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84章 需要截肢

第584章 需要截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怀里的林诺小朋友又想开口驳斥自己的亲爹,却被妈咪雪落温情的捂了一下嘴巴,以平息了父子之间的进一步矛盾冲突。

    做为孩子的妈咪,雪落真心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而再的去忤逆他自己的亲生父亲。

    对于一个才5岁的孩子来说:自己的亲爹选择了去接住别人家的孩子,而无视自己的危险,就足以让5岁的林诺倍感伤情了!

    至于封行朗这个亲爹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和理由去做了那样的选择,那是他封行朗自己的事儿!在她们母子看来,都只不过是他封行朗抛妻弃子的借口而已!

    “封行朗,我的义务,就是让自己的孩子好好生活下去!所以,趁这个机会,你让我们母子离开吧。远远的离开这片是非之地,去过我们自己想要的生活!”

    雪落心平气和的跟满脸愠怒正斥责她的封行朗说道。

    “不可能!除非带上我!”封行朗冷冽一声。

    要是真带上他封行朗,那岂不是一切的矛盾又回到了起点。

    这一刻雪落才觉得:无论自己怎么这个男人苦口婆心,都改变不了这个男人心目中的执念。

    自私的执念!

    即便是地狱,这个男人也要捆绑上她们母子一起跳下去吗?

    真是够了!

    封行朗手机的作响,打断了持续的对峙。电话是叶时年打来的。

    说是严邦的手臂受到了严重的感染,而且高烧不退,需要截肢。

    截肢?

    封行朗微颤了一下:截肢对严邦来说那将意味着什么?对于一个靠拳头打天下的刽子手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不行!不能截肢!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严邦的手臂!”

    封行朗厉嘶一声,那咆哮如雷的高分贝厉吼,简直震耳欲聋。

    “朗哥,可这持续不退的高烧,会要了邦哥的命的!”

    叶时年都快哭了。说真的,严邦截不截肢,他是做不了主的;加上严邦也没什么能说得上话的亲人,所以当严邦的手下打来电话询问叶时年时,他只能再给封行朗打去电话请示。

    “即便烧成了白痴,烧成了死人,都不能截肢!去跟那群庸医说:严邦的手臂要是被截掉了,他们的手臂也别想要了!快去!”

    封行朗的厉吼声震颤着叶时年的耳膜。

    “好的朗哥,我这就去说!朗哥,您还是赶紧的过来一下吧,御龙城里没有个管事的,真不行!”

    叶时年匆匆忙忙的将电话给挂断了。不难听出,他的声音在微微打颤。

    封行朗深呼吸再深呼吸。他无法想像失去一条手臂的严邦,将是何等的怪异和落魄。

    “雪落,你跟诺诺安心的留在这里,好好调养身体。严邦出事了……我去看看。”

    “好,你去吧!”

    雪落温顺的应好道。

    即便她不应好,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

    再说了,她到是挺希望封行朗能离开这里的。至少她不用再面对他们父子之间的横眉冷对。

    “臭小子,要把你亲亲妈咪照顾好,知道吗?等亲爹回来再收拾你!”

    探手过来揉了一下小家伙的锅盖头,封行朗便健步朝客厅门外走去。在防盗门外,他又对几个看守着一阵叮咛之后才离开。

    *******

    严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整整抢救了二十多个小时。

    封行朗这样的决定的确是冒险的。因为持续的高烧和感染后的并发症,足以要了严邦的命。

    可封行朗的冒险却得到了回馈:严邦挺了过来,而且还保住了手臂。

    几乎被那些电子检测设备完全包裹的严邦,着实的不爽;可在他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人温和的握住时,他那暴躁的气焰又瞬间收敛了下去。

    因为严邦看到握着他右手的人,竟然是封行朗。而且还是困意十足的封行朗。

    他竟然留在这里守着自己?真够难得的!太阳这是要打西边出了么?

    严邦发出的微声哼喃,还有被握着的手在用力的反握他的手,封行朗从困倦之中苏醒了过来。

    “你个賤人终于肯醒过来了……可累死你大爷我了!”

    在看到严邦苏醒过来时,封行朗是欣慰的。但说出的话,着实的牢騷满腹。

    “辛苦你了,我亲爱的封二爷!”

    虽说身体依旧蔓延着无尽的痛楚,可严邦的心情似乎是极好的。

    “当然辛苦了!你知不知道:你的那条手臂,可是老子哭着去求医生,才保住的!”

    他封行朗会哭着去求医生?

    严邦更愿意相信:封行朗是拿了把枪抵在医生脑门上恐吓的!

    “信你了!”

    严邦活动了一下自己半殘的左臂,似乎真的保住了,至少五个手指头还能活动,还有知觉。

    封行朗揉了一下困得生疼的血丝眼眸,似乎真有些睁不开了。嘴唇干裂到蜕皮,喝了半杯红酒之后,困意就更浓了。

    “不行了,老子撑不住了!先眯会儿!”

    封行朗在严邦病庥边的沙发庥上躺来下去,不一会儿,便鼾声微起。

    深深的凝视着累困在沙发庥上的封行朗,严邦的眸光在这一刻似乎永远的定格住了,久久的静谧着,挪不开来。

    封行朗之所以如此在乎严邦的手臂,不仅仅是因为严邦跟他是情同手足的兄弟,也因为四肢健全的严邦,才是他更加需要的。

    才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封行朗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瞄了一眼正被医生们团团围住的严邦,他悄然着步伐随即离开。

    布加迪朝着启北山城一路呼啸疾驰。

    一路上,竟然没有被人跟踪,封行朗握着方向盘的手便蜷得更紧了:指关节都泛起了深白。

    隐隐约约间,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雪落母子一定出事了!

    那天从封家出来,又受到电话里那个白痴女人一通言语刺激之后,他便不计后果的径直赶回了启北山城的别墅。冲动之下的封行朗,根本没去刻意的去留心是不是有河屯的人跟踪……

    而严邦又事出突然,所以封行朗来不及防范于未然,便又赶去了御龙城。

    自己的第六感觉真它妈的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