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97章 怎么样,滋味如何?

第597章 怎么样,滋味如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一个不被自己丈夫惜爱,只是肆意戏弄和玩劣的女人,她的不自爱,就是不知廉耻!”

    雪落说得很用力,几乎浑身都在随着自己说话的气息而颤抖。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而我林雪落,就是那个不知廉耻,不自重不自爱的女人!所以才会被自己的丈夫任意去糟賤,不珍自己的身体,把打掉孩子当玩似的!”

    雪落的每一句话,都扎中着自己的疼点。同时也揪疼了男人的心房。

    女人在他怀里血淋淋的模样,封行朗依旧记忆犹新。

    对,他以为自己是在用最原始的方式去爱眼前的女人;可却没想到带给女人的不仅仅是心灵上的伤害,还有肉之体上的疼痛。

    良久,封行朗都没有开口说话。却又不肯松手让女人离开。两人在昏暗又潮湿的地下室里,就这么无声的僵持着。

    冷不丁的,封行朗缓缓的单膝跪地;因为带着手铐不方便动作,封行朗只能隔着铁栅栏去亲吻雪落的肚子……

    或许这一刻,做为一个父亲,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去表达自己对夭折孩子的深深歉意!

    “宝贝儿……对不起……我不是个好爸爸!让你跟妈咪都受疼了!”

    雪落很想坚强,更想强势,可在听到封行朗对那个夭折孩子的道歉声时,她忍不住的失声哽咽。

    下嘴唇都快被自己咬破了,雪落压抑的哽咽声扭曲得有些怪异。她极力的在隐忍自己的苦楚,不想在男人面前表达自己的软弱……

    “宝贝儿你放心,爸爸会给你报仇的!”

    封行朗的唇,隔着铁栅栏紧紧的贴在雪落的肚子上,久久维系这样的动作,像是一种默哀。

    可‘报仇’两个字落进了雪落的耳际,她便如同惊弓之鸟一样慌张的挣扎开了身体。

    她摆脫掉了沉沦在伤感中的男人的钳制,立刻后退到封行朗手臂触碰不到她的地方。

    “报仇?害我流产的人,恐怕不只有河屯吧?”

    雪落苦涩的凄笑着:“封行朗,你做不到的!五年前,你做不到;五年后,你依旧下不了手!”

    丢下这番意味深长的话,雪落便转身朝狭窄的通道冲了出去……

    “雪落!”

    身后,传来男人眷恋的呼喊声,以及隐忍着的无法完全表达的情愫。

    *******

    邢八侧身斜靠在通道的门边,好耐心的听完了林雪落跟封行朗的口水战。

    他漫不经心的吃着手里为数不多的巧克力豆。

    那是小十五吃剩下的。

    “看前面!撞到人了!”

    邢八好心的提醒着悲痛欲绝,且一路低头疾走的林雪落。

    林雪落猛的抬头,这才看到了门边还堵着一个人。

    邢八悠闲的吃着儿子诺诺吃剩下的巧克力豆儿,似乎他挺爱吃甜食的。

    只是邢八另一只手上的皮鞭,着实让雪落看着心头一悸。

    这条皮鞭雪落见过,是河屯用来驯马用的。

    只不雪落不知道邢八拿着这条皮鞭想驯谁?或是打谁?

    雪落没有询问,也没心情去询问邢八。她只知道:邢八是不会拿这鞭子来打她的!

    虽说河屯禁锢了她们母子五年之久,也偶尔会将她关去小黑屋里面壁思过,但从来不会对她施以暴戾。

    “嗯,这巧克力豆儿胃口还真不错呢!你担心十五蛀牙不让他多吃,可以留给我。丢了多可惜!”

    邢八诙谐着口气。完全听不出任何要对某人施一暴的戾气。

    “我房间里还藏着一些……一会儿都拿给你!”

    雪落机械的应了邢八一句。

    正因为雪落的善良不做作,以及处处的与人为善,她才会在河屯的身边平安的生活了这么多年。

    雪落刚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因为那条皮鞭……着实让她惊悚到了。

    总觉得邢八不会闲来无事的拿出这条鞭子来玩的。

    转身时,雪落惊愕的发现:几秒之前还跟自己说过话的邢八,此时此刻却消失不见了!

    真的跟鬼魅一般,来无影去无踪不说,还能悄然无声。

    通向地下室的门已经打开着。

    紧随其后,雪落便听到地下室里传来的打斗声。

    皮鞭打在人身上十分疼痛,一鞭下去就会暴起一道红印,两鞭就会皮开肉绽。

    邢八的速度之快,还没等封行朗将培根肉卷从铁栅栏外拿进来;他的皮鞭就发狠甩了过来,从伸手去拿食物的手背上落下,沿着手臂甩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没有衣物遮盖的手背,顿时表皮被卷,露出了红兮兮的带血组织。

    真的很疼!

    邢八的第二鞭甩打过来时,已经狠吃一亏的封行朗立刻借助于铁栅栏的栅格,让邢八的皮鞭落在了手铐的中间,并顺势一个反搅,将皮鞭给揪在了手里。

    力量的博弈开始了。

    消瘦的邢八并不占上风;毕竟封行朗拥有着健硕的体魄。并不是邢八想扯过皮鞭就能扯得动的。

    封行朗一只手紧握着皮鞭,一只手抓着铁栅栏;这样的姿态,邢八想将皮鞭抽之回去,更加的不可能。

    然,就在封行朗和邢八僵持之际;突然,邢八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遥控器,对着铁栅栏按下……

    铁栅栏立刻通了电,如同地狱里的幽冥鬼火一般。

    “呃……啊!”

    没有提防到邢八会跟自己耍诈,而且还用上了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封行朗的反应速度够快,但还是被强劲的电流给击倒了好几步,后背狠撞上了里面的墙壁上。

    与此同时,从封行朗抓住铁栅栏的手掌心里冒出了一股滋滋作响的青烟……

    再然后,雪落闻到了一股皮肉被烤焦的气味儿。

    久久的,在通风不是很好的地下室里弥漫着。

    那是封行朗的手掌心被电击烤焦的味道。

    “怎么样,滋味如何?”

    邢八悠然的询问一声。

    对于封行朗,邢八是记仇的。

    上回封行朗用一只毛绒熊跟他无下限的玩了一回加强版的金蝉脱壳,着实刺激到了邢八的自尊心。

    邢八的智商被封行朗狠狠的虐了一回!

    天赐的这个机会,邢八当然不会错过!

    “邢八,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看到封行朗受虐,雪落心疼不已。

    “送食物进来给封行朗,也是经过你同意的!”

    看到被打翻的食物托盘,雪落以为邢八是恼怒自己给封行朗送东西来吃。

    邢八这才一边收起皮鞭,一边悠然的应答:

    “哦,忘了跟你说了,义父吩咐过我:

    只要你林雪落进来地下室见封行朗一回,封行朗就必须挨打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