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51章 男人踩着晨曦而来

第551章 男人踩着晨曦而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年前,你用不择手段将雪落母子逼走!而团团也霸占了这些年本应该属于诺诺的父爱!如今雪落母子既然已经回来了,你就应该把本应该属于她们母子的东西还回去!”

    女人的自私自利和贪婪,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 . )

    封立昕知道自己很难说醒‘装睡’的蓝悠悠,但他还是看在女儿团团的面子上一次又一次的劝说着蓝悠悠放手。

    “封立昕,你说什么是属于她林雪落母子的?封行朗么?呵呵,”

    蓝悠悠嗤之以鼻的冷笑两声。

    “我在跟封行朗谈情说爱的时候,她林雪落还在学校里当她的乖宝宝呢!怎么就成了属于她林雪落的了?这一切,本就应该属于我蓝悠悠的!是她林雪落不识好歹的抢去了!她本就不应该再回来!她应该带着她的小野货走得远远的!”

    蓝悠悠的执迷不悟,似乎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这世间估计再没人能够说醒她了!

    封立昕摇头叹息。

    “蓝悠悠,都五年时间了,你都没能得到行朗的心;再给你五年,十年,甚至五十年又如何?你依旧得不到封行朗的心!永远都得不到了!因为行朗的心,早就在五年前就给了雪落母子!蓝悠悠,你醒醒吧!别再执迷不悟了!”

    封立昕真想给病入膏肓的蓝悠悠来上一巴掌……

    “啪!”

    房间里响起一记响亮的耳光声。

    可惜的是:挨打的才是封立昕!而打人的却是蓝悠悠!

    “封立昕,执迷不悟的是你!要不是一直觊觎着我,阿朗也不会有所顾虑的不肯娶我!”

    蓝悠悠美眸里染着对封立昕的浓浓怨恨。似乎封立昕才是那个断送她幸福的罪魁祸首。

    蓝悠悠的这一谩斥,封立昕却反而不怒了。他平静的看着蓝悠悠,笑了。

    “蓝悠悠,你曾经的确让我爱得发狂过……这五年多时间里,自己就像做了一场又甜美又狰狞的梦一样!而现在,这个梦,也应该是醒来的时候了!”

    丢下这番意味深长的话,封立昕走出了二楼的主卧室,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目送着封立昕离开,蓝悠悠似乎从未有过的孤独。

    封行朗不在她身边了,女儿团团也不在她身边了,就连封立昕也走了……

    她蓝悠悠现在成了彻头彻尾的孤家寡人!

    义父河屯身边是回不去了,而封家似乎自己也待不下去了……

    那自己的归宿呢?又在哪里?

    ******

    同样茫然的,还有林雪落。

    林雪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时分。

    很早,还不到早晨六点。天刚亮,鱼肚白的天空,薄雾轻笼。

    封行朗似乎已经离开很久了,因为身侧的绒毯里没有一丁点儿人体的温度。

    在沙发庥的庥头,雪落看到一张被折叠立起的便签。

    【乖乖留在这里等着我。相信老公,一定会将咱们的孩子平安带回。】

    雪落的双眸顿时就红了。

    ‘老公’这样的字眼对她林雪落来说,遥远得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雪落的感情世界,因为不自信而卑微。

    酝酿了一会儿他情绪之后,雪落又将自己的心思转移到了思念儿子林诺这边。

    她并不看好自己跟封行朗的婚姻,或许回到儿子林诺身边才更为靠谱一些。

    试探性的去拉开那扇智能门,让雪落着实一愕:休息室的智能门竟然被她轻而易举的就拉开了。

    难道说,封行朗良心发现,不准备继续锁着她了吗?

    雪落没有多想,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对一个母亲来说,她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赶去浅水湾的时候,已经是晨曦一片。浅水湾的一草一木都沉浸在晨辉的洗礼之中。

    可河屯所居住的别墅却大门紧闭。

    雪落叩了好一会儿后,才意识到真的是人去楼空了。

    “诺诺……诺诺……妈咪回来了……诺诺……十二……”

    雪落惊慌了,她四下的查看,惊恐万状的呼喊。

    在别墅的门缝下面,雪落发现了一个信封。

    那是一封写给封行朗的信:【三天后,来此等待。】

    雪落一下子茫然了,她已经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儿子林诺已经被河屯带走了,自己一个人留在浅水湾又有什么意义呢?

    从这封信来看,河屯给封行朗所出的选择题,应该是在三天之后。

    自己该怎么办?要不要把这封信交给封行朗呢?

    可自己离开浅水湾,又能去哪里呢?

    回gk风投的休息室?自己又不是囚犯!

    回封家么?那里是蓝悠悠的家!她林雪落只是个顶着封二太太头衔的‘小三’罢了!

    回舅舅夏正阳家?

    似乎,自己好久没有回去过了!这冷不丁的一回去,会不会把舅妈和夏以琴她们吓坏?

    雪落突然悲哀的发现:天下之大,竟然没有她林雪落的去处!

    早知道,自己就不惦记要带儿子离开佩特堡了!现在的母子分离,难道不是你林雪落作出来的吗?

    雪落坐在别墅前的台阶上,像个无家可归的傻子一样。

    默默的,雪落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将头枕在自己的手臂呜咽起来。

    男人踩着晨曦而来。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垂头哭泣的女人,眼眸里染上了一丝的疼意。

    缓缓的,男人探手过来,摊开大掌覆盖在女人的头顶上,轻轻的抚了几抚。

    “小傻瓜,哭什么呢?不是让你乖乖在休息室里等着为夫的么?”

    雪落抬起泪眼,便看到沐浴在一片晨曦之中的封行朗。

    封行朗的周身染着淡淡的光晕,就像神祗一样。

    他知道女人离开了休息室,唯一可能会来的,就是浅水湾。或许是因为早知道河屯已经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这里,所以封行朗才没有将休息室的门上锁。

    雪落的泪眼里,被男人那高大健硕的身姿填充得满满当当。

    下一秒,雪落就起身扑进了男人的怀里,失声哽咽起来。

    “行朗,河带把诺诺带走了……我该怎么办?”

    “这是我该想的问题!你只要乖乖的待在我身边就行了。”

    封行朗紧拥着女人,深嗅着她身上的气息;同时也看到了台阶上留给他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