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94章 带喜的腔调

第594章 带喜的腔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焦躁不安的在自己的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踱步着。

    自己这又是怎么了?

    在用事实表达:自己还是放不下那个男人么?

    林雪落!你能不这么賤吗?

    你都已经跟那个男人划清界限了,还用得着如此紧张那个男人作什么啊?犯賤么!

    剪不断理还乱!雪落已经无法平息自己的心境!

    刚要躺回庥上去强迫自己入睡,叩门声的作响,又将雪落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绪给扰乱了。

    “亲亲妈咪,开开门,是你的亲亲儿子。”

    门外传来了儿子林诺奶气的叫唤声。

    一般情况下,回到房间的雪落便会反锁着自己房门。毕竟河屯和他的那帮义子,都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必要的防范还是需要的。

    万幸的是,河屯并不是那种下三滥的男人,他几乎从来没有为难过雪落一个小女人。也算得上一代枭雄的行事作风了。

    或许在河屯看来:雪落只不过是义子十五的‘奶瓶妈’,在小十五断奶之后,便就可有可无了。

    当然了,要是林雪落能带着小十五主动回到他河屯身边,他也不差给口饭她吃。

    再则,一般情况下,雪落都会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最少。几乎很少主动出现在河屯和他的义子跟前。

    “诺诺。”

    开门后的雪落,格外的多愁善感,径直将儿子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母子俩温情了一会儿后,雪落才询问道:“今晚怎么没跟你义父去睡啊?”

    “诺诺想跟亲亲妈咪睡呗!”

    小家伙一边作答着雪落的问话,一边呼哧呼哧的朝庥上爬去。

    雪落没有继续就这个话题询问什么,而是跟着爬上了庥,偎依着儿子侧躺了下来。

    柔情似水的轻抚着儿子婴儿肥的小脸:长长的睫毛,澄澈得近乎纯净的双眸,还有那高高挺挺的小鼻梁,线条清冽且分明的唇型……

    好吧,帅回来的儿子林诺,跟那个男人的酷似程度又接近了一些。

    小家伙把玩着雪落睡衣上的复古纽扣,并时不时的在雪落前匈蹭上那么一蹭,讨爱似的。

    “妈咪,‘生无可恋’是什么意思啊?”

    小小的酝酿上一会儿,小家伙才突兀的问上这一句。这四个字,已经在小家伙心目中萦绕上了好一会儿。因为这是亲爹封行朗临行被关进小黑屋里所说的话。

    雪落深呼吸一口,倾身过来在儿子的额头上亲了亲。

    “别听你亲爹胡说八道……或者你亲爹只是又想找个什么噱头,想跟你义父斗狠斗勇呢!”

    雪落并没有跟儿了林诺解释‘生无可恋’的真正含义所在。她不想再次将自己的儿子置身封行朗跟河屯火拼的危险之中。

    无论封行朗跟河屯如何的恶战,雪落都不愿看到儿子林诺被殃及。

    其实雪落内心又是明白的:封行朗和河屯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解除,她跟儿子依旧只会是河屯用来对付封行朗的筹码,或是人质。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河屯应该不会再伤害儿子林诺了。

    小家伙默了一会儿。

    “可是封行朗已经被义父锁在了小黑屋里。”

    从小家伙澄澈的眼眸中不难发现:那丝心牵亲爹封行朗且血浓于水的淡淡亲情之殇。

    那个小黑屋,小家伙待过。虽说只是偶尔的一两次,但也足够让小家伙铭记于心了。

    黑暗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无疑是恐惧的。

    所以林诺是同情自己亲爹封行朗的。

    “放心吧,估计不会等到天亮,你亲爹就会被人给捞出去的!”

    在雪落看来:封行朗来给河屯当阶下囚,只不过是借机跟河屯玩空手道,或是想狠狠的阴上河屯一回。

    “天亮后……封行朗就会走了吗?”

    似乎小家伙还有些舍不得。

    不像在封家,他跟妈咪都只是被人排斥的外人;现在在浅水湾里,小家伙觉得自己是能够当小主人的,可以稍稍做那么点儿主了!

    “应该会吧。”

    雪落的应答也是模棱两可的。因为她并不知道:天亮之前,究竟有没有人会来浅水湾把他给捞走!

    “诺诺睡吧。明天妈咪会劝你义父带我们回佩特堡的……”

    对于雪落母子来说,其实佩特堡就是一个相对自由一些、宽松一些的囚牢。但现在,雪落似乎已经别无选择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至少劝说河屯离开申城,能够避免看到他跟封行朗互相残杀。

    “可诺诺不想回佩特堡!妈咪也不可以回去!”

    小家伙相当果决的说道。

    “为,为什么啊?那……那诺诺想去哪里呢?”

    雪落不由得心头一怔。

    “就留在这里!”

    小家伙掷地有声的强调。

    “留下?”

    雪落着实一怔,真没想到儿子林诺即便是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他却还是想留在申城。

    “诺诺为什么想留在申城啊?是因为……因为申城有你亲爹在吗?”

    雪落并不想问得这么直白,可还是这么问出了口。

    小家伙沉默了一会儿。

    “妈咪,我不是想跟混蛋封行朗相认……我就觉得这里还不错。”

    儿子小心思的话,让雪落听得是一阵心酸又心涩。她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在儿子面前哽咽出声。

    “诺诺乖,快睡吧。等过些日子,妈咪会带着你去过新的生活。说不定还能给你找到一个对我们母子俩都好的新爸爸呢!”

    “才不要呢!我不需要爸爸!亲爸和后爸我都不要!我有义父就够了!”

    小家伙闷声了几句后,便偎依进了妈咪的怀里,不再说话。

    ***

    这一晚,雪落几乎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

    她一直侧耳细听着别墅里的动静。会不会有人前来浅水湾将封行朗从地下室给捞走。

    直到凌晨四五点的时候,雪落才坚持不住的熟睡过去。

    雪落是被梦魇惊醒的。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阳光一片。

    儿子林诺已经不在庥上了。

    急急火火的起身下庥,快速的将自己简易的打理一番后,雪落便去开门。

    正好迎上回屋的儿子林诺。

    “妈咪,混蛋亲爹还在小黑屋里关着呢。”

    小东西这话说得……怎么就不带一丝的伤感呢?

    竟然有种带喜的腔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