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66章 孩子是我跟河屯的!

第566章 孩子是我跟河屯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护士一边将雪落搀扶起来,一边责备道:“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呢?也难怪,才一个多月,你没感觉也很正常!不过下回你可要多长个心眼儿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女人的身体娇贵,经不起折腾的!”

    一个多月?自己回申城才不到两个月,竟然又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

    而且还已经琉产了!以至于连她这个亲妈都没有感觉过小东西的存在她就没了!

    “没了好……没了好!太好了!呵呵呵呵……”

    雪落并没有悲伤,反而在嗤嗤的冷笑。

    林雪落,这是你的罪有应得,也是你的自取其辱!

    才回申城不到两个月,竟然再一次的怀了那个男人的骨肉……你这是有多賤多迫不及待啊!

    腹处的绞痛,再次证明了护士的话:那里刚被剜去了一个小生命!

    所以才会疼得她林雪落止不住的哆嗦发颤。

    那个男人选择了蓝悠悠的女儿,再一次的抛弃了她们母子,还搭上了肚子里这个小东西的命。

    “哈哈哈……哈哈哈哈……”

    雪落凄厉的笑声在整个病房里蔓延。就像尖刀刮在她自己的骨头上,阴森森得让人不寒而栗。

    难道这就是她林雪落被软禁在佩特堡里五年所渴望的结果?

    五年前那血淋淋的一幕没让你林雪落死心,五年之后,这变本加厉且痛彻心扉的结果,总应该能让自己对那个男人死心了吧?

    心如死灰吗?

    雪落觉得自己心里已经连灰都不会剩下了!

    “太太,你怎么了?可别想不开啊……你跟二少爷都还年轻,想要孩子有的是机会!”

    安婶安慰着狂笑不止的雪落太太。

    雪落的异常举止,着实让安婶担心不已。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拖挪着疼痛不堪的身体,雪落执意的要朝病房门外走去。

    “太太……你要去哪里啊?太太,我求求你了,要爱惜点儿自己的身体,回病庥上躺着休养吧。这琉产要是调理不好,会落下病根的。”

    安婶苦口婆心的哀求着几乎快失控的雪落。

    “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诺诺又失踪了……我还要爱惜身体干什么?”

    雪落每用一次力气,肚子里便会绞痛一回。

    “即便是爬,我也要爬出去找回我的孩子!”

    雪落咬紧牙关,拖挪着自己的病体朝病房门外一步一挪着。

    病房门被打了开来,封行朗那张憔悴的脸出现在了雪落的面前:眼眸中满布着血丝,青色的胡须透过表层皮肤钻了出来;干燥得蜕皮的嘴唇……

    深深的凝视着惨白着面容的女人,封行朗长臂一勾,便将雪落紧紧的拥抱在怀中。

    雪落想挣扎,想推搡,可是男人的臂膀实在是太强劲了,疲惫虚弱到极点的她,停下了一切的反抗,只是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封行朗紧拥在怀里。

    “恨我了吧?”

    耳际,传来封行朗低低的喃问。他知道女人一定对他很失望,很痛恨。

    因为在女人看来:她跟他共同的孩子在生死攸关的那一刻,他却抛弃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而选择了自己的侄女儿。

    封行朗想跟怀里悲凉到心寒的女人解释:他是在看到儿子正下方的海洋球池,确定了儿子会平安无事之后,他才选择去接住封团团的。

    两个孩子的生命都是珍贵的。在那种情况下,如果能同时保全两个孩子的生命,他封行朗又岂能不作为的眼睁睁看着能救下的小生命去白白送死么?

    只是,只是封行朗万万没想到:掉入海洋球池里的儿子林诺,会被一个神秘人给劫走。

    所以封行朗现在做任何的解释,都改变不了因为他的选择,而导致了儿子林诺被神秘人劫走的残酷事实。

    封行朗去过丛刚那里。已经确定:把儿子林诺劫走的,并不是丛刚!

    丛刚告诉他,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封行朗的老熟人——邢三!

    丛刚是从封行朗的描述中判断出来的。

    首先,能避开河屯义子的耳目潜伏在游轮,一定是个对河屯生活习惯了如指掌的人。

    而他又能精准的在林诺掉进海洋球池之后,并重伤了邢老五将小家伙带离游轮,便足以说明,这个人对游轮的构造极其的了解。

    就凭这两点,丛刚便推断出:那个人应该是河屯想杀之灭口的义子之一。

    而已经‘死了’五年之久的邢三,刚好符合这些特征。

    难怪他能那么从容不迫的从游轮上将儿子林诺给劫走,因为邢三对那条游轮的结构和布局最了解不过了!

    可邢三为什么要劫走儿子林诺呢?

    究竟是他想报复河屯呢?还是想报复他封行朗呢?

    封行朗一时间想不出答案来。

    被封行朗紧拥在怀里的雪落,没有痛哭流涕,亦没有谩骂埋怨,只是风轻云淡的笑了笑。

    “不,封行朗,我不恨你!恨一个人是需要力气,需要感情的……可我已经不想在你身上再浪费一丁点儿的力气,一丁点儿的感情!”

    “所以,我不恨你!一点儿都不恨!”

    雪落的声音淡淡的,淡得像无波无澜的一潭死水。

    似乎,她连话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多说一句了。

    “雪落……别这样!如果你想哭,想骂,或是想打……你尽管使出来,我接着!全盘接受!”

    封行朗细碎的亲吻着雪落惨白一片的脸颊,想用他的温情去暖化这个对他悲观失望了的女人。

    可雪落却只是笑,因为笑比哭要省力上很多。

    “太太,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你这么憋着,会憋坏身体的!”

    安婶是真心心疼雪落太太的。

    肚子里的孩子掉了,小少爷又失踪了……这让二太太还怎么活啊!

    “雪落,真的很对不起……是我把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弄没的……我是罪人。”

    封行朗的声音沙哑得像是发自喉咙深处。

    他的第二个孩子没了,他内心的疼不比雪落少。

    可雪落却笑了。

    “封行朗,你别自作多情了……那个流掉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你的呢?”

    雪落冷生生的勾起唇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笑意,“实话告诉你吧:那个孩子是我跟河屯的!其实早在五年前……我就爬上河屯的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