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86章 好好的珍爱彼此!

第586章 好好的珍爱彼此!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义父让你跟封行朗有个彻底的了断!”

    邢八接过邢十二的话继续道:“再说了,有蓝悠悠母女二人在,你跟十五永远都只会是个备胎!你当备胎也就算了,难不成你还想让自己的儿子当一辈子的备胎?让十五活在蓝悠悠母女的阴影之下,不受封行朗的待见么?”

    不说不说,相比较于邢十二的稚气,邢八就老练了许多。 说出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命中了雪落的疼点。

    其实邢八说得也在理:有蓝悠悠母女二人在,她跟儿子林诺根本回不去封行朗的身边;即便回去了,也只会过那种东躲西藏的日子。

    想以封二太太的身份入住封家……是想都不能想的事儿!

    跟封行朗隐婚时如此,即便跟封行朗的婚姻大白于天下了,同样如此!

    怎么说呢,回到河屯身边,至少儿子林诺的生命安全能够得以保证!至于她们母子俩渴望的自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要比回到封行朗身边好上很多!至少不需要背负蓝悠悠施加给她们母子俩的屈辱!

    “好,我去跟他说。”

    雪落听话的下了车。月嫂十多天来的服侍,让雪落的脸色焕发了不少,不再凄凄的惨白无光了。

    “妈咪,我跟你一起下车赶走封行朗!”

    林诺从副驾驶上的邢十二怀里钻下车;而邢十二立刻跟了过去,以防小家伙再次出什么意外。

    虽说小十五进了义父河屯的浅水湾,就好比进了保险柜,但防范于未然,还是必要的。

    后面的一辆防暴车打横停下,堵截住了封行朗的布加迪。封行朗只能下车追来。却被卫康扑身拦下。

    很明显,这是河屯的一个圈套。

    无法理智的封行朗,就像刚出笼的困兽,整个人横冲直撞的,不计后果。

    “封行朗,你回去吧!别再纠缠我们母子了!这是我们母子俩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你无权干涉,也干涉不了!”

    简易的居家绵衣,包裹着雪落伤痕累累的身体;晚风中的女人,笼罩在昏暗的路灯之下,看起来格外的弱不禁风。

    才回来申城两个多月,雪落觉得自己好像度过了漫长的一世纪。

    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何时才是个头?

    而她林雪落除了将自己的孩子置身于了危险之中,将自己置身于了别的女人的羞辱之下,她林雪落又得到了什么?

    想到肚子里被刮掉的那个都没来得及跟她这个妈妈打声招呼的小baby,雪落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在面对男人时,连呼吸都染上了耻辱!

    “林雪落,你这是有多白痴,才会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河屯的阴谋?难道你还想带着我儿子认贼作父么?”

    封行朗嘶声厉吼道。

    “混蛋!不许你骂我义父!你才是贼呢!你就是个抛妻弃子的混蛋!”

    林诺小朋友冲到了妈咪雪落的跟前,用自己稚嫰的双臂想保护自己的妈咪。

    ‘抛妻弃子’四个字,重复的从自己的亲儿子口中喊叫出来时,封行朗每每都先是怒不可遏,然后又会深深的自我反省。

    无论这一切是不是河屯的阴谋,他封行朗抛妻弃子,都已经成为了不争的事实。

    “诺诺,这里没你的事,回到车上去。”

    其实每次他们父子兵戎相见,或是口舌之争时,最痛苦的莫过于林雪落这个亲妈。

    或许之前,她还能替封行朗在儿子面前粉饰,可现在儿子自己已经面临过封行朗实实在在的抛弃了,她林雪落还能替封行朗继续粉饰什么呢?

    她不愿意去听封行朗所谓的‘先看到海洋球池后,才会改变主意’的借口!即便他封行朗真看到了海洋球池,就一定能够确保儿子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会平安无事,毫发无损吗?

    都不重要了!

    因为封行朗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铁一般的选择!

    “不!诺诺要保护妈咪!”

    小家伙坚定无比,“诺诺只有你一个妈咪,要是妈咪有生命危险,诺诺也不要活了!”

    才5岁的孩子,是离不开妈咪温暖的怀抱的!妈咪就是唯一!

    雪落欣慰的笑了。笑出了泪来,顺着自己的脸颊滑落。

    自己当初孤注一掷的要生下肚子里的小乖,现在看来,当初的那个决定是多么的正确!

    她爱自己的孩子,要胜于自己的生命。

    看着眼前的女人和孩子,竟然把他封行朗当成了敌人,封行朗是既心酸,又心痛!

    “封行朗,你走吧……以后别再来了!我会把诺诺照顾好的。也会劝他不要去记恨你。你有你的难处,我们都不容易!祝你能早日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愿你们能够相亲相爱,好好的珍爱彼此!”

    言毕,雪落便牵过儿子林诺的小手,头也不回的朝灯火通明的那幢别墅走去。

    雪落不敢回头,也不能回头。

    黑暗,可以将她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隐藏。

    目送着雪落母子一步一步的离自己远去,而再一次投入到河屯的怀里,封行朗的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

    笑的是他封行朗自己!

    看来,自己不为她们母子做点儿什么,俨然已经无法改变自己在她们母子心目中的形象了!

    一百米不到的距离,并不遥远。可雪落每走一步,心就会往下沉上一点儿。

    林诺小朋友紧紧的牵着妈咪的手,母子俩相偎相依。

    雪落和孩子走了多久,封行朗便驻足凝视了多久。

    母子俩一点点远去的背影,像是要把封行朗身体里最宝贵的东西给抽之离了似的。

    没有了灵魂的肉之体,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他想去叫停雪落母子,并将她们带回去好好的怜爱,可封行朗却迈不开去追的步伐。

    他就这么静滞在原地,脚下像是生钉了一般。追不上前,又无法挪离。

    这一刻,封行朗终于有时间去想:逼迫雪落母子做出这样选择的,究竟是河屯呢,还是他封行朗自己呢?

    封行朗就这么注视着雪落母子,直到她们消失在了别墅里。

    环看着浅水湾那静谧又柔和的清新景致,封行朗第一次觉得:住在这里应该还不错!

    即便只是个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