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05章 我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干什么

第605章 我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干什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通道里传来了脚步声,封行朗立刻从板庥上跃身而起。

    可动作还是有所迟疑,整个人带上了恍惚,脚上的力道也绵软了很多。

    两天没见着阳光,加上食物的补给匮乏,还有手背和手掌心里的创伤,加剧透支着封行朗的体力。

    封行朗意识到:自身的免疫力没能起到决定性的效果,伤口已经开始滋生炎症,体温也就偏高了起来。

    正如封行朗所期待的那样:这一回进来的是他暮想了一天一晚的女人。

    感情要想得到进一步的升华,单单一张儿子的彩超图片还是不够的,跟女人见上面才是必须的。

    雪落的步伐很慌张。还没能适应地下室的幽暗,雪落只能凭借着记忆中的印象,朝铁栅栏摸索着小跑过去。

    “封行朗,封行朗,这是抗生素,你早晚各吃一片,还有两瓶矿泉水……”

    雪落一边压低声音叮嘱封行朗的用药剂量,一边急切的将三板药和两瓶矿泉水一并递送了进去。

    昏暗中,雪落感觉有个人影朝自己扑身过来,带着手铐的金属撞击声;紧随其后,她便被封行朗探出的手臂勾住了后脑勺,往前轻轻一带,她喋喋关切的唇,便被男人给缄封住了。

    这个吻,并不是很舒适;因为有铁栅栏的阻拦,双方的脸被迫要贴上冰冷的铁栅栏。

    加上这一刻的雪落是高度紧张的,所以她并不能感觉到温情的东西,反而增加了她的负罪感。

    在河屯的地盘上,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里,又怎么能让雪落安心呢!

    再则,自己跟这个男人不是已经决定好要一刀两断的吗?

    “封行朗,你别这样……”

    雪落奋力的推搡开了封行朗紧箍在她后脑勺上的手,带动着手铐撞在铁栅栏上,吭啷作响。

    封行朗没有执意的继续,而是松开了对女人的束缚。

    不仅是因为这样的亲昵会让彼此很不舒服,也因为封行朗真的是力不从心。

    整个人疲乏困倦得利害,处于虚脫状态下的他,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带上了病态的烫意。

    雪落没有感觉到封行朗的温情,只感觉到男人探在她嘴里的唇和舌尖有些烫人。

    “封行朗,你在发热?”

    “嗯……好像有点儿。”

    封行朗的声音沙哑着,像烟熏火燎过一样。听得出,也感觉得到,男人真的在生病。

    “那你还不赶紧的让卫康他们想办法救你出去啊!再拖延下去,你会死在这里的。”

    心若动,女人的声音几乎都在为这个男人打颤起来。

    “雪落,除非你答应带着儿子跟我一起走!要不然,即便是死,我也要死在你跟儿子的身边!”

    有煽情的成分,当然也有发自灵魂深处的真情实意。

    “反正我哥的情,我已经还掉了!我的余生,就跟你们母子耗上了!”

    封行朗的这一补充,让林雪落是又恨又急,“封行朗,你作死是不是?”

    “身体是我自己的……我就这么作死让你林雪落心疼!我是故意的!”

    “封行朗!你……你,你还要不要脸啊?”

    “老婆孩子都要跟别人跑了,我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干什么啊?!”

    “你……”

    雪落已经是无语凝噎了。

    等雪落适应了地下室幽暗的灯光之后才发现:男人的手背和手掌心,都有不同程度的溃烂。

    “封行朗,求求你……别再逼我了好不好?你斗不过河屯的!”

    雪落握着男人受伤的手,松开也不是,不松开也不是;每看一眼,似乎都在煎熬她林雪落的心。

    “只要你跟儿子的心向着我……我就赢了河屯!”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女人那张饱含泪光的眼眸。

    “雪落,之前的封行朗,并不是独立的个体。他并不自由,也无法洒脫!可现在的封行朗,他的身心是自由的,他可以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你们母子!雪落……”

    “封行朗,别说了……求你别再说了!”

    林雪落依身在铁栅栏上,整个人低低的哽咽起来。

    突兀的,整个地下室瞬间明亮了起来。亮得晃眼。

    “雪落!快让开!”

    与此同时,几乎是一瞬间,封行朗奋力的将半匍匐依靠在铁栅栏上的林雪落推搡了开来;雪落一个重心不稳,直接跌倒在地。

    一阵诡异的幽灵之光在铁栅栏上传导,伴随着嗞吧作响,封行朗闷哼一声,整个人被弹到了后面的墙壁上;幽烟乍起,然后便是人一体那刺鼻的焦糊气味儿。

    封行朗推搡开了女人,可他自己却没能幸免。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被推搡在地的雪落似乎是一阵混沌。

    还没来得及从地面上爬起身来,她便看到了一双穿着军工皮靴的双脚。

    再向上,她便看到了河屯。

    河屯的身侧,站着手拿遥控器的邢十二。

    雪落是畏惧河屯的;整个人在看到河屯时,便带上了微微的轻颤。

    “河屯,没想到堂堂的枭雄,竟然也能做出这种偷听墙角的下三滥行径来!”

    这一回,封行朗真被电击得不轻;身体之中,像是扎过了千针万孔;脑子里的脑浆都快从七窍里迸发出来。疲软得像只软脚虾一样,站不直身体,只能靠在墙壁上。

    “嘴硬!”

    淡悠悠的,河屯从齿间溢出这两个字来。

    似乎他对铁栅栏里的封行朗并不感兴趣,而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盯看着想爬起身来的林雪落。

    “邢……邢先生……”

    雪落低声喃了一句,吃劲儿的想从冰冷的地面上爬起身来;却没想河屯一脚踹在了她的左肩膀上,劲腿的力道之大,几乎快把雪落的整个人都给踹散架了。

    雪落原本就娇弱的身体,在地面上滑行了一米之后,才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停顿了下来。

    “河屯,你它妈的要还是个男人,就别动女人!有种你弄死老子我!”

    封行朗咆哮如雷的朝铁栅栏冲了过来,再次的电击将他弹离,重重的甩身在了板庥上。

    “噗嗤”一声,应该是内脏受损了,一口鲜血从封行朗的口中喷溅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