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02章 煽情的最后王牌(下)

第602章 煽情的最后王牌(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邢八在吃早餐,而且还吃得相当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清楚的感觉到一个小麻烦在一步一步的朝他走过来。

    火腿,一半在口,一半差不多入喉;邢八硬生生的将口中的食物吞咽了进去。

    那滋味并不好受。

    享受美食,和机械的填饱肚子,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心理状态。

    “老八,开开门,我的童话故事书忘在地下室里了。”

    小家伙的声音带上了那么一丝丝的撒娇口吻,这回并没有狐假虎威的厉声厉气。

    “十五,你要知道:虽然义父不在家,但他总会有其它的办法知道家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邢八的声音很低。低得只有靠近他的小十五才能听清楚。

    “你不告诉义父,不就行了?”小家伙反问。

    邢八叹气似的摇了摇头,“义父不相信任何人的,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来,小家伙还是不懂的。

    其实河屯是在跟封行朗做最后的博弈。

    河屯想看看:自己这个养父,究竟能不能胜过亲生父亲封行朗!

    而封行朗似乎也在跟河屯做这样的博弈:

    究竟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最终挽救了他们的父子之情;

    还是河屯这个养父在儿了心目中更胜一筹?

    所以,河屯任由着小家伙去发展跟封行朗的父子之情。

    可控还好,要是发展到不可控的程度,给封行朗带来的,只会是灭顶之灾。

    而对雪落母子来说,前景也不会太好。

    “诺诺,不许缠着你八哥,快回书房等着老师。老师就快到了。”

    邢八的那句‘义父不相信任何人的,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雪落还是听得懂的。

    表面上,河屯是不闻不问的,但他却会用很多种方式监听着这个家。

    午餐过后,雪落送离了老师。

    而林诺也缠上了邢八。

    看着小家伙鼓鼓的口袋,邢八的眉头直蹙:这亲爹的魅力,难道真像传说中的那么神奇吗?

    这哪里是要拿回他的童话故事书啊,分明就是想进去地下室给封行朗那个混蛋亲爹送吃的啊!

    当然了,邢八看见了也等同于没看见!

    反正他也领旨过了:任由林雪落母子发展跟封行朗的感情!

    虽然义父河屯这么说了,可邢八还是能够感觉到义父眼眸中那不动声色的清冷!

    对于雪落母子来说:越是对封行朗亲切,就越是等同于在自掘坟墓。

    于是,在享受了一会儿小家伙的撒娇卖萌之后,邢八才打开了那扇通往地下室的门。

    其实巧克力豆儿还真是个好东西。

    不但甜得暖心,而且高热量又能最大程度的补充身体所需要的能量。

    只是封行朗每吃一个,心里都不会好受。也就没舍得多吃!

    他感觉得到:他的孩子是爱他的。

    即便自己曾经抛弃过他两次,小东西依旧怀着一颗希冀且渴望父爱的心。

    满眼的漆黑,更能让封行朗有时间去思考。

    并不有想像中的焦躁,而是出奇的安宁。

    当他再次听到那扇门被启开的声音时,封行朗从板庥上一跃而起,身体撞在了铁栅栏上,阻挡住了他想冲去儿子林诺身边的步伐。

    “诺诺……”

    封行朗的声音是欣喜又欣慰的。但却染上了脫水后的沙哑。

    因为手上的伤口得不了药物的治疗,封行朗的身体似乎已经在开始发热。

    “我是来拿我的童话书的!”

    小家伙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可他的目光却深深的眷恋在封行朗的身上。

    “哦,那你来拿吧。”

    封行朗并没有将童话书递送出去,而是就摆放在铁栅栏内的地面上。

    小家伙需要靠近过来才能拿到。

    封行朗半蹲着身体,凝视着缓缓朝他走近的儿子;微微的笑意在他干裂的嘴唇上勾起,慢慢的在泛白的俊脸上荡漾着。

    “诺诺,你能来看爸爸,爸爸真的很高兴……”

    封行朗的声音沙哑得几乎只剩下了口型。可眼眸里,满是对儿子的深深爱意。

    “都说了:我只是来拿我的童话书!”

    似乎小家伙并不想承认自己进来是为了看看自己的混蛋亲爹。

    封行朗不再做声,而是将走近过来的儿子林诺紧紧的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诺诺,爸爸爱你……一直都爱着你!”

    封行朗的声音沉沉的,哑哑的,只有他们父子才能听得到。

    可因为手铐的束缚,这样的拥抱并不尽兴,也不十分舒服;可小家伙还是被混蛋亲爹这样的拥抱方式所沉醉。

    其实也没有完全沉醉,至少他还机智的将口袋里的食物塞进了封行朗的口袋里。

    五分钟后,小家伙才抱着那本童话故事书从地下室里走了出来。

    邢八脑洞大开的想:这童话书里,有没有封行朗的血书呢?

    比如写上一段:‘老婆,我错了;我一直深深的爱着你们’的鬼话。

    于是,邢八稍稍的伸了一下脚,就把满脸小心思的小十五绊了个大跟头。

    到没有摔到小家伙,只是那本童话书被摔得很远。

    邢老八抢先一步将那本童话书捡了起来。

    快速的一通翻页,血书到是没见着,或多或少让邢八有那么点儿小失望。

    可却看到一张泛黄泛毛边的小纸片从里面掉了下来。

    邢老八的速度极快,又抢在小家伙前面捡起那张小纸片,颠颠倒倒的翻看着:看出是一张彩超图片,却看不出图片上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什么玩意?”

    “以你的智商,看不懂的了!”

    小家伙踮起脚来,快速的从邢八手里抢走了那张小彩超图片。

    这张小图片,小家伙是见过的。

    那是小家伙在亲爹封行朗的总裁办公室的保险柜里见到的。

    亲爹很宝贝的。

    “你能看懂?”

    邢八反问道。连他都没能看懂,他一个小p孩子能看懂就真日了狗了!

    小家伙懒得跟邢八磨叽什么,而是拿起童话书,拽紧手里的小图片,朝着妈咪雪落的房间小猎豹似的飞奔了过去。

    “妈咪,这是混蛋亲爹给你的!你快看看吧。”

    小家伙气喘吁吁的将手里的小图片举到了妈咪雪落的跟前。

    当雪落看到那张小彩超图片时,先是呆滞了几秒,随之便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