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93章 你这是要玩苦肉计吗?

第593章 你这是要玩苦肉计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恨不得让封行朗和小十五这对亲父子当面就能干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最好是兵戎相见!

    没出世就夭折的亲弟弟亲妹妹?小家伙抬头来怔怔的看着义父河屯,满是不解。

    “你妈妈又怀上了封行朗的一个孩子。只可惜,在你混蛋亲爹抛妻弃子的时候,估计是受到了惊吓,被残忍的流掉了!很可怜的!”

    河屯半推测的言语,只是为了更多的增加小十五和他亲爹之间的仇恨。

    这样的行为,着实卑劣了一些。

    但为了能跟封行朗这个亲爹‘争宠’,河屯也真够拼的。

    连这种上不了台面的离间计都用上了。而小十五只不过才5岁。河屯真可谓是费尽心机。

    小家伙咬了咬自己的嘴巴。似乎记起混蛋封行朗好像是说过亲亲妈咪的身体不好,需要休息。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便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偎依在河屯怀里,两个人正亲昵的交谈着什么。

    “伤心事就不提了,再吃块肉吧!要长得壮壮的,才能替你妈妈跟弟弟妹妹报仇。”

    河屯并没有正眼去看封行朗,以蔑视的方式无视着封行朗的存在。

    却好脾气好耐心的给义子小十五亲自喂食着一块东坡肉。小家伙吧唧着嘴巴,吃得也欢。

    自己的亲儿子认贼作父也就罢了,竟然还在他这个亲爹面前秀上一副亲子的画面来?

    邢十二真想求一下封行朗此时此刻的心里阴影面积!

    封行朗孑然一身,除了身上穿着的衣物,甚至于连个行李都没带。

    来当阶下囚,就必须要有个当阶下囚的姿态。

    至少态度要诚恳。

    “河屯,能把我的老婆和孩子还给我么?”

    被无视的封行朗,并没有表现出愤怒的一面,而是平声静气的开口以示自己的存在。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要不你再说一遍?”

    河屯嗤之以鼻的冷笑着,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滑稽的笑话一般傲慢。

    “我是来恳请你:把我的老婆和孩子还给我的。”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被河屯抱在怀里的儿子诺诺,轻叹一声:

    “河屯,你再怎么离间我们父子感情,都无法改变我跟我儿子之间血浓于水的亲情!诺诺现在还小,他有可能被你蛊惑;但总有一天,他会明白我这个父亲的!”

    封行朗知道他的孩子现在还小,或许还不能分辨是非,但他相信自己的孩子一定会有接受他这个亲爹的那一刻。

    河屯的眼眸泛起了寒意,“怎么,你是来跟我耍嘴皮子的?”

    “不……我是来给你当阶下囚的!”

    封行朗淡淡的笑了笑。言语相当的平静。

    “给我当阶下囚?”

    河屯的剑眉上扬了一下,“你到是说说,你想怎么给我当阶下囚?”

    似乎他对封行朗的这个话题稍稍感上了那么点儿兴趣。

    “无论你怎么处置我……我只想跟我的老婆和孩子接近一些就好。哪怕见不上面,至少让我感受到她们母子的存在,离我很近!”

    封行朗的话很煽情。当然不是煽情给河屯听的。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林雪落母子能感受到他对她们的需要。

    强烈的需要!

    “呵!”河屯冷笑一声,“怎么,你这是要玩苦肉计吗?”

    河屯的话,一针见血。

    他岂会看不出封行朗如此低姿态的目的所在呢!

    竟然用这样下三滥的方式想从他河屯身边带走他的小十五么?真够卑劣无耻的!

    “还希望河屯先生能够成全我封行朗的一片爱子心切之心!”

    封行朗低沉着声音接过了河屯的嘲讽。

    “想当我的阶下囚?好啊……”

    河屯冷哼一声。送上门来求虐,求打脸,河屯哪有不成全封行朗的道理?

    “不,不可以!”

    厨房里的雪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但冲了出来。

    “邢先生,封行朗这么做肯定是有阴谋的。你还是把他赶出去吧。”

    雪落不知道封行朗为什么要当河屯的阶下囚,但她实在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跟他父亲在同一屋檐下,或忤逆封行朗,或看着封行朗被河屯欺辱。

    “怎么,以你河屯的智商,还怕我单枪匹马的过来阴你不成?”

    封行朗激将着河屯能够‘收留’自己当阶下囚。

    “说得在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留你做我的阶下囚吧!”

    并不是河屯中了封行朗的激将法,而是在倨傲狂妄的河屯看来:即便自己真把封行朗当成了阶下囚,他封行朗又能耐他如何?

    “河屯先生好胆识!”

    封行朗顺势夸奖了河屯一句。

    可他的目光却深深的凝视在林雪落身上,直视着她的眼底,用上他炙烈的眸光。

    他要让女人感受到: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她们母子!

    那眸光好似想告诉林雪落:离开她们母子,他封行朗也生无可恋了!

    雪落不敢直视封行朗的目光,总觉得这样的目光犀利得让人心悸。

    这个男人究竟想干什么啊?

    是真犯傻着要给河屯当阶下囚?还只是这个男人想出的,试图灭掉河屯的又一阴谋?

    “老八,带封行朗去一个阶下囚应该呆的地方!”

    河屯冷冽一声。

    他还真不信封行朗单枪匹马的敢在他河屯的地盘上泛起什么浪花儿来!

    真把他关起来,又能如何?

    会咬他不成?

    “咔哒”一声,邢十二将一副明晃晃的手铐卡在了封行朗的手腕上。

    封行朗没有反抗,逆来顺受。

    而他的目光,不是盯看着林雪落,就是温情的深睨着儿子林诺。

    “等失去之后我才明白:没有你们母子,我封行朗也生无可恋了!”

    煽情也好,作秀也罢;当这番沙哑低沉的话从封行朗口中溢出声,满满的都是催泪效果。

    雪落不知道这是不是男人玩的一出诡计,但能从男人嘴巴里听到这番话,无论是真是假,也能让她感动上一回了。

    雪落紧咬着自己的牙关,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封行朗被邢八朝地下室里的小黑室走去。

    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过突然了……

    突然到才5岁的林诺根本反应不过来:亲爹封行朗的那句‘生无可恋’究竟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