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67章 新年快乐!(有阅饼,快抢!)

第567章 新年快乐!(有阅饼,快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深深的凝视着女人那张对爱情俨然已经是恋无可恋的悲痛脸庞,封行朗的心再一次的被刺得生疼。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雪落在病庥上昏迷了两天两夜,封行朗除了查找儿子林诺的下落,便一直一直守在雪落的身边。

    而再得知自己跟她的第二孩子没了时,他的心更是疼得无法呼吸。

    自己亏欠这个女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的……

    女人哭不出来的冷笑,落在封行朗的眼底,就像是无边无际的千年寒冰;雪落的世界已经被冰封,她要将封行朗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

    封行朗没有去安慰女人,这一刻,似乎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的。

    他只是再一次的将女人勾在了自己的怀中,将她的心更近的贴向自己。

    女人的挣扎和撕咬,在一针镇定剂下归于平静。

    托着女人疲软的身体,封行朗深深的吻住了女人干裂的唇……

    封行朗知道,女人需要的不是言语上的安慰,她的心已经是千疮百孔,对他这个丈夫、孩子的父亲已经失望透了;所有的言语,只不过是谎言一遍又一遍的堆积。

    轻之又轻的将女人伤疼的身体放回了病庥上,封行朗将自己的脸紧紧的贴着雪落苍白无血色的脸颊,久久的没有挪动一下。

    良久,他才从庥沿上站立起来。哑然着声音叮嘱着安婶:

    “安婶,你要24小时寸步不离的守着雪落。好好照顾着她。”

    “我会的,二少爷。”安婶抹了一把老泪,点了点头。

    省不得要呵护的女人,可封行朗还是毅然的离开了病庥。

    因为他知道:只有把儿子林诺找回来,才是对雪落最好的安慰。

    *******

    封小团团受惊吓过度,在医院里留院观察了两天。

    小可爱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紧紧的环抱着mama蓝悠悠的颈脖,一刻也不肯松开。

    被女人折腾了两天两夜的蓝悠悠,似乎也有些疲惫不堪。

    然而,她的疲惫不堪,跟雪落的痛不欲生,那是两种不同的心理境地。

    蓝悠悠满怀着女儿劫后余生的欣慰;而雪落却因为痛失自己的第二个孩子而撕心裂肺。

    而被封行朗再一次抛弃的儿子林诺,现在还下落不明……精神上,肉之体上的双重打击,让雪落几乎快活不下去了!

    疼得她每一次的呼吸都染上了苦涩和艰难!

    “团团,你妈咪累了,让papa抱着你吧。”

    封立昕刚去看过雪落。雪落还处于镇定剂的药效之中,沉沉的昏睡着。于是,他又回到了女儿封团团的儿童病房里。

    见进来的又只是封立昕,而不是她期待中的封行朗,蓝悠悠整个眉眼都黯然了下去。

    “行了封立昕,你就别添乱了!没见团团已经被吓得魂不守舍了吗?这个封行朗也真是,他女儿都这样了,怎么也不来瞧瞧啊?还真狠得下心!”

    蓝悠悠忍不住的又抱怨起了封行朗来。

    “蓝悠悠,你也太过分了吧?雪落掉了一个孩子不说,现在诺诺又下落不明……”

    蓝悠悠对它人的冷漠和无情,让封立昕着实寒了心。

    “能怪谁啊?都是她林雪落自找的!她早知道河屯不会伤害她儿子的,还非要装着一副楚楚可怜的受害者模样来?呵,还真把你们兄弟俩的眼睛给蒙蔽过了?”

    蓝悠悠嗤之以鼻的冷声冷语道。言语之中依旧染着对林雪落无法释怀的怨恨。

    “蓝悠悠!你……你真的无药可救了!雪落做出了那么多的牺牲……你简直就是以怨报德!”

    封立昕气愤得脸部肌肉都在颤抖。

    “哇啊啊……”

    怀里的封小公主,再次的失声嚎啕大哭起来。

    “封立昕,你吼什么吼啊?要吼出去吼!”

    蓝悠悠抱起女儿封团团,开始踱步拍抚并安慰。

    “乖了……乖了,团团不哭了。妈咪在呢……一直都在呢!”

    看着这两天一直一声不发,只是哭哭啼啼的女儿,封立昕心疼得不行。

    “团团,papa抱抱好不好?”

    封立昕再次朝紧紧环勾着蓝悠悠颈脖的女儿伸去了双手,可小可爱只是摇头只是哭。

    给女儿封团团讲了半个多小时的童话故事后,小可爱才在半推半就下被封立昕抱进了怀里去。

    累得肩酸背又疼蓝悠悠这才得以喘上一口气来。

    又一个小时后,封小公主才在封立昕的怀里睡着了。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微颤一下,似乎那个可怕的梦魇还在缠绕着她。

    等封立昕安顿好女儿,回头之际,却找不着了蓝悠悠……

    她去哪儿了?

    该不会是去找封行朗了吧?还是去找楼上病房的林雪落?

    *******

    镇定剂药效过后,雪落已经醒了过来。

    依旧执着的要起身去找寻儿子林诺的下落。

    肚子里的小生命已经失去了,她真的不想再失去儿子林诺。

    “太太,你身子虚弱得利害……医院交待一定要卧庥休息的。你可千万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安婶跟护士一起安慰着坚持要起身离开的雪落。

    “我儿子都下落不明了,我还爱惜这副身体做什么用?”

    做为一个母亲,雪落实在是无法在病庥上一直这么干巴巴的躺着。

    蓝悠悠走了进来,面带微笑的看着挣扎想起身的林雪落,笑得得幽冷。

    “林雪落,你这迫不及待的,是要去哪儿呢?

    去找封行朗,让他抱抱你?疼疼你?

    你为了重新博得封行朗的心,还真够舍得下血本的啊!

    看你这小眼泪吧嗒掉的……

    多让封行朗心疼呢!

    还别说:女人的眼泪的确是征服男人的一剂良药!

    ”

    蓝悠悠这般赤倮倮的讽刺和挖苦,每一句都如一把利剑,朝着雪落的心头狠扎过去。

    雪落却一句话也反驳不了蓝悠悠!

    自己的丈夫都已经再一次的抛弃了她们母子,她林雪落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蓝小姐,太太心里难过着呢,你就别说这些风凉话了。”

    安婶实在是听不下去了,顶了蓝悠悠一句。

    “她会难过?我怎么没看出来呢?她林雪落要是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羞耻之心,就不会一回申城,就把自己送到封行朗的庥上去!”

    ps:仅限前100名。

    兑换码:

    lp9xz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