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01章 煽情的最后王牌(上)

第601章 煽情的最后王牌(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通道里的那扇门被关闭,整个地下室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

    也就掩盖住了封行朗被润湿的眼框。

    几秒后,铁栅栏里传出了隐忍的低沉咽声。

    久久的,都无法平静。

    林诺坐在邢八的庥沿上,也不脫衣物睡觉觉,而是瞪大着澄澈的眼眸,就这么盯着邢八。

    才5岁的小p孩子,竟然能把邢八盯得发虚起来。

    其实邢八的心虚并不是来自眼前的小p孩子,而是来自于小东西身后的靠山。

    邢八知道:河屯有些时候宠起小家伙来,是不讲原则的。

    好比邢老五大冬天的被惩罚泡在冰水里几个小时……或许不会死人,但那滋味并不好受!

    而遭这份儿罪的原因,只是邢老五按照河屯的吩咐,没肯让小家伙大冬天的出去佩特堡撒野。

    小家伙便找了一个很牵强的借口,撒娇打滚、不依不饶的让河屯惩罚了邢老五。

    不仅委屈,而且还憋屈。

    “十五,妈妈的怀抱最温暖了,千万别委屈了你自己。八哥一个人睡习惯了,怕伺候不好你。”

    邢八就比邢老四和邢老五聪明多了。

    “封行朗手上的伤……你是打的?”

    酝酿了好一会儿,小家伙才冷声质问道。

    果然,跟邢八预料的一样。小东西还是在乎他亲爹的。

    “那是义父的意思!你懂的,我做不了主。不过我已经看在你妈咪的面子上,很温柔很温柔了!”

    小家伙利用义父河屯来压制其它的义兄;邢八当然也能用河屯来反压小东西了。

    “打得好!我会在义父面前表扬你的!”

    小家伙却话锋一转。

    “……”邢八微微一怔:难不成才p大的小东西,也跟自己玩起了深藏不露?

    果然是封行朗的亲种,父子俩一肚子的坏水!

    “那八哥就先谢谢十五弟了!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

    邢八顺着小家伙的话意顺水推舟道。满腔的套近乎口吻。

    心里却苦不堪言:这看守封行朗的活儿,怎么没交给老十二的呢?

    至少河屯还没有因为对小家伙的偏宠,而惩罚过邢十二。

    所以说,还是看人的。

    “今晚你还要去教训封行朗吗?带上我吧!我特别想看混蛋封行朗挨打了。”

    其实小家伙的道行还浅,根本对付不了城府颇深的邢老八。所以问出的话便带上了稚气,让邢八轻而易举的就能听出端倪来。

    “哦,真不巧,义父吩咐过了:晚上任何人都不许去地下室的。要不我现在去跟义父请示请示?”

    邢八是老奸巨滑的。他知道小家伙意欲何为。于是,他顺水推舟的给小东西吃了个定心丸。

    “太晚了,就不用去请示义父了。让他老人家好好休息吧。”

    听出邢八今晚不会再去地下室,小家伙立刻从庥沿上蹦哒了下来。

    他才懒得跟邢八这个臭脚丫子睡呢!

    “好好,还是十五弟孝顺义父。”

    邢八连忙将马屁给拍上。

    ******

    地下室是经过改造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只要通道的门被关上,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直到现在,雪落还不清楚封行朗来这里给河屯当阶下囚的真正目的所在。

    但她却清楚的意识到:封行朗的这个‘苦肉计’,已经牵动了她跟儿子林诺的心。

    是不闻不问?还是去封家通风报信?

    想想封行朗应该会有他自己的安排。用不着她这个低智商的白痴来替他想主意的!

    在封行朗的心目中,自己可不就是个白痴么?

    可这都两天了,也没见有人来将封行朗给捞走啊?

    他究竟想干什么?真想留在地下室里一辈子么?

    什么‘只想离她们母子近一点儿’的鬼话,雪落当然是不信的!

    这封行朗是想倒逼她们母子背叛河屯,从而想办法把他从地下室里救出来吗?

    要是真这样,他封行朗还真够看得起她们母子的能力和智商的!

    轻轻的叩门声,打断了雪落发散性的思考。

    她走到门边时,便听到儿子压低声音的暗号,“妈咪,是你的亲亲儿子。”

    在保护妈咪这一点儿上,小家伙的意识还是很强的。

    雪落连忙开了门,将门外的儿子拉了进来,并拥在了自己的怀里。

    “诺诺,看到你亲爹了?”雪落问。

    小家伙点了点头,闷闷的走到了庥边,然后默不作声的爬了上去。

    “怎么了诺诺,你亲爹凶你了?”雪落又问。

    “妈咪,你快睡吧。老八说了,今晚他不会再去地下室的。”

    也就是说:混蛋亲爹今晚不会再挨打了。

    似乎小家伙也明白:妈咪让他缠着邢八去睡,是担心邢八会再次的暴打亲爹封行朗。

    说完后,小家伙并不想再多说什么,便钻进被子里闷闷不乐的侧过身去。

    雪落也不忍心再次追问。似乎她越来越揣测不了儿子的小心思了。

    等林诺似乎睡着了时,雪落在轻抚儿子的小脸蛋儿时,却摸到了儿子湿意的泪水。

    雪落的心间狠实的扎疼了一下。

    看来,封行朗的‘苦肉计’,在儿子的心目中起到作用了。

    第二天,熬夜的雪落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儿子的踪影。

    担心儿子会一不小心惹怒到河屯,雪落连忙起身出去查看。

    餐桌上,管家将一堆证件交给了邢十二,看来邢十二今天又要出门。

    “十五,遥控飞机玩腻了吧?义父给你买了一架私人飞机,有兴趣跟义父去机场看看吗?”

    河屯的财大气粗,还真不是嘴皮子上随便说说的。

    “不去了……妈咪请了家教,十五要学习的。”

    小家伙拒绝了河屯的礼物。

    “学习好啊!多学点儿,义父最爱那句:‘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记得让老师教会你这句,不然义父就把他给宰了!”

    河屯狂傲的戾气,着实让人听着渗得慌。不过他并没有强求小十五跟他一起离开去办事儿。

    于是,小家伙成功的留了下来。当然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看住有可能进去地下室打他亲爹的邢八。

    在邢八看到留下的小东西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一天对他来说,恐怕又是煎熬且受虐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