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544章 那是一种不自信的心慌!

第544章 那是一种不自信的心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带我去看诺诺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不亲眼见到儿子林诺安好,雪落总是不能安心下来。任何宽慰的言语都比不得将自己的孩子拥在自己的怀中来得安定。

    “等卫康把团团找到,我们就去御龙城看诺诺。”

    见雪落着实担心儿子林诺,封行朗温情的在她额前印上一吻。

    “这样吧,我先让诺诺跟你通个视频电话安心。”

    封行朗刚要给严邦打去电话时,老楚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行朗,快让叶时年收人!不然我就要派特警镇一压了。河屯的人已经报警!要是河屯少了一根手指头,就不仅仅是寻衅滋事那么简单了!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老楚已经为封行朗拖延了十多分钟了。

    “再等几分钟!还没找到团团呢!放心吧,这几分钟里,河屯那条老毒鱼死不掉的!”

    “不能再等了!要是再不拖下去,衙门就要调用猎鹰队了!要是河屯真受伤了,市长都要被上头喊去喝茶!”

    “他河屯受不得伤,那我老婆和女儿就能受伤了?”

    “凡事要讲证据!你能证明河屯抓了你老婆和女儿吗?”

    “什么狗p的法律!”

    在骂骂咧咧声中,封行朗被老楚挂了电话;随后不等叶时年收兵,特警便上场‘维持秩序’了。

    冷静下来的封行朗,立刻给老楚再打去了电话:让他的兵痞子们在客厅里僵持上几分钟。

    一来,可以达到衙门保护河屯这个大人物的目的;二来,也为寻找封团团的卫康再赢得几分钟的宝贵时间。

    可道高一尺,魔又高一丈。

    等特警进来客厅控制好场面之后,河屯只是一个眼神儿,邢八立刻去逮卫康了。

    卫康果然不是普通的讨薪者,他在开启通向暗室的智能门时,显现出了足够的专业。但还是晚了一步,邢八的出现,打断了他的继续。

    “你是谁?”邢八厉问一声。

    “讨薪的。”

    “讨薪讨到储藏室来了?”

    “我在找冒成军!他欠我们工程款。”

    “你是谁的人?严邦的?还是……封行朗的?”

    “你猜!”

    “我猜都不是!你应该是个职业佣兵!说,谁指使你来的?”

    “凭你也配问我?”

    卫康深知此地不宜久留。似乎他已经嗅出邢八身上那种特有的血腥气味儿。

    狭路相逢未必就是勇者胜。技高一筹,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邢八的速度很快,是卫康见过的第二个速度如此之快的人!

    匕首在幽深的过道里闪着寒光,朝卫康的颈脖处一闪而来。

    卫康并不打算避让,而是在计算:自己要如何的迎上去,才能从最大程度上减少那把匕首对自己的伤害,而且还能顺利的从邢八手上逃脫。

    迎着刀刃而上的卫康,似乎让邢八惊怔到了;在那一瞬间,卫康用手肘去抵挡了一下邢八手上的匕首,并一个喵身从他身侧一晃而过。

    鲜血随着刀起刀落溢出;等邢八转身去追卫康时,他已经跑出了走廊,从二楼被撬开的窗口飞身而下。滴状的鲜血延绵了一路。

    “团团呢?”

    封行朗急声询问上车了的卫康,发现他捂着手臂的指间溢出了血迹,“你受伤了?”

    “别墅里应该有一间暗室!那门一时半会我打不开。”

    “团团被邢十二打了一针后藏起来了。”雪落补充一声。

    封行朗起身就要下车,却被卫康一把拦住。

    “别去!邢八已经追过来了!不要倒逼河屯毁尸灭迹!”

    卫康劝说着看起来有些冲动的封行朗。

    封行朗发现了沿着血迹一路追踪过来的邢八和邢老四。迫不得已,只能选择先行离开。

    当时的封行朗也没有去多想:一个才跟了自己两天的卫康,怎么会对河屯的义子如此熟悉?

    看着封行朗对封团团如此的焦急万状,雪落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

    她理解封行朗,也不理解封行朗。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五年前!

    雪落不敢去想封行朗在面对儿子林诺和蓝悠悠的女儿团团时,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

    她莫名的就心慌了起来!

    那是一种不自信的心慌!

    *******

    原本雪落是想先给儿子林诺打个电话的;可封行朗却提议想给儿子一个惊喜。

    因为小家伙一直耿耿于怀他这个亲爹欺骗他,昨晚没带妈咪一起过去看他,所以封行朗想给儿子一个惊喜!好证明自己是个言出必行的好亲爹。

    从浅水湾赶去御龙城,在不堵车的情况下需要四十分钟,可现在却是下班高峰期,足足堵上了一个多小时。正好为小家伙逃离御龙城挤出了时间。

    或许阴差阳错一词,就是现在最真实的写照。

    黑色的商务车,与驶出御龙城的一辆大切诺基几乎是擦肩而过。

    对于封行朗把女人带来他这里,严邦本能的闪显出一丝抵触的眸光。

    “邦,诺诺呢?”

    “在后面的生活区玩平板电脑呢。”

    “你把他一个人丢下了?”

    “他是你封行朗的亲儿子,又不是我严邦的!你能丢下他离开,我为什么不能?”

    “我睡你妹的!”

    一路骂骂咧咧。

    “封二爷家的封小爷呢?”严邦厉问着房间外的肌肉型男。

    “应该在浴室里玩水。”

    浴室里,果然传出了流水的声音。

    “诺诺,快出来看看,你亲爹我给你带什么来回了?”

    没得到浴室里的回应声,封行朗自问自答道:“是你最想最爱的亲亲妈咪!”

    可等封行朗推开浴室门的时候,却发现除了满浴缸的流水,却没有儿子林诺的任何小身影。

    雪落一下子慌了!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儿子林诺不见了!而且还很有可能自己一个人跑回了浅水湾找她这个妈咪!

    等看守的扑克脸说出只有保洁阿姨进来过四次时,封行朗也意识到:儿子林诺应该是藏在清洁车里逃离房间的。

    相比较于整个御龙城的鸡飞狗跳,浅水湾里的河屯心情却因为一个电话明媚了起来。

    “义父,十五刚刚打来电话:说他已经逃出了御龙城,让我去接他。”

    因为还有特警及副局在,邢十二只跟河屯耳语一声就默默的退离了客厅。