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600章 父子情深

第600章 父子情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的孩子近在咫尺,可却无法触摸。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对于身为一个父亲的封行朗来说,哀伤莫过于此。

    “诺诺……快到爸爸这里来。让混蛋亲爹好好看看你……”

    封行朗换了一个儿子喜欢的称呼,想讨好不愿意上前一步的小家伙。可小家伙依旧静默在原地,任由封行朗如何的伸长自己的胳膊,都无法触及。

    小家伙没有上前一步,亦没有后退。只是默默的站在原地,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有些狼狈的亲爹封行朗。

    小家伙看到了铁栅栏外的地面上被掀翻泼洒的黑米粥,还有零零落落的培根肉卷儿。

    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妈咪雪落往自己口袋里装巧克力豆的真正用心所在。

    “封行朗,你为什么傻乎乎的跑过来给我义父当囚犯?”

    小家伙静默了一两分钟后,才突兀的问道。

    封行朗一直举着的手缓缓的垂了下去,将自己的脸从铁栅栏里挤出来一些。

    “因为我的老婆孩子在这里!我只想离你们母子近一些……再近一些!”

    封行朗用上了儿子林诺能够听懂的话。本意并不是为了煽情,可却达到了煽情的效果。

    “你这是在忏悔自己两次的抛妻弃子么?”

    每每儿子说出‘抛妻弃子’这个词时,封行朗的心都会被扎疼。

    “诺诺,爸爸不想找任何的借口为自己的行为辩驳。”

    “可人生在世,总会有一些迫不得已。”

    “就好比我想救下你大伯,同时也想救下你妈咪;我想接住你,同时也想接住你妹妹封团团……但是我却做不到!所以我只能救下你大伯,然后再跟你妈咪一起死;在看到海洋球池之前,我是朝你奔过去的……”

    “我的确愧对你跟你妈咪,我一直想弥补……”

    “可我缺少一个机会!”

    “只有你跟你妈咪,才能给我这个机会。”

    封行朗不清楚才5岁的儿子究竟能听懂多少,但他还是将自己内心的所想表达了出来。

    听起来更像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林诺聆听着亲爹封行朗的‘借口’,又是长长的静默。

    “行了十五,时候不早了,赶紧钻回你妈咪的怀里睡觉觉去吧。”

    邢八并不希望封行朗跟小十五能够再续父子之情。

    因为封行朗跟义父河屯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或主动,或被逼,封行朗跟小十五的父子相残,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今晚我要跟你睡!麻烦你去把你的臭脚丫子洗干净!要是臭到我了,我一定让义父把你的臭脚给砍掉!”

    小家伙这一说,着实让邢八受宠若惊。

    要知道,小家伙向来娇惯,很少给别人讨好他的机会。

    “那个陪我睡什么的……就免了吧。你这身娇肉贵的,八哥我实在是消受不起!”

    邢八这一刻就像深宫里的冷妃,突然被点名要宠一幸,还真有些适应不过来。

    “你想多了!我是要你陪我睡!我睡庥,你睡地上。”

    小家伙又赏了邢八一记冷眼,“快去好好准备吧,我一会儿去你房间。”

    邢八应声而退。却并没有走远。他到是很想听听:小十五跟封行朗究竟会聊些什么。

    “诺诺,快到爸爸这里来。”

    邢八离开后,封行朗立刻温和着声音叫唤着儿子林诺。

    可小家伙只是将手里的童话故事送到了封行朗触手可及的地方。而他的人却并没有上前来。

    “读给我听!”

    封行朗微怔了一下,思维活跃的他以为:是不是林雪落在书里面夹了什么字条之类的东西?

    可童话书只是童话书,并没有因为封行朗的脑洞大开而变出什么字条来。

    “不愿意读给我听吗?”

    “不,我愿意。”

    “严冬时节,鹅毛一样的大雪片在天空中到处飞舞着,有一个王后坐在王宫里的一扇窗子边,正在为她的女儿做针线活儿……”

    伴随着封行朗的朗读声,小家伙静静的盯看着封行朗……

    似乎跟他期待中的父爱陪伴有些不太一样!

    他心目中的父亲,应该是盖世英雄,可以保护他跟妈咪……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狼狈得像个阶下囚。

    可即便只是阶下囚的父亲,对林诺来说,也是极其渴望的。

    “不久,国王爸爸又娶了一个妻子。这个王后长得非常漂亮,但她很骄傲自负,嫉妒心极强……”

    “那个国王爸爸为什么又要娶一个老婆?他是不爱自己原来的老婆和孩子吗?”

    小家伙打断了封行朗的朗读,执意的问。

    封行朗微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儿子竟然会这么问。

    是跟儿子解释童话故事里可以三妻四妾?还是跟儿子说明这只是一个虚构出来的故事?

    “应该是不爱的!如果我是那个国王,我就不会再娶!只会认定你跟你妈咪是我的妻儿!”

    封行朗直视着儿子那张稚气的脸庞,柔声应答道。

    父子就这么四目对视着。流动着只有一脉相承才能领会的情愫。

    良久,林诺回头张望了一眼,又缓缓的上前了两步;近到封行朗可以触碰到他的距离。

    “诺诺……爸爸的好孩子。”

    封行朗终于拥抱住了自己的孩子,鼻间泛起了酸意。

    隐隐约约间,封行朗感觉到儿子林诺在往他的口袋里塞东西;一次又一次,连续了好几回。

    趁着自己被亲爹封行朗拥抱之际,小家伙将自己口袋里的巧克力豆塞进了封行朗的口袋里。

    封行朗刚要往自己的口袋里去摸,可林诺却朝他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他握住亲爹封行朗的右手,手背上淤积着血污;而掌心里,更是一片的焦糊。

    “没事儿的,不疼。”

    封行朗先出声安慰着沉默且伤感中的儿子。

    晶亮的液体在小家伙眼框里积聚,却始终没有滚落下来。

    “封行朗,你读得太难听了……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好好待着吧,我走了!”

    小家伙转身离开了,头也不回。

    “诺诺……诺诺!”

    封行朗疾呼了两声,直到通道里传来了沉重的落门声。

    下意识的,封行朗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从里面摸出了几颗圆圆的东西。

    竟然是巧克力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