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82章 他吻离她,微带戾气!

第582章 他吻离她,微带戾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我!别挂电话!”

    座机里,传来了封行朗低沉而略带殇然的声音。

    并不难判断,接电话的人是林雪落。如果是儿子林诺,小家伙一开口便是一通好斥了。

    雪落默了几秒。只是握着手里的电话,静静的聆听。

    “随便说几句!骂我也行!”

    似乎这一刻的封行朗孤寂得挺让人心疼的。他讨好似的想得到雪落的安抚。

    这有点儿不像他封行朗本尊了!

    “你什么时候放我们母子离开?”

    于是,雪落便顺了封行朗的意,随便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身体是自己的,雪落知道要爱惜。也知道自己跟孩子暂时被软禁在这里,有吃有喝,有人伺候着,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无奈选择。

    留下跟封行朗纠缠;回去河屯身边寄人篱下,都不是雪落想要的!

    雪落想带着儿子林诺离开申城,去过她们母子应该有的自由自在且自食其力的生活。

    封行朗微微浅叹出一口浊气,“等你什么时候能把我当成坦诚相待的丈夫;等诺诺什么时候能甜甜的叫我一声亲爹,我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关着你们母子了!”

    坦诚相待的丈夫?

    雪落着这话特别想笑!

    还想让儿子甜甜的叫他一声亲爹?

    这男人还真能想!

    一个弃自己孩子于不顾的父亲,又怎么可能让孩子发自内心的去叫他亲爹呢!

    “封行朗,没意思的。”

    雪落平静的说道:“你还年青,英俊又多金,想嫁给你的女人,应该多如过江之鲫吧!只要你勤劳一点儿,赶在四十岁之前生个足球队,还是很有可能的!”

    “那行,我们一言为定!等你养好身体,我一定勤奋劳动,争取让你在我四十岁之前,生足一个足球队!”

    听着女人的话,封行朗的心情似乎也随着明媚了起来。

    “……”雪落无语凝噎着几秒,“封行朗,去找别的女人吧!从一开始,我们之间就是个错误。”

    “那就一直错下去吧!”

    男人的声音沉甸甸的。带着磁性的低沉,没有了往日的浮魅之意。

    “封行朗,团团找不到妈咪了,一会哭得很可怜吧?

    你大哥失去了他心爱的女人,一定正痛心疾首着吧?

    还有你跟河屯之间的血海深仇……

    你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去处理呢!就别在我们母子身上浪费时间,浪费精力了!

    我们母子俩完全不值得你封行朗去投入时间和精力。还是放我们离开吧,我跟诺诺都会感激你的!”

    雪落一口气说完这些。

    而这些,都是封行朗此时此刻所面临的困境和磨砺。

    不等封行朗作答,雪落又继续说道:

    “封行朗,其实我挺同情你的!你甘愿粉身碎骨,去得到你想得到的。可什么都想得到,却又无法得到所有……”

    “这几天来,我终于把所有的事情想清楚了。五年前,我没有怨恨你;五年后,我也不会怨恨你。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我能理解你!我只求我们能够好聚好散,诺诺不能继续生活在这样的仇恨之中。我们母子需要一个健康的,自由的,可以自食其力的生活环境!”

    “你放心吧,我不会带着诺诺回去河屯身边的。”

    想来,也真够可悲的。

    自己跟封行朗做了法律上五年多的夫妻,今天是雪落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

    悲哀的是,她跟他的推心置腹,只能通过这样的电子设备。

    雪落是自卑的。

    直到这一刻,她依旧自卑。

    她并不怨恨封行朗两次的抛妻弃子。

    反而觉得:要是封行朗舍弃了别人来选择她们母子,反到会让雪落觉得不适应、不自信。

    或许在雪落的心目中,一直就根深蒂固着一个自卑的思想:自己应该会成为被别人抛弃的对象。

    雪落的自卑心理,并不比袁朵朵少。

    尤其是在当自己跟别人被同时放在天枰上衡量时!

    封行朗久久的沉默着。

    一句‘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我能理解你’着实让封行朗哀意横生。

    她们母子或许真的只想要一个平平凡凡的生活环境,可他连这最起码的东西都给不了她们母子。

    良久,座机里传来的被挂断电话的嘟嘟声。

    雪落默了一下,便把电话放了回去。

    自己真的不怨恨封行朗对她们母子一而再的抛弃吗?

    应该不怨恨的!

    雪落在想:要是封立昕不是那个男人的亲大哥;要是封团团不是蓝悠悠跟他大哥封立昕的女儿;要是只是一个陌生的路人甲,那个男人应该会选择她和她的孩子吧?

    是什么样的自卑心理,才会让雪落将她们母子去跟一个陌生的路人甲做对比?

    以为自己只要真心去爱,就能得到两情相悦的爱情……

    可残酷的现实让雪落再也提不起去爱的勇气!

    此生,就让自己跟儿子林诺相依为命吧!

    “太太,这个药膳要趁热喝。祛恶滋补的。”

    等雪落挂了电话,月嫂才将煲好的药膳端送到她的跟前。

    雪落点点头,接过月嫂手中的药膳碗便乖乖的喝了起来。并不是很苦口,雪落一鼓作气的将它喝完。

    所有的药膳和滋补羹汤,只是要月嫂做的,雪落都来者不拒。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雪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先要有一副好的身体。

    不愧为金牌月嫂,才一个多星期的调理,雪落觉得自己满目疮痍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儿的康复中。

    至于心灵上的创伤……

    不提也罢!

    反锁的防盗门被打了开来。风尘仆仆的男人出现在了雪落的面前。

    是封行朗。

    封行朗健步朝刚喝完药膳,正准备躺在沙发庥上稍做休息的雪落走过去。

    雪落抬起头来,便迎上了男人那张放大的俊脸。刚要开始说什么时,却被男人缄封住了微启的双唇。

    男人的吻,烈得让人战栗。

    强劲的舌,整个堵进了她的微微半张的嘴里,深深地圈住她的,被疯狂搅动着。灵动的噬吸过她敏感的上鄂,滑过她的齿边,吸走了她的甘美。而将不属于她的滋润全数的侵没到她的嘴里,和她的混在一起,滑下她微仰的喉咙。

    他吻离她,微带戾气:“你还需要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