伙,立刻撒腿就朝地下室通道方向跑了过去。

    可却吃惊的发现:他离开时还大开着的门,此时此刻竟然锁上了。

    小家伙立刻冲上前去拍打了几下,“妈咪……妈咪……你在不在里面啊?”

    邢八一边揉着自己无辜的鼻梁和嘴唇,一边追着小家伙走了出来。

    “邢老八,快把门打开!快打开!”

    小家伙冲上前来,拖拽着邢八往通道方向拉去。

    其实通向地下室的这扇门,是一套阴阳双门。小家伙可以看到的门,只是掩人耳目的;还有另一扇内门,就是一堵墙。将那扇门关上之后,整个地下室就会被封死。

    小家伙闲得牙疼的时候,也研究过这扇门,可惜以小家伙的能力,还不足以搞明白。

    门关着,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点:义父河屯回来了。

    邢八当然不敢犯上作乱。只能做无奈状的耸了耸自己的肩膀。

    “邢老八,我命令你开门!听到没有!!”

    小家伙一边狐假虎威的咆哮如雷着;一边开始在邢八的身上摸索着钥匙。

    只可惜,小家伙什么也没摸得到。

    智能的虹膜锁,并不需要什么实体的钥匙。

    “邢老八,你再不把门打开,我就告诉义父,说你欺负我。让你挨鞭子!”

    “那我还是选择挨鞭子吧!”

    邢八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刚刚在洗手间里,邢八感觉到这扇门应该是被打开过一回又关上了。说明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可客厅里去没有义父河屯和邢十二的身影。

    “邢老八,你不要太嚣张!等义父回来了,你就笑不出来了。”

    见邢八不受自己的恐吓,小家伙有些恼羞成怒了起来。

    冲上前来就去咬邢八的手腕……

    沉闷的一声响,通向地下室的门被打了开来。满染着愠怒的河屯出现在了小家伙的面前。

    在看到义父河屯从地下室里走出来之后,小家伙片刻的慌神了:完了,亲亲妈咪铁定被义父发现了!这可怎么办呢?

    条件反射的,小家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地下室冲了过去,可那扇门却在前一秒给关了个严严实实。

    “义父,开开门。我妈咪还在里面呢。”

    “你妈妈在里面?我怎么没看到啊?”

    河屯弯身过来,将小东西托抱而起。

    “妈咪没在里面吗?”小家伙质疑的问。

    “你觉得义父有骗你的必要么?”

    河屯替小家伙擦了擦咬过人的哈喇子嘴巴,“瞧瞧你像什么样子!怎么乱咬人呢?别人还以为我河屯养了一条狗当儿子呢!”

    什么狗不狗的,小家伙是不感兴趣的;他只担心自己的妈咪现在在哪里儿,有没有危险。

    “义父,你开开门好不好?让十五看看妈咪在不在。”

    一般情况下,小家伙向来都是柿子挑软的捏;而在义父河屯面前,小家伙更多的只会撒娇卖萌。

    “那你先亲亲义父。”

    河屯竟然提出了这么一个幼稚得让人牙酸的要求。

    “吧唧”一下,小家伙响响的亲在了河屯的脸颊上。事关妈咪的安危,别说亲一下了,就是亲一百下,他也愿意。

    河屯微微叹息一声,将小家伙更紧的圈抱在自己的怀里,用他沧桑的脸颊去蹭小家伙的。

    似乎今天特别的眷恋跟小十五的父子之情。

    “还是个小白眼狼啊,养不熟的!”

    河屯突兀的感叹一声。

    封行朗被关了两天的地下室,这一对母子更是想尽一切办法去给封行朗送吃的送药物。

    封行朗的那句‘血浓于水的父子之情’,似乎扎到了河屯的软肋。

    果然如此,这小东西是封行朗亲生的,他这个养父对小东西再怎么的好,也比不过封行朗这个亲爹!

    所以河屯才会有此感叹!

    自己这是输了么?

    可河屯并不承认自己已经输给了封行朗!

    温情感化不了小东西,那就只能来点儿武力的了。

    “义父,我都乖乖亲你了,你可不可以开门让十五进去看看妈咪?义父一言九鼎,可要说话算话哦。”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小家伙又在河屯的脸颊上‘吧唧’了一口。

    河屯又是习惯性的用自己带上胡须的下巴去蹭小家伙的脸蛋儿,温情了一下后,才有些依依不舍的将小家伙塞到了邢八的怀里。

    “老八,带上十五回佩特堡!”

    河屯的声音沉沉的,像是能落地生坑。

    连邢八都是一怔,“回佩特堡?现在吗?”

    “对!就现在!我的私人飞机已经等在机场了,还有两小时就能起飞。一切手续都办好了!”

    河屯连同声音和神情,都染上了道不明的殇然。

    “不要!我不要回佩特堡!”

    小家伙像只炸毛兽一样,在邢八的怀里上拱下翻了起来。

    “义父你耍无赖!说话不算话!会变长鼻子的!”

    小家伙嚷嚷直叫,“我要见我妈咪!我哪里都不去……我要见我妈咪!”

    “由不得你任性!从今往后,你再也见不到你妈妈了!还有你的混蛋亲爹!”

    河屯狠戾道,“以后你的人生里,就只会有我这个义父!”

    “义父,你说话不算话……你耍无赖……你骗小孩子……你不要脸!”

    急得满头大汗的小家伙,是想到什么便开骂河屯什么。

    整个别墅客厅里都充斥着小家伙的嚎啕大叫声。

    邢十二进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义父河屯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

    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其实邢十二是听到小家伙的嚎啕大哭声的,只是没有进来劝解罢了。

    邢十二知道义父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深思熟虑的。

    怪只怪林雪落母子太过让义父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