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99章 对‘恨’的处理方式

第599章 对‘恨’的处理方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让我去跟老八一起睡?为什么啊?老八的脚都臭死掉了……而且还磨牙、说梦话!”

    小家伙老大不乐意起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在河屯的义子之中,林诺最喜欢跟老十二睡。总会有不一样的惊喜和愉悦。

    “如果为了帮妈咪,你还不愿意吗?”

    雪落并没有跟儿子解释:让小家伙缠着邢八去睡的目的,是因为她知道河屯绝对不会让人当着小十五的面去痛打封行朗的!那只会滋生小家伙对河屯的仇恨。

    “肯定愿意了!”

    小家伙勉为其难的拖着长长的尾音。

    林诺小朋友的晚餐,是在义父河屯房间里吃的。可能是河屯腿部的伤口二次迸裂了,白天没舍得扫小家伙的兴,便一直咬紧牙关坚持着。

    “义父,我帮你捏捏手臂吧。”

    学着泰国技师的样子,小家伙给河屯捏起了另外一条手臂。肉墩墩的小手,在河屯的胳膊上揉来揉去的,到也舒服。

    河屯欣慰的眯了眯眼,“十五,恨你亲爹封行朗吗?”

    小家伙顿了一下,抿了抿小嘴巴后才作答着河屯:“恨!”

    “呵呵……你这犟小子,口是心非了吧?既然你那么恨他,为什么不去地下室一弩箭把他给灭了?”

    河屯宠爱的将小十五揽在怀里,用带着胡须的下巴蹭着小家伙的脑袋。

    “把他锁在地下室里不是很好么?干嘛要灭掉他啊!”

    小家伙不太认同河屯对‘恨’的处理方式。

    “嗯!有道理!只要我家十五喜欢,那就这么锁着他吧!”

    不仅仅是为了讨好向来偏爱的小十五,似乎河屯也不太希望封行朗死得太快!

    不得不说,封行朗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对手:

    他年青,他睿智,他机警,会跟河屯玩出不一样的花样来!

    最关键的是:河屯想把封行朗带到那个女人的面前……好让那个女人看看,她水兴杨花的恶果,会变本加厉的反馈到她的儿子身上!

    河屯口中的那个女人,只是佩特堡暗室里的蜡像而已。

    河屯深深的闭上了双眸,似乎真的有些累了!

    等把河屯伺候睡下之后,小家伙立刻跑回了妈咪雪落的房间。

    果不其然,雪落一直在等着儿子林诺回来。

    “妈咪,义父已经睡下了……我现在可以缠着老八去地下室看封行朗了吗?”

    从儿子林诺那双期待的眼眸里,雪落看到了儿子跟封行朗无法斩断的,血浓于水的亲情。

    整个白天,雪落除了心牵于封行朗的伤势和饥饿,也想了很多。

    封行朗并不是自己跟儿子林诺的仇人!

    他两次‘抛弃’她们母子,都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她是亲眼看到的。

    雪落相信:要是第一次没有封立昕,第二次没有封团团,封行朗应该不会抛弃她们母子的。

    尤其是对儿子诺诺,她感觉得到封行朗对儿子的疼爱。

    跟封行朗一刀两断归一刀两断,但这成不了雪落去关切那个男人的障碍。

    雪落脫下了儿子身上的睡衣,换了一件有口袋的深色套头衫;并将巧克力豆儿往小家伙口袋里装着,直到将小口袋装得满满当当的,才将拉链拉上。

    “妈咪,你不是不让亲亲儿子多吃巧克力豆儿的吗?会蛀牙的!”

    小家伙不知道妈咪雪落这是是玩哪出。

    还是自己偷吃巧克力豆儿的事被妈咪发现了?

    所以小家伙答得十分的乖巧懂事!

    “这不是给你吃的!你可以用这个巧克力豆儿去丢你亲爹封行朗!别让你八哥发现,知道么?”

    以儿子林诺的智商,雪落不需要过多解释什么。

    小家伙连忙点头。刚刚在吃晚餐的时候他还在想:混蛋亲爹吃过晚饭了没有呢?

    应该是没有的!

    “对了诺诺,记得让你亲爹给你读这本童话故事书。他读完了你才能离开。知道吗?”

    出门之前,雪落拿起一本童话故事书塞进了儿子林诺的怀里。

    *****

    邢八预料到小家伙会缠上他,让他带他进去地下室看他亲爹封行朗。

    所以邢八一直等在那扇门边。

    瞄看到小家伙怀里竟然捧着一本童话故事书,邢八原本就狭长的眼睛,眯得就更长了。

    “怎么,难不成你还要陪你亲爹在地下室里过夜?”

    邢八问了一声,又叹息似的补充道:“都被你亲爹抛弃两回了,还能这么孝顺?真是个好儿子!”

    面对邢老八故意的挖苦,小家伙直接赏了他一记小白眼儿。懒得跟他多说半个字!

    小家伙还没走到铁栅栏前,就听到铁栅栏里传出了两声疾呼。

    “诺诺……诺诺!”

    封行朗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简易板庥上冲向铁栅栏的。当时的他完全没在乎铁栅栏是不是被邢八通了强电流,他只想看看他的孩子。

    过道里的壁灯是那种可收缩式的。而且相当的昏暗。加上封行朗又在暗处,小家伙只能听到封行朗的声音,却看不清封行朗的人。

    “老八,赶紧把灯给我打开到最亮,我要惩罚封行朗读书给我听!”

    这便是雪落的睿智之处。让儿子要封行朗读书给他听,势必会邢八开灯。而开灯之后,小家伙一定就会看到封行朗究竟伤得如何。

    还有就是:如果河屯真想弄死封行朗,早在昨晚就会动手;如果封行朗非死不可,那林雪落就更应该让儿子林诺去见见他亲爹封行朗了。

    “读书也算惩罚?”

    邢八并不是太想开灯。因为开灯后小家伙就会看到封行朗身上的伤,万一迁怒于他这个施暴者,那就不好了。

    “要不,你还是惩罚我读书给你听好了!这里太臭了,会影响到你听故事的心情!”

    “这里再臭,都比你的臭脚丫子好闻!快开灯!”

    拗不过小东西,邢八只能将小黑屋里的灯打了开来。

    “诺诺……过来,快到爸爸这里来。”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适应着光亮,或许是被关久了,在看清儿子林诺的那一刻,他恨不得冲出来。

    身体撞击在铁栅栏上,双手努力的往外伸着,用力的想触摸到儿子的身体。

    只是那副手铐限制住了他的动作……

    小家伙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静默的看着铁栅栏中的封行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